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迎战剑仙!!【求订阅!】
    “剑仙王乘?!”

    流云宗上下所有长老弟子出门,哪怕是闭死关的宗门长老和天骄也在此刻睁开双眼破关而出。

    “剑仙怎么亲自来了?”

    无数弟子驻足观望,三十六位峰主掠出各自宫殿,来到李玄通身后。

    “师父。”

    “师叔。”

    “师兄。”

    峰主各自向古昊乾和李玄通行礼。

    随后他们看向王乘。

    流云宗诸多山峰上站着密密麻麻的身影。

    “那人就是剑仙王乘?”

    “果然人不可貌相。”

    “剑仙来袭,是为了白师兄!!”

    “白师兄好大的面子!”

    “……”

    弟子们炸锅般地议论,杨元也破关而出。

    “剑仙亲临来寻白师弟?我闭关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杨元的气息在初入造化境上下浮动,预计这几日便能到达造化境,饶是如此,他也不敢飞出宗外,去近距离目睹剑仙风采。

    还有许多在宗内闭关许久的造化境天骄弟子破关而出,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剑仙亲至!”

    “是为白陆笙白师弟而来?”

    不仅是白陆笙,

    辽阔的神州大地东边一隅,无数强者都感应到了剑仙的气息,朝这里瞩目而来。

    不少至强者都以灵气强化双目,一望千里而来。

    至强者眼神中都闪过惊诧,

    难道流云宗和无极剑冢之间的仇恨,已经深到需要剑仙亲自来解决了吗?

    白陆笙出来了。

    他御剑而起,不卑不亢地来到王乘面前,看着这位其貌不扬的剑仙。

    该来的总要来,逃避是没用的。

    “陆笙,你且先回去,此事交由为师和你师公处理便好。”李玄通沉声道,挥手示意白陆笙离开。

    “嗯,此事你不宜参与,回去安心修炼。”古昊乾也是如此说辞。

    其他三十六位峰主点头,他们脸色凝重,已经做好了随时祭出流云覆日阵的准备。

    只要情况不对,他们便会立刻撕破脸皮。

    但王乘抢在白陆笙之前说话了。

    “方才说了,我前来是为切磋剑道,不会为了剑冢恩怨。你们若是强拦,来日亦然会有机会。但到时你们未必会在他身边相护。”

    王乘淡漠道。

    白陆笙闻言在心中暗骂。

    这个老狐狸!

    居然用这种理由来胁迫我留下?

    不过他说……

    要和我切磋剑道?

    白陆笙心中大概猜测到了,

    怪不得早在剑仙刚刚下山的消息传来后不久就有消息说剑仙有意找我单挑,原来是为了剑道切磋!

    也对,

    这才该是剑仙的风范。

    于是他整理了下情绪,不卑不亢地昂首看向王乘道:“切磋?怎么个切磋法?你是神州剑仙,我才元神境,有可比性吗?”

    “我不欺你。”

    王乘摇了摇头:

    “你是初入元神境,我便将实力压制到初入元神境。”

    “你有极品神剑,我只有伪极品神剑。”

    “你悟了万千剑道,我只走我的剑道。”

    “你和我切磋,不吃亏。”

    王乘的话听起来十分公平,但这话却让白陆笙翻了个白眼。

    听听,

    听听,

    这是人话吗?

    把实力压制到初入元神境就和我差不多了?

    你可是剑仙好不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的境界下去了,剑道不还是剑仙之道吗?

    能比吗?

    渡劫境能打得过你初入元神境吗?

    白陆笙心里疯狂吐槽,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

    “若真是如此,倒也不是不可。”

    白陆笙取出千里琼风扇,轻轻扇了起来,模样极其从容。

    不管再怎么说,别人既然都欺负到家门前了,就断然没有畏首畏尾的道理。

    而且王乘真要是为杀人而来的话,早便拔剑了,哪里会磨磨唧唧?

