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幕后黑手;天品丹药?!【求订阅!】
    女儿皇朝这段时间来风波不断,时常有修炼者出来作乱。

    劫狱释放囚犯,当街大肆破坏……甚至还将马粪泼到女帝寝宫。

    这些修炼者手上不沾性命,释放出来的穷凶极恶的恶徒却会烧杀抢掠;他们自持身份不与凡人之人动手,却搅得女儿皇朝高层焦头烂额。

    而且那些修炼者行踪诡秘,谁野不知道他们在哪盘踞,想和解都没办法。

    甚至女儿皇朝得到线报,说敌对的皇朝得到了大宗门的助力,进驻诸多修炼者,意欲来犯边疆!

    清晨。

    “师兄师姐,有线索了吗?”

    白陆笙穿着一身白衫素衣来到宫廷别院,看向叶流风和苏玥玖。

    叶流风和苏玖月是来解决女儿皇朝问题的,白陆笙和林妙清两人说穿了就是来陪同长见识的。所以担子都在叶流风和苏玖月身上。

    昨晚他们睡不着,便匆匆出去寻找答案线索。

    叶流风和苏玖月摇了摇头,昨晚的探查一无所获。

    白陆笙料到了这个结果,对方既然很可能是元神境强者,怎么可能被轻易发现?

    再说了,叶师兄和苏师姐只是御灵境修士,就算和元神境强者照面路过,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此事还得靠我啊。

    “师兄师姐,你们累了一天了便回去歇息会儿吧。我一会儿出去探查一下,说不定能有所发现。”白陆笙说道。

    “辛苦师弟了。”

    叶流风和苏玥玖转身回去休息。

    “林师妹来了。”

    白陆笙转身看向林妙清走来,露出阳光笑容。

    “给圣女请安。”

    周围的婢女见到林妙清走来,立刻恭敬地施礼。

    林妙清才走两个月,并且是拜入上宗去了,身份地位在皇朝内更高,婢女见了自然十分尊敬。

    “免礼。”

    林妙清自然而然地说道。

    随后林妙清望了白陆笙一眼便径直走入他的寝宫,去沏茶了。

    “圣女这是作甚,沏茶之事由奴婢来就好!”

    婢女一见林妙清自己沏茶,吓得不得了。奴婢在场,哪儿有让圣女自己沏茶的道理?

    “无妨,我这是给白师兄沏茶,你忙你的去吧。”

    林妙清挥退婢女,然后自顾自地沏好茶,走出殿门。

    “师兄,茶沏好了。”林妙清已经完全适应了剑童的这个角色。

    有了两柄天品神剑的好处,她也甘心做白陆笙三年的剑童。

    这一幕可吓到了诸多婢女。

    圣女给上使沏茶?

    上使是什么人啊?

    这时,女帝带着六个女儿过来了。

    “白公子。”

    女帝和公主们纷纷露出最美的笑容。

    一旁婢女都惊了。

    他们只知道白陆笙是上宗来使,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有多尊贵。

    这位公子什么身份?

    能让不苟言笑的陛下和公主们含笑相待?

    还能让前任圣女亲自沏茶?

    莫不是宗门的高人来了?

    长的还如此俊郎,若是能得他的恩宠……

    婢女们有些浮想联翩了。

    “陛下早,公主们早。”

    白陆笙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是流云宗新一届弟子大师兄,实力足有元神境,来凡俗界的王朝,断然是没有向凡俗皇帝行礼的说法。

    “今日白某便去城内转转,看看能不能将那些宵小之辈肃清。”白陆笙轻描淡写地说着。

    虽说昨天东方问仙描述地比较笼统,但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元神境修士在捣乱,不可能是造化境强者。

    造化境强者少之又少,已经能够开宗立派,成就一方小道统,绝对不会放下身段来做这种事的。

    不过,

    哪怕真是造化境强者到来,也得把他们斩于马下。

    “公子,你初来乍到多有不熟,不如我们为你带路如何?”

    六位公主各有小心思,最机灵的六公主率先说道,水灵灵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

    “我来带路便好,不劳烦公主殿下。”林妙清直接戳破了公主们的期待。

    林妙清言外之意很明显,白陆笙不是你们能高攀的,还是把心思收收吧。

    “那就麻烦白公子了。”

    女帝最有眼力,立刻温柔笑道。既然有林妙清和白陆笙结好,她也就不用再费什么小心思了。

    ……

    ……

    半个时辰后,

    帝都大街。

    白陆笙穿着一身白衣,收敛气息,手里轻轻摇晃千里琼风扇,身姿绰约,风度翩翩。

    宛如春风满面的富家男儿郎,腹有诗书气自华。

    林妙清跟在他身后,穿着一身单薄青衣,清冷的气质浑然天成,犹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拒人于千里之外。

    大街上人来人往,有摊贩有商家,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快看,这是哪儿来的公子哥?好生俊朗。”

    “好帅好帅!!公子看这里!!”

