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十章 蛇蟒小娘子【求订阅!!】
    万妖大陆广袤无垠。

    在万妖大陆与无尽虚空接壤之处,一道微弱流光飞来。

    流光没入昏暗的虚空中,在昏暗浩渺的虚空中,一道若隐若现的金光璀璨的龙影浮现,他以龙角接住流光,口吐龙言。

    “有龙族后辈偷跑出去了?”

    “还冒充了我天命神妖的称号?有趣,有趣。”

    “正好本龙无聊,便去会会那妖!”

    话音一落,金龙飞腾至大陆上方,摇身一变幻化成人形落在了大陆上。

    ……

    腥城。

    还没等天命神妖相关传言掀起的波涛过去,就又有一个重磅炸弹炸响。

    城主府。

    腥城城主看起来没有婺城城主那么文雅,光着膀子,胳膊如水桶粗,强壮如铁塔。

    他站在庭院中一拳砸坏一座假山,然后披着披风看向身边的跟班马仔,表情严肃:

    “你所言是真?婺城真的在一天之内就沦陷了?”

    “千真万确!昨日我看婺城方向就觉得有不祥之兆,没想到今日真的应验,婺城没了!”

    跟班马仔是匹马妖,脸长嘴长,极为难看。

    就在一刻钟前,他得到消息,和腥城距离很近的婺城,在一天之内被黑雾妖气吞没,全城妖兽被困,没有一个能逃离出来。

    路过婺城的妖兽,跑得快的侥幸逃脱到了腥城,逃的慢的都已经被包围婺城的黑雾给分出细小黑雾给吞没了。

    城主脸色凝重阴沉。

    “婺城与无际山脉接壤,其中化形妖兽极多,数量之庞大加起来绝对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么多妖兽,他们一同出手,恐怕天妖卫齐至才能镇压。”

    “究竟是谁,能把他们全部镇压?而且一个能逃离那里的都没有。”

    城主拧着眉头,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尽管没见到那黑雾,但听描述就知道其极为凶残,难以抵抗,腥城又和婺城接壤,若黑雾会继续蔓延,那腥城的处境就尴尬了。

    说不定也会落得个不好的下场。

    “你这就去给皇族传信,让他们派天妖卫来查探实情。”

    “是!”

    ……

    婺城的遭遇在腥城传开了,一时间妖心惶惶!

    “婺城沦陷了!被不知名的力量给镇压了,里面的妖兽不知道是什么下场,很可能已经全部……咔嚓了。”

    “天命神妖!一定是天命神妖所为!不然怎么会那么巧?!”

    “没想到天命神妖如此弑杀,居然狠心到屠城!”

    “我听说龙族有一脉,就是以弑杀狂暴闻名的,他们破坏力极强,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大肆破坏。难不成这位龙族后辈,就是来自那条支脉?”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没有一锤定音!”

    “大家快准备逃吧,婺城沦陷了,如果恶兽有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腥城!”

    “对啊!快跑吧!”

    吵闹喧闹声震天响,众多化形妖兽已经收拾好东西,甚至拖家带口的准备离开腥城。

    与在腥城打下的根基相比,显然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此时,

    一座小阁楼里,汐狐和卒鹤撩开帘子看向外面骚动的景象,表情不悦。

    “他们都在瞎说什么,咱们尊者早几日就到腥城了,和婺城的变故有什么关系?”

    “哼!一群无知之徒的猜测,尊者千万别生气。”

    汐狐和卒鹤替白陆笙打抱不平。

    “谣言是止不住的,随他们去吧。”

    白陆笙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他倒不在乎谣言这东西,毕竟有时候变强还要靠谣言呢。

    只不过妖兽们议论的话题让他不得不注意了一下。

    我不是天命神妖,并不代表这件事就不是天命神妖所做的。

    万一就是天命神妖搞的鬼呢?

    一己之力镇压一座城,太恐怖了。

    白陆笙自问自己是做不到。

    不仅是做不到,如果全程的妖兽们联手反扑的话,他估计一瞬间就被轰杀的连渣都不剩了。

    能做到这一手的,放在神州大陆,也就几位神州至尊能吧?

