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女儿皇朝,公主倒贴!【求订阅!】
    神州大地广袤无垠,流云宗坐落在东边一隅。

    流云宗方圆万里内,仅有此一家天等宗门,无数凡俗界皇朝、势力依附于流云宗。

    当然,这并不影响各大皇朝之间的矛盾和摩擦。

    只要不会伤及根本,宗门少有介入。

    这次依附流云宗的各大皇朝受到了外来干扰,兹事体大,皇朝不得已向流云宗求援。

    女儿皇朝外。

    “师兄,再往前半个时辰,便就到皇朝范围了。”

    乾坤图上,林妙清如此说道。

    这段时间来她和白陆笙关系变得熟络,这声师兄喊起来也没那么生硬。

    白陆笙颔首,望向前方。

    乾坤图上共有四人,白陆笙、林妙清、苏玥玖、叶流风。

    后面二人是刚晋升的执事,苏玖月是女儿身,黑衣束发,英姿飒爽。叶流风是为儒雅俊美的男儿郎,唇红齿白,颇有阴柔气。

    前者御灵境大成,后者御灵境圆满。处理凡俗皇朝之间的事物是他们的职责。

    “快到了。”

    白陆笙坐在乾坤图最前方,目光尽头是一处繁华的城郭。

    半个时辰后,白陆笙一行人进入女儿皇朝领地,林妙清眼神一阵变幻,似乎是在感叹。

    虽然离开皇朝才仅仅两个月,但重回这片土生土长的地方,饶是以她清冷的心思,都忍不住生出唏嘘之情。

    “这只是外围城郭,帝都还消一段路程。”林妙清道。

    又是半个时辰后,女儿皇朝帝都到了。

    这里繁华似锦,软红香土,里里外外都透露着一股人间烟火气。

    白陆笙降生神州十八载,从未体会过如此烟火气。

    毕竟他从一出生就在出灵派待着,从没下过山,只有每年有弟子上山拜师时才会见到些人气。

    在繁华奢靡的帝都内,有一座恢弘大气的宫城,是帝王皇宫。

    此时皇宫门口张灯结彩,奏乐齐鸣,一众锦缎华袍的官员站在城门口,最前方的人龙凤仪仗,身穿凤栾鎏金裳。

    “是陛下。”林妙清隔着老远便起身。

    那人正是女儿皇朝的女帝东方问仙。

    看得出来,她们是在迎接白陆笙一行人的到来。

    “走吧,莫让女王久等了。”

    白陆笙心中期待。

    前世在书中读过的女儿国的情节依旧历历在目,不知亲身经历一番会是什么体验。

    帝王宫前。

    几位大臣正站在女帝身后,一看远方天际,立刻激动道:“陛下,上宗来使到了!”

    “恭迎上宗来使!”

    东方问仙显然不是普通凡人,待到白陆笙靠近皇宫,立刻拱手道。语气中气十足,传遍四周。

    白陆笙听闻其声,将乾坤图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皇宫前的半空。

    皇朝的文武百官纷纷拱手弯腰作揖。

    “恭迎上宗来使!”

    整齐的恭迎声响彻,场面盛大。

    白陆笙目光落在女帝东方问仙身上。

    华裳桂冠之下,包裹的是美人娇躯。

    东方问仙容颜臻美,肌肤如羊脂玉膏,面容高贵冷艳,一双丹凤眸子上眨着狭长的睫毛,眼神流露着高高在上的傲意。

    颜值不输林妙清,而且看起来是个比林妙清还难征服的冰山美人。

    “免礼。”

    白陆笙居高临下,风度绰约地点点头。诸多臣子才直起身来。东方问仙这时也才敢看向白陆笙。

    “陛下等候多时了吧?”

    白陆笙同样含笑,目光直视东方问仙的美眸。女帝的气质就是不一样,比还高冷。

    东方问仙稍稍惊诧,好俊秀的男儿郎,他就是妙清所说的流云宗绝顶天骄,果然仪表堂堂,面貌非凡!