    “陆笙,不可。”

    李玄通急忙说道,眼神凝重地看着白陆笙。

    三十六位峰主也纷纷劝阻。

    “王乘是剑仙!实力不输你师公,你和他切磋,与寻死无异。速速回去!”洪天相声音如雷道。

    “陆笙小子少在这里给老娘逞强。”柳轻眉也不同意。

    他们是峰主,表面上对外声称至少是造化境巅峰,但实际上大多数峰主已经触及到了渡劫一难的边缘,不少已经半步渡劫,而洪天相和罗日华、夜枫三位峰主更是已然到了渡劫一难。

    可正是因为到了这个境界,他们才更知道至尊的可怕。

    能把剑道修炼到极致开辟出自己剑道的至尊剑仙,别说实力压到元神境了,就算是一点灵气不用,也能轻松镇杀造化境强者。

    这便是至尊的强横恐怖之处。

    所以说,王乘说把实力压到实力压到初入元神境就和没说一样。

    白陆笙看向古昊乾。

    古昊乾也投来目光。

    “你也想和他过过招?”古昊乾问道。

    “如果没有性命之忧,倒是可以试试。”白陆笙道。

    “无法保证。”王乘插话。

    “无妨,你想试试便就尽管动手,我来护住你的性命。”古昊乾道。

    有之前他给白陆笙的一滴精血,以及他在身边全神贯注的守护,他有信心能让白陆笙性命无忧。

    “谢师公!”

    白陆笙抱拳。

    随后他看向王乘,眼神中涌现昂扬战意!

    有古昊乾兜底,他便放心多了。

    “就按照你说得来,我们以剑道切磋!”

    白陆笙嘴角露出狂放笑意,身形向上空飞去,双臂张开,乘风而起。

    琼风扇被他收入乾坤袋中,剑阵飞出体内,数万宝剑从剑阵中飞出,汇聚成一条遮天蔽日的银白剑龙,在他身后盘踞!

    “噌!”

    “噌!”

    “噌!”

    “……”

    一瞬间,

    无数道剑光在剑龙上闪烁,同时所有剑刃爆发出一阵嗡鸣声,一道剑光在剑龙之中最为亮眼,飞入白陆笙手中。

    “流云宗白陆笙,来战剑仙王乘!”

    浩浩荡荡的声音如同大道弥音一样传开,响彻在每个人耳边,让所有流云宗弟子浑身一震,内心剧烈的激动颤抖起来!

    “白师兄应战了!!”

    “白师弟!!”

    “迎战剑仙!白师兄好大的魄力!”

    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可能不懂剑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因为造化境之上对他们来说都像神仙一样强大,是他们永远触碰不到的境界。

    他们只知道剑仙很强,强到神州几乎没有敌手。

    所以白陆笙敢应战说明白陆笙真的很有魄力,也肯定有自己的本钱。

    可境界高深的天骄弟子却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应战神州剑仙,你去问问各大宗门的宗主有这么大的魄力吗?

    他们听完白陆笙的话,差点双腿发软给白陆笙跪了。

    “那可是剑仙啊!!他居然敢亲自迎战剑仙!”

    “白师弟不会那么冲动吧?难道他有什么资本让他如此有底气?”

    “说不定……白师弟真的要再次创造奇迹了!”

    “……”

    尽管大家都不敢相信白陆笙敢应战剑仙之事,但事实就在眼前,他们只想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白陆笙一定有敢应战的资本!

    再结合之前他们亲眼目睹白陆笙所创造出来的奇迹,他们开始兴奋了。

    “要是白师弟真的能和剑仙切磋一番剑道而不落下风,或者输的不那么难看,今后白师弟可就是神州第一天骄了!”

    他们眼神里涌出炙热的神色。

    他们未曾见过剑仙出手,但知道剑仙出手一定绚烂强悍至极。

    白陆笙又将爆发出怎样的实力?

    看不出门道的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更兴奋了。

    “白师兄敢应战,一定是有他的把握!咱们给白师兄加油!!”

    “太强了!不愧是神州天命之子,修行两月就能叫板神州剑仙,嘶……我想想都让人激动。”

    “完了完了,他们还没开始动手我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好激动!!”

    “……”

    他们都太激动了,激动到眼神中都暴露出喜色。

    “陆笙师弟,你已经有把握和剑仙对抗了吗?”

    杨元远远地看着白陆笙。

    他和白陆笙相处过一段时间,在他看来白陆笙不是个会托大硬着头皮装逼的人,他既然敢应战,一定是有足够的底气!

    当初镇杀陈北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师父……陆笙师弟他要迎战剑仙了!”