    或许渡劫二难三难也可能办得到。

    渡劫一难就算了,因为察使者大概就是渡劫一难的实力,虽然白陆笙和他对抗时他身负重伤,但他巅峰状态也不足以一妖镇一城。

    “不管怎么说,腥城不太安全了。”

    白陆笙沉吟道。

    他想到那天晚上四位天妖卫铩羽而归,满身重伤,还有一位天妖卫未能归来。

    极有可能两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同一人。

    不,是同一个妖兽。

    若真是如此,那对方的实力,真的是深不可测了。

    毕竟五位天妖卫联手,几乎可以匹敌神州大地上至尊之下的强者了。

    汐狐和卒鹤深以为是地点点头:“的确如此,尊者,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先静观其变,不着急。”

    白陆笙没有自乱阵脚,这时候仓皇逃窜是没用的。

    黑雾那么强,天妖皇族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如果天妖皇族都拿黑雾没办法,再跑路也不迟。

    当天,

    腥城少了三分之一住民。

    那些平日里民风彪悍,光膀子露肌肉的凶悍妖兽们,在面对可能会到来的危机时,选择了逃窜。

    还有一部分选择先观望一番,要是情况不对,立刻就跑路。

    城主做出了应对策略,让属下去给天妖皇族传信后,立刻组织妖兽去城外观察瞭望,一旦情况不对,有黑雾袭来,就火速前来通报。

    于是乎,

    腥城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黑雾消息传出来的第三天,腥城又有新消息来了!

    天妖卫统领亲临婺城,与婺城黑雾妖魔大战一场后铩羽而归,没落得好处。

    这个消息让腥城都轰动了!

    不只是腥城,以婺城为中心,诸多城池的妖兽都震惊了!

    天妖卫统领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整个万妖大陆,除了极少数常年不出世的族群和天妖皇族外明面上的最强战斗力!

    可以说是站在整个万妖大陆战斗力金字塔顶尖的妖兽!

    他的力量,足以让整个万妖大陆的妖兽颤抖。

    传说,

    天妖卫统领曾一怒之下,血洗山河千万里,范围之内无一妖兽存活。

    甚至曾有一没落的古老种族惹怒了天妖卫统领,令其含怒前往该族。

    结果古老种族集合无数年的底蕴传承与其抗衡,却还是被天妖卫统领只身将该族的精锐尽数斩杀,高层无一妖生还。

    之后该族其他族人,也都被斩杀殆尽。

    从那之后,天妖卫统领的声名便远播开来,震慑万妖大陆亿万妖兽,天妖卫的名头也因此更为牢固。

    可如今,

    连天妖卫统领都败给了那神秘黑雾?

    那黑雾中的强者该有多强?

    “一定是天命神妖没错了,否则谁能有那么强?”

    “不愧是龙族后代啊,连天妖卫统领都不是他的对手,走吧走吧,这里不能呆了。”

    “可惜没弄清楚天命神妖的目的,不然就知道该不该撤离了。”

    “……”

    一时间,流言再次传遍腥城,妖心惶惶。

    在妖兽们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一道挺拔身影来到腥城城主府。

    铁塔汉子模样的城主一见来者差点跪下迎接。

    “参见统领!统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切莫见怪!”

    城主表面恭敬,其实心里已经吓惨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天妖卫统领古井无波的眼神,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这是怎么了?

    天妖卫统领怎么亲自来了?

    难道天命神妖要来腥城了?

    这……

    城主心中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可能,眉头紧紧皱起。

    若真是如此,

    那腥城,

    岂不危矣?

    “不必多虑,你身为一城之主,断不该被外界流言所影响。”

    天妖卫统领身姿挺拔,手中握着一杆长枪,身披战甲,散发的凌厉气势让城主不敢直视。

    他边说边坐到了首座上,铛地一声将长枪插在地上,金枪笔直,直冲云霄!

    将头上盔甲卸下,露出一张阳刚俊朗的容颜。

    “统领此话怎讲。”城主追问。

    统领轻瞥了一眼城主,语气居高临下道:“你真当本统帅不是那黑雾的对手?”

