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世子很凶 > 第三章 春风满园(告一段落)
    从岳麓山折返,再次回到长安城,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徐丹青名头太大,进了长安城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在城外便和许不令分别,独自找地方落脚去了。

    许不令带着小桃花和陈思凝,快马加鞭前往魁寿街,走到半道的时候,陈思凝担心自个的螺蛳粉铺子,想要过去看看。

    许不令作为相公的,总不能不陪着,便折身一道前往了大业坊。

    二月初春,华灯初上。

    状元街上灯火如昼,非常热闹,龙吟阁里正举办着新春诗会,门口文人士子摩肩接踵,而仅仅一街之隔的‘柳州螺蛳粉’,门外同样人山人海,食客甚至在小二的招呼下排起了长队,一直排到了青石巷的入口。

    陈思凝正担心自己的铺子被满枝折腾得面目全非,瞧见这热火朝天的一幕,愣在了大街上,遥遥看着那栋三层高楼,有些不敢确认那是自己的铺子。

    小桃花也满眼意外,惊叹道:“满枝姐果然厉害,这才几天功夫啊,生意弄这么红火。”

    许不令坐在陈思凝的背后,对这场面倒是不稀奇,毕竟满枝武艺不行,脑袋瓜可不是一般的聪明。他骑着马走过长龙般的队伍,含笑道:

    “思凝,怎么不说话了?”

    陈思凝愣愣望着远处的铺子,有些难以置信:

    “这是我的铺子?才半个月,生意怎么可能变得这么红火?”

    许不令扫了眼,见街上排队的食客,大多都体格健朗,其中不乏携带兵刃的江湖客,摇头道:

    “估计是把祝伯父拉出来撑场面了,走过去看看。”

    陈思凝也觉得是如此,连忙从马上跳了下来,小跑到了三层高楼的外面,踮起脚尖观望。

    铺子外面被围得水泄不通,正中还搭了个台子。

    许不令走到跟前,抬眼看了下,却见一个长安城的名嘴站在上面,颇为傲气地说着:

    “……剑圣祝六剑法心得,十两银子一本,凡是在本店用餐,可打八折,每天前一百名附赠剑圣亲笔题名,先到先得,卖完即止;凡在本店消费满十次,另获打鹰楼主厉寒生习武心得购买权,同样十两,童叟无欺……”

    陈思凝听见这话,瞪大桃花美眸,有些不可思议:

    “还能这么整?这不把祝大剑圣的名声全败坏了?”

    许不令对此倒是无所谓,负手而立旁观,含笑道:

    “祝前辈和厉前辈,本就和传统江湖世家的‘父传子、师传徒’不同,开武馆便是为了有教无类,把自身武学理念传于天下,写的心得肯定不是随手敷衍了事,寻常时候千金难求,十两银子的门槛,已经等同于做慈善了。”

    陈思凝点了点头,可想想又觉得不对:

    “我这是卖螺蛳粉的铺子,满枝这么一折腾……”

    “这叫异业合作,一看你就不会做生意。”

    许不令轻笑了下,带着陈思凝和小桃花,从铺子的侧门,进入了三层高楼之内,抬眼便瞧见剑圣祝六坐在大厅上首,给粉丝签名。

    偌大厅堂里虽然座无虚席,但气氛出奇地严肃,所有食客面前都放着一碗螺蛳粉,眼神灼灼细嚼慢咽,生怕被当代剑圣给看扁了,虽然味道有点古怪,但大厅里也没有出现嫌弃的目光,反而有很多眼前一亮的眼神。

    陈思凝瞧见这一幕,总觉得怪怪的,可心里也不乏小小的成就感。她和许不令一道,来到铺子的三楼账房,推开门一看,差点被晃得睁不开眼。

    只见不算太大的账房里,银子堆得和小山似的,祝满枝盘坐在银山前面,满眼小财迷的模样,把银子放在木箱中,还在念叨:

    “这是我的,这是思凝的,这是我的……”

    宁清夜和刚刚放学的松玉芙也被拉了过来,坐在书桌前帮忙记账。

    陈思凝看着房间里的小银山,惊讶道:

    “满枝,你这是抢了银库不成?”

