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能升级万物 > 第679章 今晚,不醉不归!终章
    域外空间,一片死寂。

    绛神界外,空空荡荡,数百万里内,荒芜苍凉。

    星光永恒的照耀着黑暗的虚空,

    不知过了多久,笼罩在光茧下的人影动了一下,紧接着整个巨大的光茧便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咔嚓!”

    光茧抖动了一下,很快便出现了碎片掉落,露出了里面的秦易。

    他睁开了眼睛,仿若蕴藏着整片星河。

    “时间加速下,都消耗了我将近30年的时间,突破实在是太慢了!”

    秦易摇摇头,一脸唏嘘。

    时间阵法内,是30年,在外界,则差不多一个半月。

    花费这么多时间,自然有所收获。

    他的修为,已经成功突破到混沌境巅峰!

    就差一步,便是超脱境!

    从此便能凌驾于整个宇宙之上!

    哪怕是现在,他不敢说自己无敌,但至少随便来两三个超脱境,他都能轻松应对!

    像是燐羽和金骨那样的,一刀或许杀不死,那就两刀,三刀!

    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磅礴到无穷无尽的元力,那汹涌澎湃的力量,让他充满了自信。

    与日月同光,与宇宙同寿!

    “实力突破了,武器也得跟上,免得又被人搞碎了!”

    秦易突然想起了什么,拿出了弑神。

    说起来,弑神和金骨的天碑对斩的时候,虽然毫不逊色,但是他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轻了!

    太轻!

    无法完全发挥出他那一身力量,限制了他的输出!

    弑神在手,他能感受到刀身的震动。

    “别担心,给你升级改造一下,好事!”

    他露出了笑容,然后取出了从那黑暗星球中得到的东西。

    星核。

    这东西,沉重无比,他拿着却感觉极为趁手,要是和弑神融合在一起,应该很不错!

    “这个天碑也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硬的很,砍了这么多次一点事都没有,也给融了得了!”

    秦易又取出金骨的武器,将三样东西放在一块。

    “炼器炉差了点!”

    取出自己的炼器炉,他有点不满意。

    这东西,已经快跟不上自己的需求了。

    他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下的巨舰上。

    “虽然被我将其中蕴含的暗能量点给吸收了,但是材质却没有丝毫的降低,制作炼器炉还是绰绰有余的!”

    秦易点点头。

    他收拾好东西,目光转向远方。

    一颗死寂的小型星球出现在他眼里。

    那颗星球距离绛神界差不多有五百多万里。

    他一个闪身,带着巨舰直接穿梭虚空,便是数百万里,再来一次,便踩在了那颗满是岩石和尘土,气温极低的死寂星球上。

    这是一颗没有生命的星球。

    他准备用这颗星球当做炼器炉的一部分。

    一些神器,往往需要将其材料经过无数次的熔炼,反复折叠锻打,才能以最佳的状态称为武器的胚胎。

    而一颗沉重的星球,能够很好的承担这样的重任。

    当锤子使!

    秦易用力跺脚,这颗星球猛地震动了一下,山石滚落,大地开裂,却并未出现大范围的裂痕。

    他还挺满意。

    手臂一挥,无数的符箓出现在天空,布满了整颗星球。

    “火!”

    他一声轻喝,如言出法随,星球上的无数符箓顿时自燃起来,剧烈的火焰包裹了整个灰黑色的星球!

    “炼!”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这颗星球上所有的东西都剧烈燃烧起来,逐渐化为一团团炽烈的高温液体,滚烫,沸腾。

    渐渐的,星球在逐渐缩小,慢慢变成一个圆柱形的物体,还在不断的变化,又从圆柱形,变成八棱柱,中间还出现了一个长长的圆柄把手。

    秦易庞大的精神力蔓延,将整颗星球都包裹住,以自己那无所不在的力量,在这颗已经逐渐变形成为一把锤子的星球上,刻画着最为顶尖的各种阵法。

    他的三千大道也印刻其上。

    山川,河流,鸟兽虫鱼,树木花草,大地与天空,海洋与陆地,都被秦易以特殊的方式印刻在锤子的八个略显粗糙的面上。

    “噗嗤!”

