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一百二十章 杀我?就凭你们?【求订阅!】
    铁戎城和北岚城相距百里,虽然御灵境修炼者并不在意这段距离,但对没有修为的将士们而言,这段距离却需要奔袭许久。

    不过将士们都训练有素,不是普通身体素质比起淬体境修士差不了多少,再加上多年来在战场上的驰骋,奔袭起来速度极快。

    一日的时间便已奔袭大半的距离。

    白陆笙一直保持着不疾不徐的速度飞在浩荡队伍最前方。

    “师弟,为何咱们要和这满城将士一起进发?直接杀上门去把对方精锐除掉,剩下的交给将士们处理不行吗?”叶流风疑惑地问道。

    苏玥玖也看向白陆笙,她觉得和将士们一起进发速度实在太慢了,自从进入御灵境之后,她便再没用这样的速度行进过。

    林妙清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中也流露这样的疑惑。

    他们现在的行进速度和正常的速度比起来,与龟速没什么区别。

    白陆笙摇了摇头:“你们说的也不差。但是咱们此行除了平定霍乱之外,也要考虑到宗门威信。还有什么是比当着她们的面镇压北云蛮子更能竖立威信的吗?”

    听闻白陆笙此话,三人恍然,叶流风露出惭愧的神色:“还是白师弟考虑的周到。”

    夜间,众将在路上安营扎寨,快速休整后,天还没亮便再次进发。

    不到午时,浩浩荡荡的女将士们便赶到了北岚城前。

    在北岚城前,北云皇朝的蛮子们早就准备好了,金戈铁马,摆好阵列。

    就在女将们脚步停下的瞬间,肃杀的气息席卷弥漫!

    两军相隔三里,剑拔弩张!

    北云蛮子阵营同样浩大,十万将士散发着强烈的煞气。

    白陆笙目光扫向北云蛮子们,眼神一凛。

    他惊诧的发现,那些北云蛮子们手中拿着的,都是品阶不低的宝剑,起码也是上品宝剑,玄品也不在少数。这比起女儿皇朝将士们手中的凡铁兵器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哪怕北云蛮子们不怎么会用剑,也没灵气灌入剑内,但宝剑的品质极高,足以让他们的战斗力暴增至少一倍!

    而且,那几个看起来擅长用剑的修炼者将帅,手里都握着地品宝剑!

    这一幕也被霍淳雅看见,她和麾下将帅脸色凝重起来。

    她们看不出来对方手握什么等级的宝剑,但她们远远便能感受到对方手中的剑气,无比凌厉!

    就连凡俗女将士们也都觉得北云蛮子们的实力比之前强了很多!

    “白师弟。”

    “白公子。”

    苏玥玖和霍淳雅同时看向白陆笙。

    “无妨,有我在。”

    白陆笙收回眼神,淡然回复一句后便向前飞去。

    眨眼间便飞过这五里距离。

    北云皇朝阵营前方,有十数道身影站立。

    以拓跋将军为首,北云修炼者都冷冷看着白陆笙。

    “就是你前日杀我北云将士?该死!”

    拓跋将军咬牙切齿地喊道,但眼神中的忌惮和恐惧怎么藏都藏不住。

    前天白陆笙相隔千里都差点御剑杀了他,现在两人近在咫尺,他深深为自己的性命担忧着,但剑冢使者让他来打头阵,他不敢不来。

    “把你们背后的人叫出来吧,你们还不配做我的对手。”

    白陆笙目光扫视对方,并未发现无极剑冢弟子的人影。

    “哼!竟敢小瞧我们!众将士听令,结阵!!”

    拓跋将军暴喝一声,声音响彻,北云皇朝十万将士全部拔剑,剑光闪烁耀眼,无数剑气从他们身上弥漫开来。

    随后,

    北云将士的脚下出现晦涩的图案,图案迅速连接在一起,喷涌出灵气顺着他们的身体渗入剑中。

    所有人手中的剑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威力无比强横的剑阵!

    剑阵呼啸,一柄柄宝剑从将士手中飞出,在空中化作一座囚牢,是一座用剑汇聚的囚牢!

    囚牢朝着白陆笙轰然砸下,将白陆笙笼罩而入!

    其上散发的气势无比恐怕,让叶流风林妙清等人看了心脏狂跳。

    他们清晰的感觉到,如果他们贸然闯入,定会被无数剑刃绞杀的连渣都不剩。

    “果然是无极剑冢。”

    白陆笙冷笑,这剑阵除了是无极剑冢的手段,还能是谁?

