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平定霍乱,剑仙来袭!【求订阅!】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

    天际之上共七道身影,一身白衫,六身黑衣,七道身影都定格在空中。

    只不过白衣炸裂,百战龙鳞甲炸成碎屑飞溅开来,剑刃断裂,化作碎块。

    那六道黑衣上染上殷红鲜血,喷洒出来。

    六位神州剑道绝顶强者转过头去看向天际上的白陆笙,眼底蔓延出无法形容的恐惧之色。

    “你……怎……怎么可能?”

    为首那人言语间也充斥着恐惧。

    他们已经纵横神州数千年,凭借手中一柄剑从不知什么是害怕和恐惧,六人联手敢叫板名剑秋。

    那日无极剑冢一事,他们并未在剑冢,没有见到白陆笙之威,还以为无剑城中的破坏都是古昊乾所为,城内对白陆笙的形容都只是夸赞而已。

    哪怕是刚刚感受到白陆笙身上那惊天剑意的时候,他们内心深处也不愿意承认白陆笙的强悍。

    可此时此刻,

    他们最强的六剑合璧对上白陆笙的二十剑合璧,却败了下风。

    白陆笙身后诸多宝剑崩殂,身上百战龙鳞甲彻底粉碎。

    而他们六人……

    生机在飞快消逝。

    白陆笙的一剑,太强!

    强到他们六人都扛不住。

    造化境,夺天地造化,可以天地之力加持自身,受了寻常伤势瞬间便可治愈,断肢再生也不在话下。

    但他们体内残留的剑气,让他们的伤势无法治愈,鲜血狂喷,想调动灵气来止住鲜血,灵气却被剑气阻拦剿灭。

    “不可能……”

    丧子的那位剑修面容本就略显苍老,现在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老,眼中生机消散,朝着地面轰然砸下。

    剩下的五人也相继生机消散,砸落在地面。

    “嘭!”

    造化境修士肉身强大,落在地上犹如千斤巨石落地,震得地面狂颤不已。

    为首那人在还剩最后一丝生机时,用尽全身力气道:“白陆笙,本尊低谷了你。你与剑神,终有一战。”

    话音落下,他也身死道消,落在地上。

    白陆笙站在上空,背对他们,身无衣物。

    听闻他们的话,白陆笙也未回头。

    “白……白陆笙把六位上使都给杀了!!”

    北云蛮子中有一人惊叫一声,如同见了鬼魅一般。

    声音传开,愣住的众人皆是脸色骤变,煞白得毫无血色,他们都将身体所有力气用在奔跑上,溃不成军地向城内逃去!

    “快跑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北云蛮子们吓得肝胆俱裂,屁滚尿流。

    “众将士听令!追!!”

    霍淳雅见状立刻做出决断,号令女儿皇朝巾帼女将们冲杀!

    “杀!!”

    孙薰带头呐喊,随即全体巾帼女将们都沸腾起来,战意昂扬,整齐划一地朝着北云蛮子们追击过去。

    “白师弟!”

    “师兄。”

    林妙清、叶流风、苏玥玖朝着白陆笙飞过去。

    片刻之后,

    他们三人来到白陆笙身后。

    “师弟。”

    “师兄。”

    林妙清狭长的眼睫毛颤抖,她见过白陆笙创造过太多次奇迹了,也亲眼目睹了白陆笙在无极剑冢大显神威的一幕。

    可和眼前这一幕比起来,无疑是眼前此幕更有视觉冲击力!

    没有至尊压阵,白陆笙一人面对六位造化境强者,而且每一个都是神州响当当的剑道强者。

    结果,

    白陆笙还是赢了。

    就此,六位剑道绝顶强者身死道消。

    “白师弟?”

    苏玥玖试探地再次叫了一声,白陆笙还是没有反应。

    “不好。”

    叶流风眉头一皱,赶紧走上前去。

    只见白陆笙依旧面色如玉,身姿挺拔,他用感知力探知白陆笙身体,瞬间有一股凌厉的剑气绞杀向他。

    “啊!!”

    叶流风向后暴退几步,张开双眼,目露震撼:“白师弟有危险,别碰他!”

    方才那一瞬间,

    他在白陆笙身上感受到了无比凌厉强悍的剑气反噬之力。

    那股剑气似乎在不断侵蚀白陆笙的身体,而白陆笙正在全力抵抗。

    林妙清和苏玥玖闻言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眉宇间流露着担忧。

    “这该怎么办?”