    他用弑神刀尖刺破了自己的拇指肚,以元力将体内的鲜血逼出,顿时喷出了一条鲜红的血线,洒落在这巨大无比的锤子上。

    “嗤!”

    血液被高温蒸发,却很诡异的留下了一条红色的线,慢慢陷进锤子中,将其重重缠绕,最后消失在锤头上。

    等待符箓上的火焰逐渐变小,炼制锤子的过程也到了最后。

    他没等锤子上的温度降低,便一把攥住了被他变小成普通锤子大小的锤柄。

    “砰咚!”

    “砰咚!”

    他感觉到了锤子的变化。

    那沉闷的响声,如同心跳。

    “完美!”

    他觉得他拿着这锤子能锤死任何一个人!

    但是可惜,他还是比较喜欢用刀。

    拿锤子打人,太凶残了!

    有了锤子,他后面炼制炼器炉的进度也快了很多。

    那体型庞大和一颗星球没什么两样的巨舰被他用同样的办法熔炼,然后用变大成星球大小的锤子折叠锻打了上万次,最后铸造出一个足有半个月亮那么庞大的圆形炉子。

    这种庞然大物,他可没时间细细雕琢,只能一切从简,敲打出一个勉强算是圆形的炉子就行,反正功能一点没少,也就是不够美观罢了。

    炼器炉有了,锤子有了,弑神自然免不了被丢进刚成型没多久的炉子中。

    那颗星核也被秦易一同丢了进去,天碑也紧随其后。

    秦易怕耽搁太多时间,索性布置了一个超大的时间阵法。

    三个月后!

    他才从阵法中出来。

    阵法中,他呆了足足50年!

    手中握着的,则是厚度增加了一倍,长度增加了一尺多,宽度增加了一指的弑神。

    整体变胖了不少。

    但是同样修长,带着极致的美感。

    最暴力的武器,往往也同样最具有魅力。

    比如东风。

    经过这么长时间无间断的炼器打铁,秦易也完美的熟悉了自己的一身力量。

    “也不知道,燐羽那个小矮子,现在还活着没!”

    他嘴角弯起,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也该收账了!”

    他轻声说道,宇宙间,骤然泛起一阵涟漪。

    秦易看向绛神界。

    身形一闪,他在绛神界周围布下了无数的符箓与阵旗,一阵光芒闪过,绛神界在他眼里便如虚似幻起来。

    他身体一动,便消失在这里,只留下缓缓合拢的空间裂缝。

    ……

    早在几个月前,随着绛神界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宇宙,又有金骨和燐羽这样的超脱境前往,一直便有人关注这里的消息。

    他们在等着绛神界被搜刮后,到底获得了多少宝贝的新闻。

    每一次这样的新世界被发现,这种新闻总是最受欢迎的。

    很多人自己没机会去横渡宇宙抢夺新世界的天材地宝,他们便热衷于从新闻上获取他们那扭曲的快感。

    然而,让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的是,这一次,两大超脱境出手,竟然还惨遭败北!

    其中的黑暗军团之主,金骨至尊,还惨死在那里,被人斩了!

    燐羽至尊抛弃手下,仓皇逃命!

    无数其他势力的人或者是独行侠被人杀死,侥幸活命者,十不存一!

    堪称血肉磨盘!

    据那些逃回来的人说,这一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整个星空都被染成了红色!

    有人追问,到底是谁干的,竟然能打赢两大超脱境,还能杀了其中一个!

    那些逃回来的无不变色,一脸惊慌,止不住的后怕与惊恐。

    这一战,很多人的心气都被打没了,从此沦落为废人!

    这反而让更多的人对于这个不知名的强者表示好奇。

    还有更多的曾经去过绛神界的人,对这一战津津乐道。

    就在这一天,许多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吼。

    “燐羽,出来受死!”

    “受死!”

    “死!”