    “白某脸上有东西吗?”白陆笙心中淡笑,没想到连女帝都挡不住我这张俊脸的魅力。

    “陛下。”

    林妙清走到白陆笙身侧,朝着东方问仙施礼。

    “妙清。”

    东方问仙这才从白陆笙脸上收回目光,冲着林妙清点了点臻美的下巴。

    “宫内摆了宴席,还请使者移步。”

    “不必拘谨,我姓白,称呼我一声公子便可。”白陆笙听着‘使者’这个称呼,总觉得太过严肃,而且把自己叫老了,还是公子好听。

    “都听白公子的。”东方问仙同意。

    虽说东方问仙在凡俗界是皇朝之帝,统领四方,威仪无双。但在宗门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哪怕是宗门一个小小的弟子以使者名义前来,他们都得供着。

    更何况林妙清早来之前便传信说白陆笙乃流云宗绝顶天骄,地位不俗,一身本领更是高深莫测,立刻便让东方问仙把态度放得极低。

    白陆笙四人跃下乾坤图,跟着女帝一起走向宫殿内,白陆笙和女帝并排而走。

    文武百官在一侧陪伴护送,牌面不可谓是不大。

    片刻之后,

    白陆笙坐在流水龙宴的细微上,就在东方问仙左手边。林妙清三人依次而坐。

    席位对面坐着的是新立圣女和东方问仙的女儿公主们。

    一共七人,每个都国色天香,美的各有千秋。

    最美的便是新立圣女阙兰泽。

    阙兰泽一身白玉豪华装束,乌发挽在头上插着一根白玉美簪,皮肤白皙水嫩,俏脸清纯。

    此时阙兰泽时不时朝着白陆笙投来目光,每每与白陆笙对视时便会收回目光,似是羞涩,也有仰慕之意。

    其他几女也大都如此。

    除了她们几人外,宴席座位上绝大多数都是女臣,各个容颜不凡。

    女儿皇朝果然美女多。

    白陆笙感叹。

    可当白陆笙看到桌上还有男官时,忍不住眉毛一皱,有所疑惑。

    怎么这女儿皇朝,还有男人?

    林妙清看出白陆笙疑惑,于是为他解惑:“女儿皇朝是以女子为主的皇朝,并不是没有男丁。”

    闻言,白陆笙恍然。

    说来也是,要是一个男人都没有,怎么延续香火?总不能这里也有子母河吧?喝一口就能怀孕。

    “白公子,妙清,两位来使,朕敬你们一杯。”

    东方问仙举杯,一饮而尽,十分豪气。

    苏玥玖和叶流风脸庞一抽,咋滴?我们俩不配拥有姓名?但他们还是随即和白陆笙林妙清二人一起举杯,笑敬女帝。

    新立圣女、公主、臣子纷纷举杯敬酒。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

    满座女儿皆脸色潮红,酒意上头了。

    凡俗界修炼者不多,即便是帝都朝堂上,也没有多少修炼者。唯有女帝、圣女在内的寥寥数人身怀修为,但境界低微。

    堂堂女帝也只有御灵境大成。

    “陛下,吃饱喝足了,说一说皇朝祸事吧。”白陆笙终于点进了正题。

    女帝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其实,原本皇朝本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但前些日子,也是白公子你风采满神州之后……皇朝频频有修炼者出面大肆破坏。”女帝说着瞥了白陆笙一眼,颇有深意。

    虽说凡俗之人并不知道谁是白陆笙,但修炼界可已经传遍了白陆笙的名字,毕竟先是斩了虚空境强者的残魂,又是闹得无极剑冢天翻地覆,这般事迹,足够神州修炼界一年茶前饭后的谈资了。

    女帝皇室作为凡俗界与宗门的接洽纽带,自然会收到些风声。

    “无极剑冢搞的鬼?”白陆笙手指轻轻敲着桌子。

    “并不确定。”东方问仙摇头:“皇朝修炼者人数稀少,包括朕在内也仅有不足百位,而且实力低微,不足以探知敌方虚实。”

    东方问仙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无奈,身为皇朝帝王,处理凡俗事务时可谓是雷厉风行,手腕强硬。但一和修炼者扯上关系,那就没辙了。

    别说解决问题,她们连对方的底细都摸不清楚。

    总不能对方还没威胁到皇宫,就让女帝亲自出手吧?而且女帝出手是否有用还是两说。

    “可知敌人修为如何?”白陆笙再次发问。

    东方问仙犹豫一下,道:“不低于御灵境。”