    显然,这是无极剑冢早便布置好的剑阵,而那十万将士都只是载体罢了。

    “这么容易就成功,尊者们布置下的剑阵果然厉害!”

    拓跋将军面露狂喜之色,见到白陆笙被剑阵笼罩进去,他瞬间便觉得心脏上压着的巨石卸了下来,浑身倍感轻松,犹如在鬼门关前逃生回来一样。

    女儿皇朝这边,叶流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快想办法救白师弟。”苏玥玖说道,但她们三个根本一筹莫展。

    霍淳雅和众将士不知道白陆笙到底什么处境,心里焦急地看着剑阵。

    “白公子那么强,应该没事吧?”

    就在女儿皇朝的将士们在担忧白陆笙会不会出意外的时候,那呼啸着不断游走的剑阵囚牢暴动起来。

    十万只飞剑原本卷起着滔天威势和沙尘,却忽然变得不稳定起来。

    所有宝剑剑身剧烈颤抖,仿佛是遭遇到了恐怖的吸扯力!

    “嗡!”

    宝剑狂乱飞舞,竟是毫无章法地涌向了剑阵中间。

    女儿皇朝众将士心头一紧。

    “不好!”

    “白公子不会有意外吧?”

    “嗡嗡嗡!”

    原本狂暴的剑阵变得紊乱,而且涌向剑阵中心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同时,

    一个偌大的剑阵在中央迅速扩大起来,恐怖的吸引力便是从这里来的。

    白陆笙无比从容地站在剑阵旁边,任由剑阵吞没那十万只如同剑龙一般飞来的宝剑。

    在这十万柄宝剑结阵的时候,他体内的剑阵就有反应了,就好像是饥饿的猛兽看到了飞奔而来的兔子一样,等到十万柄宝剑飞来,剑阵便直接开始疯狂吞噬,如同大快朵颐。

    十万柄宝剑数目众多,排在一起可以说是遮天蔽日了。

    此时它们远远不断涌入剑阵中,场面浩大震撼,惊得女儿皇朝众将士瞠目结舌。

    而北云皇那边,十万将士纷纷震撼,这一幕让他们头皮发麻,汗毛直竖!

    “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拓跋将军失声嚎叫,其他将士更甚!

    “昊尊者不是保证这剑阵能镇压白陆笙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拓跋将军脸色煞白,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昊尊者保证没问题的杀招,居然直接被白陆笙给破了,而且如此的轻描淡写,甚至那些宝剑,都被白陆笙给收走了!

    “将军,咱们要不要跑……”

    一个壮硕的北云将领浑身颤抖,他平日里在城中颇有威严,但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站在空中恨不得直接尿出来。

    太吓人了!

    他们自知如果是自己遇到了这剑阵,恐怕顷刻间连渣都不剩了,可白陆笙居然这么从容地将十万柄剑收为己用。

    天呐!

    北云皇朝到底招惹了怎样的敌人?

    已经有将领转身跑路了!

    这时不跑,恐怕就没机会跑了!

    然而,

    白陆笙淡然的声音却在他们耳边响彻。

    “看来不动手的话,无极剑冢的人是不会出来了。”

    北云蛮子们惊骇地看向白陆笙,只见白陆笙身边剑阵已经将十万柄剑全部吞噬,并且姿态超然地向前踏出一步。

    瞬间,剑韵弥漫。

    剑阵中飞出一柄剑,咻的划出破空声!

    宝剑在将士们中飞掠,短短三个呼吸,这些曾叱咤北云皇朝的将领们全都被宝剑抹了脖子,当成毙命!

    拓跋将军也不例外。

    “嘭!嘭!嘭!”

    北云将领们的尸体坠落,重重砸落在地面上。

    极具视觉冲击力!

    北云皇朝的将士们瞬间被吓破了胆,站在前列的兵卒们眼睛瞪大如铜铃,发出恐惧的颤抖声就想后退逃跑!

    可是十万兵卒人数浩荡,根本没办法轻易撤退。

    而女儿皇朝这边,则是每个人眼中都绽放出了异彩。

    虽然亲眼见到白陆笙比杀鸡还轻松地斩杀十数位御灵境强者让她们觉得自己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一样,但这丝毫不影响她们内心的狂喜!