    “自然不是!统领神通广大,区区黑雾,镇压其定不在话下!”城主闻言,立刻懂事地拍上一记马屁。

    统领对城主的马屁不以为意。

    “哼!那黑雾中的强者虽强,但还不至于让本统领铩羽而归。”

    “只是本统领不知其底细,不愿意擅自冒险。更何况本统领原本的目的是为天命神妖而来,和那黑雾多做纠缠,只怕会被天命神妖钻了空子。”

    统领声音低沉,似乎多有不忿。

    昨日一战他虽然知道对方极强,但好战的他真的很想杀上去跟对方分个胜负。

    要不是考虑到神州天命之子可能就潜藏在那附近,他真的要上去跟对方大战八千回合。

    当然,为了不泄露神州天命之子的消息从而导致他逃窜,统领暂时要保守这个秘密,不打算让城主知道。

    “这么说……那黑雾不是天命神妖?”城主猜测道。

    “自然不是。”

    统领摇头:“天命神妖应该已经离开婺城,腥城离婺城最近,本统领便来看看。”

    “唔,原来是这样。”

    城主悬起的心稍稍放下,随后又问:“可那黑雾……会不会来侵蚀我腥城?”

    “不知,本统领会在腥城待些时日,想来妖主也会让本统领抵御黑雾,你无须担心。”

    统领挥挥手,示意城主放下心来。

    其实他的心情炙热起来,已经迫不及待希望黑雾前来,那样他就能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了。

    ……

    一晃几天过去。

    黑雾依旧盘踞在婺城,没有任何变化。

    天妖卫统领也没有离开腥城,似乎是要在城主府长期定居了。

    但逃离婺城的三位天妖卫向妖主禀告了他们三人铩羽而归的实情,他们就是和黑雾展开了一场大战,折损了一位天妖卫。

    剩下四位狼狈离开,后来察使者折损在白陆笙手上。

    然后妖主命令天巫师根据天妖卫所形容黑雾中强者的容貌,推算黑雾中是何怪物。

    腥城的妖兽们也在这几天时间里情绪变得稳定起来。

    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腥城客栈。

    “好久没修炼了。”

    白陆笙在客栈房间内睁开双眼,长吐一口浊气。

    自从离开无际山脉后,就再没修炼过了。

    否则紫气东来经召来那么显眼的紫气环绕,还不得引来一群牛鬼蛇神的窥探?

    “走吧,待在房间里这么久,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白陆笙带着汐狐和卒鹤出门。

    汐狐和卒鹤也很兴奋。

    他们已经连续几天没出门,着实有点闷了。

    要是在山脉中修行还好,毕竟一闭关一打坐,根本不知时间流逝。

    但现在他们要全天候等待白陆笙的命令,虽然白陆笙没什么事情会吩咐他们,但既然做好了当马仔的觉悟,当然要有做马仔的准备。

    于是听到要跟着白陆笙出门,立刻兴高采烈起来。

    “尊者,最近腥城空旷了很多,逛起来很是舒心。”卒鹤说道。

    白陆笙环视周围,自从前几日有相当一部分妖兽逃离城池之后,腥城就空旷起来了。

    “他们怎么都朝着城东去了?”

    白陆笙发现很多妖兽都朝着城东汇聚过去,而且一个个都表情精彩,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东西。

    不少雄壮的妖兽走的步伐都很匆忙。

    有几个还无意撞到了卒鹤。

    “狼兄,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怎么都往城东去了?”

    卒鹤拉住一位灰狼妖兽,问道。

    灰狼被卒鹤拉住,表情不悦,刚准备回头甩开卒鹤的手并且恶语相向。

    结果一转头看到卒鹤手中放着一个小莲花,立刻转露笑脸,笑嘻嘻地收起小莲花,然后和颜悦色道:

    “嗐,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早上听说城东来了几个北荒界的蛇蟒小娘子和万花森域的鹿妖,而且是被驯服的那种,所以大家伙都想去看看。”

    灰狼妖兽说完收起小莲花离开。

    “他说的蛇蟒和鹿妖是?”白陆笙问道。

    汐狐眼神中露出一丝鄙夷,卒鹤眼神却精彩起来:

    “尊者有所不知!”

    “蛇蟒小娘子和鹿妖可都是出了名的美丽小娘子,据说蛇蟒小娘子的腰肢极为灵活,是所有雄妖的梦想。”

    “只不过这两个种族极为少见,一旦被发现驯服,那可是绝佳的玩物。”

    “不知尊者有无兴趣前去一观?”

    卒鹤露出雄妖都懂的眼神。

    白陆笙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粗俗!

    这些妖兽的思想怎么如此粗俗?

    不信!

    我必须去批判他们!

    “带路!”白陆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