    声音回荡,那蕴含着的恐怖威势,却并没有影响到那些普通人一丝一毫,哪怕是修者也仅仅是感觉到一阵心悸,却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那些超脱境却感受到了极致的死亡威胁。

    有人忍不住跳了出来。

    “道友,你要找燐羽,自去找他便是,为何要来我紫薇域……”

    “我不知道他在何处,你这里是我来的第一个星域,或许你知道?告诉我地址,我就不打扰你!”秦易轻笑。

    “好胆!”

    那人脸色极为难看。

    还从没有人敢如此在紫薇星域放肆!

    超脱境都不行,何况是一个混沌境?

    秦易摇头。

    “自从那些人来我绛神界,想要抢夺这个养育了无数人但是星球,眼里一丝一毫都没有将那里的人当成人看,我就彻底明白,什么叫黑暗法则,弱肉强食!”

    他看着那个脸色发青的中年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再问你一句,我要找他,你知道地方吗?不知道,就别挡我路!”

    “找死!”

    那个中年人彻底愤怒了。

    他当然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

    不过就是杀了一个金骨罢了,还真当这个宇宙,是他说了算了?

    不知天高……

    “噗!”

    秦易冷眼看着中年人朝自己冲来。

    底下还有很多人抬头看热闹,似乎在等着那个中年人给自己一个教训。

    他摇摇头。

    “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一刀砍下!

    那浩大的无匹力量,让刚一接触到秦易刀锋的中年人彻底变色。

    一条胳膊就这么掉下,而后在半空中变成了齑粉。

    “给你一点小教训。虽然你挡我路,但是罪不至死!不过,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再给你一次机会,知不知道燐羽在什么地方?”

    中年人脸都白了。

    秦易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举刀砍下,毫无玄机,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刀,自己竟然挡不住!

    他到底有多强?

    “不,不知道!”中年人慌了,连忙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秦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冷汗一下子就滚落下来,心中急匆匆的想了一下,搜肠刮肚,眼睛突然一亮:“我,我不知道他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一个人,或许知道燐羽的消息!”

    秦易点头,看着他。

    中年人咽了口唾沫,毫无超脱境的威严与气度,哆哆嗦嗦的道:“从这里往前一直飞,一千八百万里外,有一个通体金色的星球,那里是金乌星域,里面有一位金羽至尊,据说与燐羽乃是远房亲戚,听说是异父异母的私生兄弟,您可以去那问问!”

    说完,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秦易,主要是看着秦易手中的那把长刀,此刻刀尖正对着自己,让他十分的害怕。

    “我,我可以走了吗?”

    秦易看了他一眼,伸出了手。

    中年人一愣。

    “做,做什么?”

    “赔偿!”

    秦易淡淡说道。

    中年人呆若木鸡,看着秦易,问道:“什么赔偿?”

    “你对我出手,给我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伤害,没有赔偿,你还想走?”

    中年人差点没气的蹦起来。

    只是,看了一眼那寒光闪闪的刀尖,他作为活了这么长时间的人精,只能从心。

    他要是刚强不屈的人,现在应该早就投胎无数次了,哪能活到现在成为至尊?

    “是,是,应该的!”他陪着笑,一脸肉疼的取出储物戒,想要在里面找东西赔偿。

    秦易却一把将储物戒拿走。

    “这样式不错,我拿走了,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他斜乜了那中年人一眼。

    “没,没意见!您看上了这个,是在下的荣幸,您随意,喜欢就好!”

    秦易淡淡说道:“你不会怀恨在心吧?心里是不是在骂我?你说我得罪你得罪的这么狠,要不要斩草除根?”

    “不,不!我没有!”中年人脸色煞白,急忙摆手否认,“我绝对没有,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您千万别误会,我真的没有啊!”

    他十分急切的否认。

    要是被误会了,他可就真的要被杀掉了!

    他还没活够呢!