    “只能等白师弟自行解决。”叶流风没有任何办法。

    凌厉的剑气不断侵蚀白陆笙身体,白陆笙心情凝重。

    六剑合璧果然不容小觑,即使是将他们斩杀,残存剑意依旧强横。

    不对,

    这些剑意不对劲。

    白陆笙皱眉,在调动灵气抵挡残存剑意时,他也察觉到这些剑意的不同。

    仿佛这些剑气的目的不仅仅是来破坏他的身体将其抹杀,而是想侵入他的体内,长存下去。

    就像寄生虫?

    良久之后,能被灵气驱散的剑气都已被驱赶走,还剩下一部分悄无声息的留在了他体内,在他手心形成一个小小的印记。

    这是什么?

    白陆笙瞥了眼手心,十分不解。

    “白师弟?”

    叶流风感觉到白陆笙体表上灵气消散,便试探性地喊道。

    白陆笙这才抬头,眉头舒展,展颜一笑。

    “叶师兄。”

    白陆笙取出一件白衫披在身上,林妙清和苏玥玖脸色陡然一红,方才她俩关心则乱,忽略了白陆笙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

    “呼!谢天谢地,白师弟你没事就好。”

    叶流风长出一口气,方才他心都悬在嗓子眼里了,白陆笙对宗门的意义多么重大不用多说,若是白陆笙出了什么岔子,他回宗门真的没办法交代。

    林妙清、苏玥玖也暗自松了口气。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白陆笙洒然一笑,全然没提手心剑气印记一事。

    而且不仅仅是剑气印记,他方才硬接六位造化剑道强者一剑,六剑合璧的威力是在太强。

    若不是有数柄地品宝剑和百战龙鳞甲护体,只怕他无论如何也抗不过这一剑。

    即便如此,他也觉得浑身难受至极。

    幸好有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支撑着他,至于那股力量从何而来,他大概已经知道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叶流风拍了拍白陆笙的肩膀。

    “他们六个死透了吧?”

    白陆笙看向地面,看到身死道消的六位造化强者,飞了下去,在他们身上翻找一阵,将能找到的宝贝都塞进了乾坤袋里,那六柄天品神剑自然也不会落下。

    然后他将两柄翻到的地品宝剑扔给叶流风和苏玥玖。

    “师兄师姐,拿着。”

    白陆笙为人大气,更何况两柄地品宝剑他根本不看在眼里。

    “师弟不可,这太贵重了!”

    白陆笙不看在眼里,但对叶流风和苏玥玖来说可是稀世珍宝,嘴上说着不要,但眼神里的渴望和惊喜已经出卖了他们两个。

    “拿着吧,见者有份。林师妹,这个给你。”

    白陆笙又随手扔给林妙清一个莲花模样的东西,气息清冷,倒是和林妙清很匹配,品阶大概地品。

    林妙清接住。

    叶流风和苏玥玖也脸色喜色的接住,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抚摸了剑身一下。

    “真是好剑。”

    “谢谢白师弟了。”

    白陆笙将东西收拾好之后,看向前方浩荡的将士兵卒们。

    “女儿皇朝怎么样了?”

    北云蛮子们如丧家之犬,哪怕他们此时已经拼尽全力在逃跑,但还是被军心振奋的女将士们追上,拼杀起来!

    女将士们气势汹汹,将这些年遭受到的怨气和怒气全都发泄出来,怒斩敌人!

    霍淳雅领军杀敌,驰骋战场。

    “女儿皇朝的霍乱,今日大概便能平定了。”叶流风道。

    “让我再助她们一臂之力。”

    白陆笙淡然一笑,飞身而起,几个呼吸后便来到霍淳雅身后。

    “先用这把剑吧。”

    白陆笙将渊煞剑取出,瞬间一股滔天煞气席卷开来,惊得周围众多将士脸色一寒。

    不过白陆笙立刻便将渊煞剑上的煞气封禁住,将剑扔给霍淳雅。

    “等你凯旋归来再还给我。”

    说完,白陆笙没等霍淳雅回话便离开了。

    霍淳雅接过渊煞剑,她能感受到渊煞剑上不断散发着的恐怖威势,哪怕被封禁了,也比她的佩剑强百倍千倍!

    “谢白公子!”

    “淳雅定然不负公子厚望!”

    霍淳雅执剑,卷起匹练威势杀入敌方阵容。

    这一天,

    北岚城外,血雨腥风,杀气冲天!