    “白公子好强的剑!那些蛮子……终于死了!!”

    “那姓牛的蛮子杀我姐妹,今日白公子替我们报了仇!哈哈哈哈!痛快!!”

    “我就知道白公子神威无双,咱们根本无须为白公子担忧!”

    “白公子!!”

    “……”

    一些女将们忍不住眼眶一红,差点流出感动的热泪。

    两大皇朝争斗几百年,多少姐妹都死在了北云蛮子阴险诡计之下,如今大仇得报,而且是敌军将领全歼,她们如何能不开心,如何能不激动?

    就连林妙清都替皇朝兴奋起来,在皇朝生活十八年,她自然知道女儿皇朝和北云皇朝之间的深仇大恨,根本原因就是北云皇朝毫无底线,对女儿皇朝的姑娘们充满肮脏的贪欲,这才导致了两大皇朝数百年的争斗。

    数百年来,女儿皇朝损失了众多女将,今天白陆笙一剑镇杀北云将领,让她都想脱口而出一个“好”字!

    “快!”

    “快逃啊!!”

    北云皇朝的惊叫呼喊声响彻,前排兵卒如同见了鬼一样想逃走。

    后面的兵卒也亲眼目睹将领惨状,心理防线崩溃,转身要逃!

    “哼!白陆笙你果然狂妄!”

    一道冷喝声响起,声音扩散开来,如惊雷滚滚响彻在北云兵卒耳旁。

    北云兵卒们脸色一僵,纷纷停下要逃窜的步伐。

    在北岚城中,六道身影飞出,犹如六把冲霄宝剑一般带着凌厉的威势掠来,其威势极其强横,相隔十几里都能感觉到其身上散发出的峥嵘剑韵。

    “咻!咻!咻!”

    六道身影速度极快,几个眨眼的功夫便从远方掠来,站在兵卒们最前方的上空。

    六人都穿着黑衣,身负神剑!

    他们每一位都是神州响当当的人物。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如同无比锋利的宝剑一样,强大的剑意根本遮挡不住。

    “白陆笙,你终于来了。”

    六人紧盯白陆笙,眼神不善。

    他们本是剑道有名的剑修,极少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六人全部散发着凌厉的杀意。

    “呵,是你们胆小如鼠,刚刚露面吧?”

    白陆笙反唇相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他非常蔑视眼前六人,先不说别的,单单是把皇朝之人派出来打头阵送死,就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修炼界势力该有的作风。

    “少逞口舌之利,今日既然你来了,便做好死的觉悟吧。”为首一人向前迈出一步,眼神中有剑韵流转。

    白陆笙望着他们六人。

    这六人实力极强,最弱一人也有造化境小成,只是他们面貌有些老态,应是无极剑冢的长老级别人物。

    那天在无极剑冢,他们恐怕在加持大阵或者根本不在无剑城,所以白陆笙对他们并没有印象。

    而这六人中,有三人眼中杀气最为旺盛。

    “白陆笙,你杀老夫亲传弟子,老夫今日必定将你斩杀于此!”

    一个蓄着山羊胡的老剑者厉声说道,语气透露满满的恨意和杀意!

    “还有老夫的爱徒。可怜我那爱徒苦修剑道八百年,未来极有可能自创剑道封为剑神,甚至有望武碎虚空。可偏偏陨落在你手下!

    此仇不报,老夫誓不为人!”

    “白陆笙,你杀我亲子,今日若不杀你,难告我儿泉下之灵!!”

    这三人越说身上剑气越发凌厉,恐怖强横的灵气在他们身上释放席卷。

    为首那人手腕一翻,一柄天品神剑入手,剑鸣峥嵘,剑势无匹!

    “白陆笙!今天本尊便要领教一下,你这让剑仙都心心念念想要公平一战的流云宗天骄,到底都有何手段!

    神州都在传你是天命之子、大能转世!只要将你斩于剑下,那些虚妄传言自然不攻自破!

    受死!!”

    话音一落,

    六道宝剑般的身影瞬间爆发出滔天剑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白陆笙。

    六道可劈山断江的剑气全都锁定白陆笙,意欲将白陆笙一击绞杀!

    “杀我?”

    “就凭你们?”

    白陆笙冷笑,右脚一跺虚空,身体朝上空跃起,剑阵中一条银白剑龙瞬间席卷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