非主流中文网 >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 第两百二十五章 猪妖出世
    村民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张父站出来打着圆场,勉强笑道:“罢了,我先去做饭,等傍晚再同她好好讲一下村里的难处。”

    等到人群迅速散去。

    张父长吁短叹的回了自家屋子,刚刚跨进去,便是闻到一阵莫名的腥臭,像是腐坏的肉食,又带着一点药味儿。

    他疑惑朝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自家闺女儿的身影。

    正琢磨着,只见侧屋走出一道欣长白影。

    张父赶忙笑着打了个招呼:“沈小哥这是要出去?”

    沈缘点点头:“出去走走。”

    “诶,好嘞。”张父并没有问对方要去哪里。

    沈小哥自从来村子以后,唯一会去的地方就是猪圈,也不会过多停留,经常是看几眼就离开。

    为了保住那头怀孕的母猪,村长还专门叫人去镇上购置了半扇新杀的猪肋排,然而却并没有什么效果,着实是让人费解。

    慢慢的,大家也就习惯了。

    等到青年离开房间,张父正准备生火造饭,突然楞了一下,回头朝屋外看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随着沈小哥的离开,那抹腥臭的药材味,竟是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

    入夜。

    沈缘安静的坐在一块干净的青石上,旁边便是村里唯一的猪圈。

    他手里搓着颗黄豆大的药丸子,像是在沉思,偶尔才会对圈里唯一的那头脏兮兮的老猪说两句话。

    “我从前一直很抗拒妖的身份,后来尝到了甜头,渐渐的便把此事给忘了。”

    自从离开天庭,沈缘时常处于困惑之中。

    在对大天尊的性格心知肚明以后,他果断的下凡寻找自己的道路。

    然而真的来到了凡间,才发现天地广阔,一个没有师承的人,很难接触到什么高深的东西。

    甚至如果不去刻意寻找,整整一年时间,今日这群不足练气期的小家伙,便已经是他见过的境界最高的修士。

    在这样的情形下,沈缘能想到的增强实力的办法,便还是和曾经一样,去寻找妖魔,通过万妖殿获取更多的神通。

    念及此处,青年轻笑一声:“没成想,居然被这里的小家伙提醒了一下,突然想起来,实在是让人不悦。”

    他摊开手,掌心躺着一枚漆黑的药丸子。

    这玩意儿是张二宝那位修士姐姐放在院子里的,沈缘不经意间看见,对方的小口袋里还有两三枚这样的药丸。

    其中不知放了什么东西,散发出的气味对于妖物而言,竟是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就连沈缘也是受到了些许微不可查的影响。

    也正是这枚药丸提醒了他,当初费劲心思去突破炼气士境界,不就是为了免受万妖殿的控制,不愿成为一头妖物。

    沈缘细细想来,自己现在所依仗的保命底气,竟然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妖帝这个身份。

    若是失去了万妖殿的加持,他到现在为止,不过是个双五境的普通修士罢了。

    “借着这个机会,也该重拾别的道路了。”

    沈缘摇摇头,轻轻把指尖的药丸碾成粉末,随意的将其洒落,这才转头看向猪圈。

    他的神色逐渐淡漠下来:“你还想躲多久?出来吧,我没耐心再等下去了。”

    随着话音落下,那头肥硕老母猪的肚子突然颤抖起来,它那双眼珠子瞪得又圆又大,似乎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沈缘盯着它的肚子,缓缓伸出手掌,作势欲拍:“要我帮你?”

    听了这话,那肥肚皮颤的愈发厉害,直到连老母猪都站立不稳,惊慌失措的摔倒在了圈里,哼哧哼哧惨嚎着,在污秽的泥泞中打起滚来。

    沈缘收回手掌,重新坐回了青石上。

    他就觉得离谱,寻常母猪怎么可能怀胎一年多还不生产,直到先前说话时才发现异样。

    那猪妖恐怕早就醒了,是感应到自己的存在,这才迟迟不肯出来。

    堂堂天河大元帅,居然吓得躲在猪胎里不敢露面,说出去谁信呐。

    随着天色渐渐黑沉,猪圈中除了母猪高昂的嘶嚎,慢慢的又多出几道更加微弱的呼吸。

    直到最后,一头瘦弱不堪的黑猪崽掉了出来,只见它双目猩红,刚刚出生,嘴角便是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小巧精致,看上去还挺乖巧。

    就在其他几兄弟眯缝着眼睛寻找奶水时,它的呼吸却是愈发粗重起来,就像是饿到了极点,又强行忍了许久,此刻终于爆发,径直将目光落在了母猪的脖颈上。

    下一刻,它骤然扑了上去!

    在老母猪猝不及防的瞬间,那对小巧的獠牙,已然是轻松刺破了它的皮肤。

    “真是个大孝子。”

    黑猪崽即将品尝到甘甜血浆的瞬间,耳畔却是响起了一道淡淡的戏谑调侃。

    眼角余光中,一只靴子狠狠踏了过来!

    只听轰的一声闷响,沈缘抱臂而立,漠然的踹翻猪崽,将其头颅稳稳的踩在脚下。

    “吭哧吭哧!”

    小猪仔拼命挣扎,那只靴子却是纹丝不动。

    直到精疲力尽,它终于弱弱的用眼睛瞥向前方,在刚刚触及到沈缘目光的刹那,胆怯的赶忙又把视线给收了回来。

    它整个身躯都被压进泥泞里,像是已经认了命,不再反抗,嗓音颤抖着口吐人言道:“你……到底……想干嘛……为何……还不肯……放过我……”

    说着,它无神的双目中,莫名滚落几滴泪珠。

    这副软弱的模样,实在无法让人将其和当初巡视天河,擒下覆海大圣的威猛大元帅联系起来。

    天蓬输掉了广寒宫赌约,输掉了挚爱的性命。

    以至于它每一次回想起沈缘的面容,便会想起嫦娥的悲鸣和惨状,又被打落凡尘,投了猪胎,早已不敢再去想什么报复,满脑子都是藏起来,像个鸵鸟似的把脑子埋进地里。

    只有不去看,不去想,才能稍微让心里好受一些。

    “……”

    沈缘挪开靴子,弯腰将其拎在了手中。

    没有再去拿母猪是它娘亲来开玩笑,而是淡淡道:“村里就这一头母猪,可不能让你给祸祸了。”

    一个自暴自弃,被贪食怨气控制的猪妖,实在不是沈缘想用的人选。

    如果不出意外,按原著的说法,这样的天蓬,将会失去一切身为神仙的尊严和克制,在饥饿折磨之下,它咬死母猪,毁坏村落,彻底变成一头吃人的妖魔。

    沈缘之所以耐着性子在这里等上一年,便是要替对方改改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