    “这般容颜,恐怕天桥下说书人口中的盛世美男子都比不上他吧?”

    “……”

    女儿皇朝阴盛阳衰,男丁稀少。十比一的比例都没有。

    这导致卖相俊俏的男生十分受欢迎。

    只不过帝都内的俊朗小生一共没几个,姑娘们可以如数家珍般地将他们举例而出,这名单里显然没有白陆笙。

    “这位公子身后跟着的……好像是圣女?!”

    “圣女??真是圣女!”

    “她不是拜入上宗成龙成凤去了吗?对了!昨天上宗便派上使来了!”

    “这么说,这位公子哥就是上宗的绝顶天骄?!”

    “天骄公子出来遛弯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能轻易放过,我该怎么上去结一段善缘?”

    愚蠢的人还在思考,聪明的人已经采取行动了。

    “林师妹,还是凡俗间热闹啊。相比之下,咱们宗门可是无聊乏味极了。”

    白陆笙一边左顾右盼看着路两边的小娘子和大家闺秀们,一边啧舌惊讶。

    在流云宗的时候除了修炼基本没其他事情做,偶尔在宗门内遛遛弯,其他师兄弟都在修炼,简直乏味到极致。

    之前在出灵派的时候也是,只有每年招收新弟子的时候稍微热闹点。

    相比之下,白陆笙更喜欢热闹的凡俗生活。

    “回去就找师父提议下,看能不能在凡俗界给我建座聚灵阵,我来凡俗界修炼挺好的。”

    白陆笙心里正寻思着该怎么说服宗主师父,忽然就听到了两边传来了一声呼唤。

    “公子~~”

    紧接着,一道道倩影从街道两边奔跑过来。

    是一群提着裙摆的姑娘们。

    怎么回事?

    白陆笙稍稍愣神,难道是被我的外表给迷惑了?

    “公子~~”

    热情地呼唤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环顾一周,只见诸多花容月貌的姑娘们面带红光地朝着他小跑而来。

    好大一群狂蜂浪蝶!

    我还没到勾栏呢……

    白陆笙心中惊呼一声,怎么感觉看到了上辈子电视里勾栏女子围追堵截唐伯虎的一幕?

    很快,

    四面八方涌来诸多女子将白陆笙包围起来。

    “公子,您是上宗来使吧?一看您风姿绰约便不是凡俗之人,人家有番话想对你说。”

    “公子,这是奴家花了三年才秀出来的鸳鸯双栖图,是想赠给意中人的,公子若不嫌弃,便收下吧。”

    “曾有算命的给我画过一幅图画,上面画一俊秀男子,大师说此人是我命中注定的情郎,我寻觅七年,终于寻到公子你了!”

    “公子可否移步,屋内有热茶静候。”

    “……”

    诸多貌美女儿将白陆笙围起来,纷纷献上殷勤。

    若是一般的男儿郎,哪怕生的再英俊,姑娘们大多只会远远看着,最多便是想个巧妙的办法与其交谈一二。

    能谈成一桩婚事自然是美哉,不能倒也无妨。

    可白陆笙的身份不一样,他不仅俊朗无双,还是流云宗的绝顶天骄。

    这样的人物,和凡俗人眼中的神仙没区别了。

    试问,一个帅得掉渣的神仙站在面前,谁顶得住?

    白陆笙被包围着,有些受宠若惊。

    姑娘们冷静,一个个来,人人有份,雨露均沾。

    “咳咳,还请姑娘们自重。”

    白陆笙用灵气轻轻将她们温柔推开。

    能引来这么多的狂蜂浪蝶,前世的顶流巨星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我和这些人有缘无分,还是不要沾染因果了。

    而且轮姿色,她们还比不上林师妹……

    “公子……”

    姑娘们被推开,眼神中流露着一丝小幽怨和不甘心。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抱上大腿是不可能的,但谁还不想幻想一下?