    苏飞和白长寿在一起,他站在白长寿身边颇为激动。

    他实力还是太低了,不懂剑仙到底是什么概念,瞧见白陆笙满怀豪情的要迎战,下意识就认为白陆笙有赢得可能。

    “剑仙……剑仙……”

    白长寿心情五味杂陈,担忧也有,期待更甚。

    他抚养白陆笙十八年,一手将他抚养长大,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完全把白陆笙当成亲儿子来看。

    试问哪个父亲不想看见儿女成龙成凤,成为一方巨擘?

    “陆笙,师父相信你不是唐突之人。既然要出手,就要做到最好!为师希望你能赢!”

    白长寿无比期盼。

    白陆笙站在天际之上,他灵识扩散,自然也听得到宗内弟子的议论言语,体内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涌现。

    他内心一喜。

    果然,

    被吹捧我的实力就能变强。

    不过这点实力还不足以让我和剑仙对抗,

    得再让师兄师弟们加把火才行!

    白陆笙淡淡一笑,

    身形站在空中,身体笔直如冲霄宝剑,手中紧握无极神剑,剑气冲霄而起,万千剑道涌入银白剑龙中的数万宝剑中!

    霎时间,

    剑气峥嵘席卷,覆盖附近十数座山头,让无数弟子身体一颤。

    “好强!”

    闭关许久的造化境天骄眉毛狂跳,他们已经是神州少有的大能强者,可他们在感受到白陆笙剑气的时候,分明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机。

    “这就是神州天命之子的风采?”

    “不同凡响!!”

    “……”

    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平日里待在宗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最多就是见到御灵境师兄的切磋。

    像这样一人剑气能覆盖诸多山峰让无数人都觉得彻骨寒冷的威势,是他们生平仅见。

    所以他们直接嗨起来了!

    “化作实质的剑气,怪不得白师兄敢和剑仙叫板!原来他的剑道造诣这么强!”

    “白师兄威武!!”

    “恐怕这还不是白师兄的全部实力吧?真不知道白师兄有多强!”

    “不会真的像流传的那样,白师兄不仅是神州天命之子,还是大能转世吧?”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白师兄肯定不会输!”

    “我也这样觉得!”

    “……”

    越来越多的吹捧声,白陆笙体内涌出了越来越强的力量。

    “够爽快。”

    王乘见白陆笙如此爽快便答应,心情也是大好,他朝着上空踏空一步,身形陡然来到白陆笙面前百丈处,直面白陆笙和那条银白剑龙!

    “无极神剑。”

    王乘目光在白陆笙手中宝剑上停留几个呼吸的功夫,随即收回目光。

    “你倒是厉害,这柄悟剑神剑和圣迹剑冢的神下剑我都没有成功感悟,却被你这个后起之秀给成功感悟。”

    “这也是我找你切磋剑道的原因。”

    “或许赢了你,我的剑道便能更上一层楼,届时便能参悟神下剑,一举破碎虚空。”

    王乘眼中逐渐释放战意,他一手握住背后被布匹缠绕的宝剑剑柄,手腕轻轻一转,布匹瞬间被剑气斩裂为碎片。

    “噌!”

    剑光闪烁,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直接闪耀整个流云宗。

    王乘气息内敛,但有一股凌厉的剑气纵横,要比白陆笙见过的所有人的剑气都强几分!

    但这被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看见,情况就不一样了。

    “就这?”

    “剑仙实力好像不过如此啊。”

    “好像白师兄的剑气更胜一筹!”

    “是了!白师兄可能实力不如剑仙,但剑道造诣恐怕不输剑仙!”

    “……”

    白陆笙知道自己想赢靠现在的实力绝对不够,一定要更强。

    所以,

    他还需要师兄弟再添把火!

    “呵呵,圣迹剑冢的那柄神品神剑?还是交给我来感悟吧!”

    白陆笙豪情万丈,哈哈大笑,要给师兄师弟树立一个强大的形象。

    “听见白师兄说什么了吗?”

    “他要把剑仙都悟不了的神剑给悟了!”

    “不愧是白师兄。”

    “大惊小怪!也不看看白师兄是谁,我觉着以白师兄的天资,现在感悟神剑都不奇怪!”

    弟子们都要把白陆笙吹上天了。

    白陆笙通过灵气听见这些话,自己其实都听不下去了。

    但就在此时,

    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

    这……

    难道是……

    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