    “是吗?”秦易斜着眼看向他,“最好没有,否则……”

    中年人止不住的咽口水,还没听到下文,却突然发现秦易不见了踪影。

    他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依旧恭恭敬敬的站在天上,生怕秦易杀个回马枪。

    等了许久,他才松了口气,确认那个让他感觉到自己挡不住三招的恐怖青年是真的离开了。

    “娘的,太特么吓人了!这真的是混沌境吗?怎么感觉比超脱境还强!难道超脱境上面还有我不知道的一个境界?”

    他浑身冷汗都打湿了衣裳,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五天后,他听到了一个让他瞠目结舌的消息,后怕不已的同时,也十分庆幸。

    “幸亏我当初怂了,否则就凉了!”

    秦易,单枪匹马,一个人,一把刀,杀穿了整个金乌星域,将金羽至尊和去那里喝酒的其他三个至尊干脆利落的斩下头颅,并从他们嘴里得到燐羽的消息,一路飞驰,穿越了大半个宇宙星空,从某个荒无人烟的星球中,将燐羽揪了出来,硬生生靠着一双拳头,将其暴打了一天一夜后,最后一拳,将其彻底打爆,血雾都形成了一场血雨,降落在那个荒无人烟的死寂星球中。

    因为这场血雨,这个星球竟然老树发芽,出现了新的生命。

    而后或许是看这颗星球顺眼,那杀星竟然拖着一颗巨大无比的星球,一路从那些有超脱境存在的星域门前路过,哪怕是绕远路也要特意经过,横行霸道,嚣张招摇。

    然而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于捋虎须,跳出来找死了。

    他们都知道,宇宙中出现了一位杀神,得罪不起!

    毕竟这是用六个超脱境的血奠定的赫赫威名!

    整个宇宙的超脱境,被他一个人斩杀了将近三分之一!

    再来这么两次,超脱境就要死光了!

    他们可还没活够呢!

    惹不起!

    短短的一个月,整个宇宙都流传着秦易的名字和画像。

    千万别惹这个人!

    甚至还有人用秦易的画像做门神,能够吓退鬼怪!

    三个月后,秦易在整个宇宙中转了一圈,带着那个已经焕发了生机的星球,回到了绛神界。

    这里依旧安静,他布置的阵法也没有被激发的迹象。

    看起来十分和平。

    将他带回来的星球放在绛神界的前方一万万里,当做一个界碑,提醒其他人,这里已经是绛神界的疆域,来着止步!

    “该回去了!”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而后一头冲进了绛神界的裂缝中。

    绛神界内,此时也是一片和平。

    那些兽族和海族,早就被人族的天帝给打趴下了。

    毕竟,他们还有一个混沌境的关圣呢。

    秦易凌空站立在足以摧毁任何一个天帝境的罡风层上,望着下方,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师公,其他师祖,师傅师娘,众位师伯,秦源,堂哥堂嫂,胡莱,老木,金明月,旺财,傲傲,成王,火云彻,步云臻等人,历长歌,范疆,王大锤,陈诗菀几人,还有陆清微……

    他认识的很多人,都站在下方,笑意盈盈的看着秦易。

    “我回来了!”

    秦易深吸了一口气,之前霸气无比凌虐宇宙中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超脱境的威势荡然无存,只有那阳光帅气的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形象。

    “回来就好!”

    堂哥堂嫂眼眶都红了。

    秦源看向自家小叔,挠挠头,咧嘴大笑。

    胡莱瘪嘴,想要扑上去,却很是懂事的忍耐住了。

    哥哥,回来了!

    旺财在一旁汪汪叫,咧着嘴撒欢。

    师公和师傅师娘,几位师伯也都笑着看着秦易。

    傲傲撇撇嘴,看似有些不屑,心中却松了一口气,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老木和金明月捂嘴,笑着笑着,眼中的晶莹却不受控制的滚落。

    “欢迎回来!”

    其他人也都笑着说道:“欢迎回来!”

    秦易跟着畅快大笑,举起了双手,拥抱整个世界。

    “以后,绛神界,我们说了算,人族说了算!”

    他声音传遍了整个绛神界,所有人,甚至是兽族,海族,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人族愣了一下,顿时一片欢呼。

    “今晚,不醉不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