    “思凝?小十二!你们回来啦?”

    祝满枝听见声响,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拿着一锭银子跑到跟前,挺了挺鼓囊囊的胸脯,颇为得意的道:

    “相公,猜猜我这几天挣了多少?”

    许不令抬手捏了下能干的小满枝,眼神赞许:

    “至少得一万多两吧?”

    祝满枝排开许不令乱摸的手,轻哼道:

    “太小瞧我了,足足三万多两银子。都不用宣传的,我只是给缉侦司打了声招呼,所有长安城的狼卫都闻风而至,抢着买。虎台街的武馆学徒,进来都找不到座位,光是订金都收到五月份儿了。”

    陈思凝显然被打击到了,抿了抿嘴:

    “满枝姐真厉害。”

    “那是自然,这里面有一半是你的,本枝最讲信义,你没回来我可是一文钱都没动。”

    祝满枝满眼得意,拉着陈思凝,一起数起了这几天的战绩。

    松玉芙一直担心着岳麓山的事儿,见许不令回来,放下了账本和毛笔,起身走到跟前,把许不令拉到账房外,柔声询问:

    “相公,外公可安好?”

    许不令也不知道那糟老头子是死是活,不过以现场痕迹来看,出事的可能性很低,说是得道成仙的可能还大些;不过怪力乱神的事儿当作解释,显然不太好。他稍微思索了下,含笑道:

    “外公没事儿,只是带着弟子云游去了,给我留了本书,你徐师伯也来了长安,过几天我带你去拜访一下。”

    松玉芙知道外公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对此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和许不令一起回了账房,给满枝整理起挣来的银子……

    ————

    夜幕降临,满城亮起灯火。

    魁寿街的后宅之中,后宅茶亭之中,六个大姐姐坐在一起打着麻将,赢的人起身换下一个。

    萧湘儿手气向来不错,起身把位置让给小婉后,来到窗户旁透气,看着外面灯火满园,不经意间又想起臭哥哥了。

    许不令离开半个月,不算太长,但萧湘儿离开半天都受不了,更不用说这么久。她从腰间取下红木牌子,指尖摩挲了片刻,忽然瞧见一道人影从房顶上飞了过去,看胸脯规模,好像是小桃花。

    ?

    萧湘儿回过神来,知道日思夜想的情郎回来了,她想了想,回身对着麻将桌柔声道:

    “我有点乏了,先回房休息,你们慢慢玩。”

    说完就走出了茶庭,沿着廊道走出不过几步,便瞧见急急慌慌的巧娥,从外宅跑了过来,显然是来通报消息的。

    “小姐,相公大人她……”

    “嘘!”

    萧湘儿抬了抬柳眉,示意巧娥别吵到了屋里的姐妹,缓步走到游廊里,才开口询问:

    “许不令回来了?在那儿?”

    巧娥稍显疑惑,不过还是没敢违逆小姐的意思,小声道:

    “刚回来,在主院里洗漱,让我过来通报一声,待会儿就过来见小姐。”

    萧湘儿点了点头,随意摆了摆手:

    “知道了,回去歇着吧,我过去就行了。”

    “嗯?”

    巧娥眨了眨眼睛,示意屋里的五个姐姐,瞧见萧湘儿微微眯眼,连忙一缩脖子,低头跑了出去。

    萧湘儿抿嘴笑了下,回头看了看,也连忙跑回了自个屋里……

    -----

    许不令从状元街离开,和满枝她们回到了魁寿街的家里,认真洗漱过后,穿着睡袍来到自个书房,拿出得来的《通天宝典》,借着灯火自己研究。

    回来的路上,许不令有空的时候一直在看这本得来的书籍,不过只有图画没有文字,想弄懂并不容易,只能按照感觉慢慢摸索。

    如果真是能修得长生大道的东西,可以和媳妇们永远生活在一起,那自然最好;即便不行,看起来也不是害人的东西,多练练内功也能强身健体。

    书房内烛火幽幽,照应着白衣公子绝美的侧脸,许不令手指翻动书页,正暗暗感觉,忽然听见书房外传来脚步声。

    踏踏——

    许不令抬起眼帘,往门口看去,却见书房门外,忽然探出一条没有丝毫瑕疵的大长腿,白如软玉的脚丫上,套着红色高跟鞋,微微勾了下,继而门侧露出一道红色倩影。

    !!