    女儿皇朝十万将士豪气冲霄,本就溃不成军的北云蛮子们被杀破了胆,有些蛮子直接将屎尿都拉了出来。

    第二天日出之时,

    天边没有鱼肚白,只有被血海映照染红的红霞。

    十万北云蛮子仅剩四万,全都弃兵投降。

    霍淳雅站在城墙之上,高举渊煞剑振臂一呼,女将士们口号声震天!

    同日,

    北云皇朝帝都收到边疆来报,六位上使身死道消,镇国大将们尽皆阵亡,十万兵卒只剩四万。

    次日,

    北云皇朝帝王下诏,谈判议和。

    女儿皇朝霍乱就此平定。

    无剑城,

    无极剑冢。

    一道身影浪费逃窜归来。

    他便是昊尊者。

    因为他实力不如六位尊者,便没有参战,结果亲眼目睹了白陆笙剑斩六位尊者,当即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使出浑身解数遁走,还用了不少符箓。

    “嘭!”

    剑魂堂中,名剑秋一巴掌将桌子拍的粉碎,面色铁青。

    往日的风采已然不见。

    “六位长老身死,好一个白陆笙!”

    名剑秋浩瀚剑眸中剑意峥嵘,剑魂堂众长老也脸色难看,昊尊者更是被吓得内心忐忑。

    他自称尊者,但实际上还不是长老,只是一个有望晋升长老的护法,在剑冢地位更不高,看见名剑秋震怒,他怂了。

    名剑秋脸色阴沉,他早就对白陆笙生了必杀之心,只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六位长老同去,居然会全部折损在白陆笙手下!

    要知道,

    这六位长老的实力要比那日陨落在白陆笙手下的五位造化境弟子强上许多,若是全力使出六剑合璧,连他都要暂避锋芒。

    这不就说明,白陆笙也能正面与他对抗了吗?

    “此子,断然不能再留!”名剑秋脸色阴沉地说出这句话。

    长老们深以为是地点头。

    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实力,若是再给他几十年上百年,岂不是能夷平无极剑冢?

    至于白陆笙紧紧修炼了几个月的消息,他们完全不信。

    修炼两三个月便能剑斩造化境强者?

    不可能!

    就算真的是天命之子或者是大能转世,哪怕这两者同时发生在白陆笙身上,也不该如此变/态。

    “看来只能让本座亲自出手了。”名剑秋沉声道:“可在古昊乾所在之地斩杀白陆笙,何其之难?”

    这个问题让剑魂堂陷入了沉寂。

    神州至尊之强绝非他们能抵抗,剑仙若不出手,便没斩杀白陆笙的可能。

    就在这时,

    一道身影冷不丁出现在剑魂堂中,一身素衣,平平无奇,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

    但他站在那里,仿佛融入了天地,高深莫测。

    剑仙!!

    “此事,本仙亲自出手。”

    ……

    铁戎城。

    霍淳雅恭敬地将渊煞剑交给白陆笙。

    “谢过白公子。”霍淳雅感激道。

    白陆笙没说话,抬手收回渊煞剑,并且解除上面的禁制。

    他感受到渊煞剑的欢愉,这柄曾在沙场上步入天品神剑行列的宝剑,再一次尝到了敌人鲜血的味道,无比的满意。

    “好像品级也略有提升。”

    白陆笙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将渊煞剑收入剑阵中。

    随后在霍淳雅一行人的瞩目中,挥手告辞。

    流云宗,最高峰。

    叶流风和苏玥玖绘声绘色、画蛇添足地将白陆笙平定霍乱之事禀告给李玄通。

    李玄通听完之后,着实为白陆笙捏了一把汗。

    “为师还是太低估外面的风险了,不过你师公应该在暗中观察着。如果你真不敌,他也会出手相助。”李玄通道。

    白陆笙点点头,这一点他自然是想得到的。

    等到叶流风、苏玥玖、林妙清离开之后,白陆笙摊开手心露出掌心中的剑气印记道:“师父你看这是什么?”

    “嗯?”

    李玄通看向白陆笙手心,灵识也探知过去。

    随即李玄通眼神一凛,急忙抓住白陆笙的手。

    “这印记……是追踪印记!”

    “那人在你身上留下了追踪讯号,有人要追踪你!”

    李玄通和白陆笙对视一眼,心里纷纷有了答案。

    是那位被无极剑冢请下山的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