    不低于御灵境?那应该就是元神境了,可元神境强者放在至高宗门也是少有的强者,怎会来世俗做这些勾当?如果真是无极剑冢搞的鬼,他们也太无耻了。

    白陆笙继续敲着手指。

    “陛下放心,我们就是来解决此事的。”林妙清适时开口。

    “有妙清这话,朕便放心了。”东方问仙表情微微舒缓,这些日子因为此时她睡觉都睡不好,既然流云宗来人了,她也就放心了。

    “今天天色不早了,陛下先安排我们休息吧。既然暂时没敌人的线索,明日我便去街上逛逛,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见敌人霍乱。”白陆笙道。

    顺便逛逛这繁华的帝都,上辈子没少在电视小说上看到古代京城是多么多么豪华,既然来了,一定得切身体验一下。

    嗯,顺道看看勾栏是什么模样……

    “朕亲自送白公子和来使们去休息。”

    ……

    女帝亲自把白陆笙四人送到了贵宾休息的宫殿,四人每人一间,并且派遣诸多宫女伺候,十分周到。

    白陆笙住的这间寝宫十分奢华,还有清香的檀香味扑鼻。

    比起奢华程度,丝毫不比起云殿差多少,只是砖瓦玉木都少了灵气。

    “笃笃笃。”

    “白公子。”

    门响了。

    声音如黄鹂清脆,十分悦耳。

    “请进。”白陆笙道。

    一位妆容精细,美貌惊艳的公主推门而入。

    “给白公子请安。”

    美若天仙的公主一进门便是如乖巧丫鬟一般给白陆笙请安,白皙脸蛋上有着羞涩之意。

    “公主不必客气,来找白某有事?”白陆笙道。

    “并无要事,只是小女今日与白公子一见如故,若公子不弃,小女想与公子小叙一会儿。”公主眼神里尽是真诚。

    来了。

    白陆笙心中啧舌,公主都亲自上门了,他要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就白瞎前世看的那么多电视剧和小说了!

    表面上说是一见如故,想小叙一会儿,实际上是来培养感情、暗示招亲的呀!

    白陆笙上下打量眼前的公主,此女应该是女帝的小女,排名第六,长的颇为水灵,皮肤水嫩,身材也好,穿上一身锦绣绸缎更是将气质烘托出来。放在前世,绝对是一线大明星!

    六公主见白陆笙直勾勾地盯着她,还以为是郎有情妾有意,羞涩地低下了头。

    情不自禁地,白陆笙想起了前些时日师父交于他的那本连绵不绝的秘籍……

    良辰美景,佳人共度……

    岂不美哉?

    但,

    白陆笙做了一番心理斗争后,还是摇头拒绝了。

    作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三好青年,他不是那种提上裤子不认人,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人渣。

    若是此时犯了浑,岂不是扛上了责任?

    可眼前公主资质怕是平平无奇,日后修炼就成了难题,白陆笙不想身边多个累赘,还是个没有感情的累赘。

    “公主请回吧,白某舟车劳顿乏了,今日要早些休息了。”

    白陆笙送客。

    公主诧异,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拒绝了,脸色瞬间涨红。

    “打扰公子了。”公主立刻气恼离开。

    白陆笙盘膝打坐。

    半个时辰后。

    “笃笃笃。”

    “白公子在吗?”

    五公主来了……

    夜深了,月明星稀。

    白陆笙略感疲惫地依次送走六位公主,还有那位新立圣女。

    “我真是男人的楷模!”

    白陆笙被自己的精神给感动到了。

    若是换做寻常修炼者遇到了这番事,恐怕二话不说便从了几位公主,大不了事后拍拍屁股走人。

    但白陆笙不行,

    思想觉悟的不同,注定白陆笙是一个懂得担当的人。

    若对方是某修炼圣地的公主圣女,白陆笙说不定此时已在摇床呐喊了,但对方只是凡俗之人,门不当户不对,白陆笙不会去沾惹不必要的因果。

    六位公主和圣女离开后,纷纷来到女帝寝宫汇报情况,无一成功。

    女帝眼中流露出失望:“果然,金鳞不是池中物,白公子不是咱们留得住的。日后你们便不要再去招惹他了。”

    “是。”公主圣女应声。

    这一天晚上,一个令所有帝都人兴奋的消息传遍开来,无数姿色姣好的女儿们无比振奋!

    “上宗派使者来了!”

    “四位使者中有一位面貌俊朗,修为无双的绝顶天骄!谁能留住他的心,以后便能成龙成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