    我去……

    许不令眉毛微挑,方才想什么全忘了,合上书本,正襟危坐,露出和煦笑容:

    “宝宝,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

    门口处,萧湘儿穿着颇为清凉,依在门框上,轻轻吮着手指,眼神柔媚,直勾勾望着许不令:

    “半个月没见,今天回来,都不知道来看看本宝宝?”

    “这不刚洗完澡,正准备过去嘛。”

    许不令稍微整理了下衣襟,拿起桌上的书本:

    “刚好在外面发现一本奇书,宝宝见多识广,来陪我一起研究研究。”

    萧湘儿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哪有心思去看书本,手指上挂着红木小牌,轻轻旋转,步履盈盈来到许不令的身前。

    许不令轻咳了一声,坐直了几分,拍了拍膝盖,示意湘儿就座。

    萧湘儿却没有坐下,在许不令身前站定,抬起右脚,鞋尖踩在了凳子之间,居高临下,眉目间带着太后娘娘的威严:

    “你想研究什么?”

    许不令哪怕过了这么久,瞧见湘儿这浪浪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呼吸加重,轻轻笑了下:

    “好像是寻仙问道的东西,看起来还有点意思。”

    萧湘儿身体微微前倾,松散衣襟敞开了些,露出荷花藏鲤的些许轮廓,右手微微拉起裙摆,又从怀里拿出红色的狐狸尾巴,在许不令鼻尖上扫了扫:

    “寻仙问道,哪有妖精有意思?你不是最喜欢狐狸精吗?难不成还想学成了仙法,来降服本宝宝。”

    许不令靠在太师椅上,眼神顺着湘儿拉起的裙摆,往下瞄了眼。

    空空如也,白里透粉……

    要命哦……

    许不令哪里受得了这个,眼神微凝,把湘儿抱了起来,放在了书桌上:

    “宝宝,几天不见又皮了是吧?待会可别哭。”

    萧湘儿双手撑着桌面,抬起脚尖,在许不令的衣襟上轻轻划着,逐渐来到腰带下,嘴角轻勾,眼神暧昧:

    “我可不信,你出去带着思凝,我可是养精蓄锐半个月,孰胜孰负,还说不准呢。”

    昏黄烛火,洒在萧湘儿艳压群芳的脸颊上,如杏双眸微微眯着,将‘最美不过灯前目’展现的淋漓尽致,特别是随着脚尖抬起,裙摆顺着腿儿滑到膝盖上,下面的场景……

    许不令显然被撩起火来了,握住羊脂玉般的脚丫,往身边拖了些,眼神微眯,做出正气凌然的模样:

    “大胆妖孽,竟敢……”

    只可惜,话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许不令话语一顿,抬眼看向外面。

    萧湘儿连忙把脚丫抽了回来,在桌子边缘坐好,稍显扫兴的回头看去,却见崔小婉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路上还脆声笑话道:

    “母后,你竟然一个人跑来吃独食!”

    “怎么会呢。”

    萧湘儿把尾巴藏好,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端端正正地站在许不令跟前,拿起桌上的书本随意翻看:

    “我正在和许不令研究东西,没吃独食。”

    崔小婉从外面跑进来,脸颊上满是笑意,走到跟前便给了许不令一个熊抱:

    “老许,大晚上的研究什么东西?睡觉觉要紧,快点开始吧,我把绮绮她们都叫过来了。”

    许不令本想来个‘婆媳大被同眠’,还有点飘飘然,可听见最后这句,脸色顿时僵了下来:

    “都……叫了几个?”