    “放肆。再敢上前打扰白公子,休怪我不客气。”

    林妙清上前一步,清冷气场扩散开来,惊得姑娘们忍不住后退几步。

    “圣女……”

    姑娘们见是林妙清出面了,便只能遗憾作罢。

    她们自认为自己姿色不错,但要是和林妙清比起来,她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白陆笙瞥了林妙清一眼,觉得自己的师妹有些古怪了。

    或者说,

    林师妹居然关心我了?主动替我赶走狂蜂浪蝶?

    也对,她现在是我的剑童。

    白陆笙收回心思。

    就在这时,白陆笙眼皮一跳!

    下一瞬他直接挥动千里琼风扇,匹练的灵气风暴席卷,缩成一个细小龙卷袭向西南方向的一处楼阁。

    一根银针被龙卷包裹停滞在空中,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以白陆笙的灵识细致入微,立刻便察觉到银针上涂了剧毒,可以放到强大修炼者的剧毒。

    “咻咻咻!”

    又有几道破空声响起,又有几根银针破空而来!

    “雕虫小技。”

    白陆笙不屑地挥动千里琼风扇,将射来的银针拦下。

    他余光捕捉到阁楼上方一道身影向相反方向极速掠出。

    “想跑?”

    白陆笙心念一动,剑阵飞出,一柄地品宝剑从剑阵中飞掠而出,化作一道流光飞向那人!

    剑光立刻便追上那人,将其刺中。

    “噗!”

    那人影陡然爆成一团气雾,待到宝剑返回之后,剑上挂着一个白色纸扎小人。

    “赋灵师……”

    白陆笙沉吟,他曾在辰初前辈的遗藏中见过一位弟子使用类似招数,通过特殊法门用灵气赋予纸扎小人生机,让其暂时如同一个活人一般。

    他回去查过典籍,这是赋灵师,只不过宗内并未记载怎么修炼,不然他可能会修炼一下。

    “御灵境等级的纸扎小人,看来那赋灵师境界一般,也就元神境,倒不是什么大麻烦。只要他敢露面,我便能斩杀他。”

    白陆笙喃喃自语,让林妙清也听到了这番言论。

    “难道说之前霍乱皇朝的人也都是纸扎小人?是有赋灵师在捣鬼。”林妙清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倒能解释为什么御灵境强者明明有实力对抗皇宫,却只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因为纸扎小人毕竟是没有生命的,战斗全靠主人操纵,真打起来不如真正的御灵境修士。

    而且小人若是离主人过远的话,战斗力会直线下降,操控起来也不方便。

    “那赋灵师倒是聪明,知道躲起来。”

    白陆笙淡笑:“师妹走,咱们继续溜达溜达,说不定在哪就碰见那不开眼的狗东西了。”

    …………

    皇宫内,

    女帝将叶流风和苏玥玖两人请来款待。

    “两位上使请用餐,凡俗间餐食无灵气,还望海涵。”女帝热情道。

    “陛下客气了,我们都是粗人,不讲究不讲究。”外貌俊朗的叶流风笑道。

    “那我们便不客气了。”

    苏玥玖浅浅一笑,脸颊上有个梨涡很是好看。

    叶流风和苏玥玖也不客气,他们在宗门只是峰上的外门弟子,凭借刻苦和努力成了外门执事,平日里吃的也都是五谷杂粮,来凡俗界一遭,待遇大大提高,纷纷大快朵颐起来。

    女帝趁着叶流风和苏玥玖吃的正热乎,便有一句没一句地问起白陆笙和林妙清在宗门内的表现。

    叶流风和苏玖月吃人的嘴软,便说出来一些事迹。

    先是夸了夸林妙清天资纵横,深受夜枫峰主喜爱,然后便是满心赞叹地说着白陆笙的功绩。

    “你们不知道,白师弟聪明绝顶!接触炼丹术不久便炼出了高品阶丹药,把太上长老都给惊动出来了!”

    叶流风口若悬河,侃侃而谈。

    苏玖月踩了他一脚,他才意识到好像说的有点多了,便闭嘴不说话,继续吃起来。

    女帝眼神变幻。

    现在林妙清进了宗门,有些话自然不能轻易向女帝透露,譬如白陆笙到底有多厉害。

    但女帝聪敏过人,一听叶流风方才的话便听出些端倪。

    能惊动上宗太上长老的高品阶丹药!

    难道是……

    天品丹药?!

    女帝内心犹如闪电掠过,无比震撼。

    若真是如此,朕或许可以与白公子做一笔交易,请他为皇朝子民开炉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