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九十七章 霸道绝伦的剑势!【6/10章!】
    渊煞剑前,

    白陆笙踱步走了过去。

    凶悍的煞气扑面而来!

    这股煞气不仅仅是来自于渊煞剑,还来自于那幅壁画!

    壁画之上,

    浴血将军眼神凌厉,犹如真人雕刻在壁画中一般,杀气宛如实质!

    白陆笙面前,有一道无形的煞气屏障。

    在他踏入煞气屏障的瞬间,

    那凶悍煞气仿佛受了巨大的刺激,立刻强烈反弹!

    刹那间,

    煞气席卷弥漫。

    旁边众人感受到这股煞气,顿时觉得双臂上寒毛直竖!

    “呜!”

    “呜!”

    低沉的声响在壁画上回荡着,犹如被拉入深渊的灵魂在咆哮。

    “他怎么这么大胆?居然敢贸然进去悟剑!”

    “站在煞气屏障外悟剑不行吗?走那么近,就不怕被影响心智?”

    “此人修为高深,若他被影响了心智,变得狂暴弑杀,咱们还是先走为妙。”

    “……”

    众人已经萌生了退意。

    他们只是区区剑童,实力虽然放在外面很强,足有元神境。

    但放眼剑冢高山之上,他们的实力只是末流!

    尾随白陆笙的一行人距离较远,虽然也感觉到了凶猛煞气,却没有那么恐怖。

    他们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白陆笙。

    “白陆笙能成功吗?”

    “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不成功!”

    “刚刚大家不都看到了,白陆笙哪一次悟剑不是轻轻松松就成功?渊煞剑也不会例外的。”

    “啧啧,这些人居然还敢看不起白陆笙。真不怕白陆笙一剑把他们给劈了!”

    尾随者们啧舌揣测着。

    他们当然不会主动跳出去大喊白陆笙的名字,甚至提到白陆笙三个字的时候还会压低声音。

    毕竟白陆笙想隐藏真实身份,他们要是跳出去揭穿了,没准得被分八段呢。

    ……

    白陆笙感受着强悍的煞气,贴身穿着的百战龙鳞甲立刻发挥作用!

    “嗷!”

    金光祥龙在白陆笙身上环绕而出,与煞气冲撞!

    “地品宝衣!此人还身怀如此宝物?难不成是哪宗的绝顶天骄?”

    众人惊讶。

    别看他们也是元神境强者,但天赋不高,很多都是靠数百年的年龄磨出来的。他们在各宗并不出类拔萃,怀有的地品宝物少的可怜。

    如今一见白陆笙有地品宝衣护体,心里酸溜溜的。

    同时也对白陆笙有了新的评价。

    “既然是哪个宗门的天骄,想参悟此剑,不是没可能……”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白陆笙从容踱步到了渊煞剑面前。

    渊煞剑没有排斥白陆笙,

    但依旧有强悍的煞气朝着白陆笙扑过去。

    白陆笙面无畏色,直接伸手按在了渊煞剑上,感知力立刻将渊煞剑包裹起来。

    刹那间,

    一幅铁血厮杀的画面涌入白陆笙脑海。

    一片偌大的疆场,

    一座巍峨雄壮的关塞,

    大将军独自守在城门前,浴血奋战!

    纵使面对敌军千千万也毫无畏色!

    渊煞剑煞气无边,

    几乎每次挥剑都会带走众多敌军生机,将血气蚕食来强大自身。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杀得敌军溃散,杀得敌将逃之夭夭!

    无边疆场化作敌军坟墓,

    渊煞剑卷起滔天血气,将苍天染红。

    后来历史变迁,那位大将军或许早已陨落。

    但这柄剑留在这幅壁画中,它依旧是当年那柄席卷疆场的神剑!

    哪怕辗转经历许多新的剑主,渊煞剑依旧还记得那位神州大将军!

    哪怕品阶已经跌落至地品中等,它依旧锐不可当!

    好剑!

    白陆笙心生震撼。

    此剑恐怕早已在无边沙场中诞生灵智。

    甚至,

    此时渊煞剑上正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意念想来干扰白陆笙的意志。

    白陆笙信念一动,参悟的万千剑道在他脑海中化作飞剑相护,将煞气意念尽数拦了下来。

    “神州已不是曾经那个神州,你静候在此也难再寻到血海疆场。”

    “不如你随我走,若有机会,我可带你再战疆场。或遇一良人,将你转赠与他!”

    “你,不该长留于此!”

    白陆笙呢喃,声音被剑意包裹,传给渊煞剑。

    话音同样传开,让这些剑童也听闻到。

    “他是在和渊煞剑说话?”

    “可他看起来不像是弑杀之人,怎能获得渊煞剑的认可?”

    剑童们摇了摇头,可尾随者却是另一份态度。

    “无知,真无知!居然以常理来度量白陆笙!”

    “白陆笙悟不了渊煞剑?那些人是觉得一剑斩灭虚空境强者残魂的狠人不配参悟渊煞剑吗?”

    “就是!白陆笙一剑之威说不定不比壁画上的将军差!”

    “只怕渊煞剑这会儿已经被白陆笙的剑势气魄给折服了。”

    “……”

    “跟我走,如何?”

    白陆笙再次以剑意传音。

    “嗡!”

    渊煞剑镶嵌在壁画上,轻轻颤抖。

    它浴血无数,早已诞生微弱灵智。

    剑灵试探白陆笙,却察觉到白陆笙身上正有一股气势弥漫出来。

    气势无形却霸道无双!

    一如毅力在此的巨人一般。

    其他人也都察觉到了白陆笙气势的不同。

    明明是儒雅翩翩的公子哥模样,却忽然有一种霸道强悍的气势弥漫开来。

    “白兄的剑势气魄,好生霸道!”

    徐儒风震撼,他已经感受到自己的佩剑对白陆笙的气势产生了畏惧。

    要知道,

    他的佩剑可是地品上等宝剑!

    是不可多得的至宝,不少元神境剑修都觅之不得!

    这时,

    剑童众人也都感觉到了随身佩剑对白陆笙的敬畏!

    “这是怎么回事?”

    连地品上等宝剑都要畏惧白陆笙几分,他们这些佩剑只有地品下等甚至灵品的佩剑,哪里承受得住白陆笙的剑势?

    不足地品的宝剑已经开始颤抖。

    林妙清美眸中写满震撼,

    她如何也没想到,白陆笙仅仅站着就能散发出如此霸道绝伦的剑气!

    再联想到那天白陆笙飞剑斩造化的一幕,

    她的手心出汗了!

    “嗡!”

    渊煞剑剑身一震,剑灵对白陆笙的剑势产生了渴望的情绪。

    白陆笙感受到距离收服渊煞剑只差临门一脚。

    “你若愿意,便随我来!”

    话音落下,

    白陆笙脚尖一点飞掠出窑洞。

    “嗡嗡嗡!”

    渊煞剑剑身剧烈震动,竟是在众人不可思议的震撼目光中脱离了壁画,咻的一声化作血红光束朝着白陆笙追去!

    窑洞之外,

    白陆笙踏空而立。

    渊煞剑咻的一声飞到白陆笙面前。

    “好!”

    白陆笙带着喜色低喝一声,一掌握在剑柄之上!

    “喝!”

    只见他握剑后一剑斩出!

    下一瞬,

    无边血气弥漫席卷,

    狂暴汹涌剑意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