    崔小婉眼神纯真无邪,认真道:

    “久别胜新婚,你出去一趟回来,按照规矩都要见个面,是吧?”

    许不令呵呵笑了下,点头道:

    “那是自然,嗯……见面归见面……”

    “令儿?”

    两句话的功夫,房间外便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

    身着墨绿长裙的陆红鸾,刚把儿子哄睡着,带着月奴一起走了过来,有些没好气的道:

    “你儿子昨天又调皮了,说是要去找你,自个搭梯子从围墙翻了出去,差点把我吓死……”

    言语间,陆红鸾进入房门,瞧见萧湘儿也在,略显幽怨地看了一眼:

    “湘儿,怪不得方才找不到你,原来你自己先过来了?”

    萧湘儿挑了挑眉毛:“关你什么事?你不也来了。”

    许不令走到跟前,抬手搂着陆红鸾的胳膊:

    “来了就来了,进屋吧,我把门关着。”

    “关门做什么?”

    走在陆红鸾身后的萧绮,和湘儿差不多打扮,不过裙子是暖黄色的,她走进屋里,制止了许不令关门的动作,轻声道:

    “说好了不再出去,你自己跑出去玩了半个月,可得把欠我们的都补回来,今晚上让你好好潇洒一下。”

    “嗯……”

    许不令轻笑了下,认真点头:

    “多谢娘子了。”

    “死婆娘,你跑慢点,羞不羞啊你?”

    “你管得着吗你?说得你跑得很慢一样。”

    萧绮刚刚进门,白裙如雪的宁玉合,和妆容精美的钟离玖玖,便一前一后出现在了拐角,瞧见屋里的几个姐妹,连忙停下了争吵,做出娴静淑雅的模样,同时欠身行了一礼:

    “相公。”

    “玖玖,师父。”

    许不令咧着嘴打了个招呼,眼神扫了一圈儿……

    一二三四五六七……

    “呵呵……”

    许不令挠了挠脑袋,看着满是风韵佳人的书房,点头道:

    “都来齐了吧?按照以前的习惯,石头剪刀布决定从谁开始……”

    “老爷。”

    说话间,巧娥提着裙子从外面跑了进来,一副迟到了的模样,满脸愧疚。

    而钟离楚楚和松玉芙,则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走在后面。

    松玉芙听闻外公只是出去‘云游’,心情放松了许多,斯斯文文地进了屋,叫了声:

    “相公。”

    钟离楚楚从艺坊刚回来不久,脸上妆容尚未卸去,看起来颇为华美,一双碧绿眸子更是平添了几分别样风情,走近屋里便站在了钟离玖玖身后,小声道:

    “师父,今晚这么多人啊?”

    钟离玖玖眼神古怪:“不用怕,有什么事为师帮你顶着。”

    钟离楚楚耸了耸肩膀:“我倒是不怕,就是相公……”

    松玉芙也有点担心,扫了一圈儿后,询问道:

    “相公,你扛不扛得住?”

    八、九、十!

    许不令虽然有点心虚,但还是摊开手来,做出无所畏惧的模样:

    “什么扛不住,相公我天下第一,这点小场面,算个什么,开始吧开始吧。”

    “公子。”

    话音未落,夜莺便从游廊上方落了下来,瞧见屋里这么多姐姐,还愣了下:

    “这……要不要我先回避?”

    许不令正想答应体贴的小夜莺,廊道的拐角,祝满枝和陈思凝,便强行拉着脸色涨红的小桃花走了过来。

    陈思凝脸儿微红,有点不太情愿,但她和小桃花在长青观的事儿,被满枝三两句话套了出来,如今也只能按照满枝的法子,赶鸭子上架,帮忙推好姐妹小桃花一把。此时还安慰道:

    “小桃花,没什么的,都是一家人,你和上次一样,在旁边看着就是了。”

    小桃花脸色涨红而窘迫,心里很慌:

    “我看什么呀,思凝姐,你饶了我吧,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

    祝满枝可是很讲义气的,拉着小桃花的胳膊,认真道:

    “小十二,你既然都和思凝一起来过了,那就是一张床上的蚂蚱,今晚上给相公接风洗尘,若是不带着你,岂不是把你冷落了,你以后还不得怪我这个姐姐?”

    小桃花被拉着走进屋里,瞧见屋里全是大姐姐,以为人多许不令不会乱来,只是一起聊聊天,反而暗暗松了口气,如释重负道:

    “我怎么会怪满枝姐……过来就过来吧。”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许不令脸色一白,感觉腿软,把手搭在了宝宝大人肩膀上,不敢开口了。

    宁玉合扫了两眼,发现少了个人,又问道:

    “清夜呢?她不过来吗?”

    “在后面呢。”

    祝满枝把小桃花推进屋里,转眼看向窗外:

    “小宁,怎么不下来?”

    站在房顶正在犹豫的宁清夜,瞧见人都来齐了,她不在确实不太好,便从房顶上落了下来,从窗口一跃而入,平淡道:

    “许不令,你吃不吃得消?要是吃不消的话,我站在旁边看看就是了,不脱。”

    “我……”

    许不令呵呵笑了下,想认怂,但武夫‘舍我其谁’的傲气,又让他开不了口。

    陆红鸾还是心疼许不令的,拿出手绢擦了擦许不令额头的汗珠:

    “十五个姑娘,是有点多,要不算了吧,你看令儿冷汗都吓出来了。”

    许不令听见这话,连忙摆了摆手:

    “什么冷汗,屋里人多有点热罢了,嗯……”

    “小姐!我……我……”

    房间外面,向来姗姗来迟的小豆豆,端着茶盘走了进来,脸蛋儿一如既往地腼腆,不敢抬头看人,只是小声道:

    “我给你们端了茶水。”

    十六!

    许不令轻咳一声,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巍峨皇城,忽然皱起眉头:

    “对了,这次去楚地,发现当地官府的贪腐比较严重,这可是国之根本,我进宫一趟,和父皇汇报此事,你们先回去睡吧。”

    萧绮眉头一皱,抬手拦住了想跑的许不令:

    “什么贪腐?我每天都在注意这些,怎么没听说过?”

    萧湘儿用尾巴扫着手掌,摇头道:

    “罢了罢了,没想到床榻上无敌的好哥哥,也有今天。”

    “宝宝!”

    许不令做出严肃模样,又走了回来,把萧湘儿抱起来往桌子上一放:

    “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怪哥哥不知怜惜。”

    萧湘儿抬手很放肆地挑了挑许不令的下巴:

    “来吧来吧,今天这关你闯过去,以后你说什么我做什么。”

    “来就来,我许不令怕过什么?”

    许不令硬着头皮,放了句狠话。

    接下来,就是莺莺燕燕一拥而上。

    小桃花哪里见过这场面,脸色红得似是要滴血,转身就想往外面跑,只可惜被满枝和陈思凝抱着硬拉了回来,只能又惊又羞的道:

    “你们……我的天啦……你们想弄死大哥哥不成?”

    “玖玖在,死不了,让他以后再乱跑。”

    “宝宝,我以后再也不……呜呜……陆姨你……”

    “我和湘儿谁的好吃?”

    “……”

    明月幽幽,春风满园。

    门窗关上,窗纸上倒映出满屋的莺莺燕燕,羡煞旁人,却又惨绝人寰……

    ------

    要安心准备新书,番外写到这里先告一段落。

    加一段修仙的剧情,只是为了给所有角色长生不老留个念想。

    在历史文里面写超自然的东西比较出戏,所以点到为止。

    以后有机会,在其他书里面提一句,仙界曾经出现过一个‘鹰指散仙’‘宝宝真人’什么的,可能比较有意思一些,也不显得突兀。

    新书只是有个大概的构想,九成是玄幻仙侠,但还没确定,这次要把大纲做好,不能再毛糙了,希望兄弟姐妹们不要着急o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