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九十六章 白陆笙要悟剑了!【5/10章!】
    窑洞空旷,同时也很大。

    足有两人高,五人张臂宽。

    站在窑洞口能时不时听见窑洞中的剑鸣声。

    “剑气不俗,剑的品级应该还不错。”

    白陆笙朝着窑洞口踱步,他倒不慌不忙。

    里面的人要是能成功悟剑,早就悟了。

    白陆笙慢慢悠悠地走着,

    那些尾随的人也远远跟着走了进来。

    不是他们不抓紧时间去寻找机遇,实在是山腰上有守剑弟子看守的宝剑都被收走了。

    至于再往山上走,前路迷茫还不如跟着白陆笙碰碰运气呢。

    不消片刻,

    白陆笙便走到了窑洞深处。

    窑洞深处有一副壁画。

    壁画上刻画着一个重装盔甲的将军,将军面前有敌军百万雄兵,却没有丝毫退缩。

    在将军脸上,血迹纵横流淌,浑身透露着肃杀之气。

    那是无数次纵横疆场才能培养出来的气势!

    哪怕他只是一幅壁画,都让人觉得杀气扑面,如芒在背。

    而一柄厚重长剑就握在此人手中。

    “这里居然会有一幅凡俗界沙场厮杀的壁画,真是奇妙。”

    白陆笙略感惊奇。

    古昊乾却摇了摇头:

    “这不足为奇。”

    “现在神州的格局修炼界以宗门为主,其他势力为辅。但在万载、数万载之前,这般格局还未完全形成时,有些皇朝也有大能修炼者坐镇。”

    “壁画上此人,恐怕在生前是位名震神州的大将!”

    古昊乾一番说辞让白陆笙恍然。

    林妙清不怎么惊讶,

    她早在女儿皇朝当圣女的时候,就听说过在遥远历史之前,各大皇朝的鼎盛时期,足以和宗门比肩。

    “白兄!”

    徐儒风在一旁呼喊白陆笙。

    随即他面露笑容地走来,他身边剑童不见了踪影,应该是去寻自己的造化了,倒有一身姿挺拔之人和他作伴。

    徐儒风的话可着实让白陆笙的尾随者吓了一跳。

    “他姓白?”

    众人联想到白陆笙恐怖的天资,顿时和脑海中一个名字联系到一起。

    白陆笙!

    他是白陆笙!

    一剑斩杀虚空境强者残魂,又一剑让黄泉天河倒灌的绝顶剑道天骄!

    原来是他!

    怪不得,怪不得!

    尾随的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徐兄。”

    白陆笙朝着徐儒风微笑打招呼。

    分开一个时辰不到,徐儒风原来是跑这里来了。

    “介绍一下,这是我刚结交的朋友,苏明苏兄,这位是白俊生白兄。”徐儒风为两人介绍道。

    “苏兄。”

    “白兄。”

    白陆笙和苏明各自客套地打了招呼。

    徐儒风对白陆笙的称呼让尾随者顿时愕然。

    白俊生?

    他不是白陆笙吗?

    白俊生是哪号人物?

    没听说过啊!

    尾随者们愕然地面面相觑,随后有人大胆猜测道:

    “你们没发现白俊生和白陆笙只差了一个字吗?我觉得他肯定是白陆笙!白俊生是化名!”

    “对!我也这样认为。白陆笙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用化名很正常。”

    这样的推论让他们几个深以为是。

    “白兄方才在外面可有收获?”徐儒风笑着问道。

    “略有收获吧。”白陆笙随意道。

    “哦?那真是恭喜白兄了,我寻了许久了,都未成功寻到趁手的宝剑。”

    徐儒风说话给自己留足了面子,

    说是没找到趁手的宝剑,实际上是他无法引起地品宝剑的共鸣,错失了很多让他眼馋的宝剑。

    “无妨,机缘未到而已。不知徐兄可知道此剑是何剑?竟如此霸道?”

    白陆笙边说边看向壁画上的长剑。

    厚重长剑浑身赤红,犹如刚刚沐浴鲜血。

    此剑在将军手中,竟是散发着比壁画将军还要肃杀的气势。

    肃杀之气逼人,

    让众多天骄都无法轻易靠近。

    一提起此剑,徐儒风表情便严肃起来。

    “此剑名为渊煞剑,根据壁画上来看,应该是数万年前威震神州的大将军的佩剑!”

    “我曾听到一些传闻,渊煞剑本是地品下等宝剑,但跟随大将军一生厮杀,吸收无数血气和煞气,一步步从地品下等提升到了天品中等!”

    “只不过渊煞剑保持品级似乎需要庞大的煞气和血气支撑,之后辗转经历众多剑主,血气煞气却在暴跌,其品阶跌落到了地品中等。”

    “这一次渊煞剑重新回归剑冢,恐怕是不满上一任剑主,自行回归此处。”

    “不过这消息没传开,不然前来感悟此剑的人恐怕就不止这么点人了。”

    徐儒风一通讲解之后,白陆笙着实有些吃惊。

    靠煞气养剑,从地品下等养到了天品中等?

    这位将军是个狠人啊!

    “白兄是对渊煞剑有所兴趣?”

    徐儒风劝说道:

    “方才徐某试过了,强行靠近此剑不难,但其中煞气太过凶猛,仅仅是接触一会儿就隐隐影响我的心境。”

    “先不说能不能获得此剑,就算获得此剑,也可能会被其中凶煞之气影响了心境。”

    “而且,历代渊煞剑的获得者,下场都不算太好……”

    徐儒风道。

    白陆笙微微颔首,没有言语。

    看着渊煞剑,体内剑阵已经蠢蠢欲动。

    他倒不怕渊煞剑影响心境什么的,直接将渊煞剑收入剑阵便可,什么煞气杀气统统镇压。

    只是他领悟的万千剑道虽然包罗万象,并没有如此凶煞的剑道。

    想要感悟此剑,颇有难度。

    林妙清境界才堪堪御灵境,她仅仅是站在这里,就已经觉得煞气扑面,压力巨大。

    能面不改色已经是在全力支撑。

    她美眸看向白陆笙侧脸。

    “你要感悟此剑吗?”

    林妙清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古昊乾也看着白陆笙。

    他觉得以白陆笙的天资感悟渊煞剑不是什么问题,就是看白陆笙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白陆笙沉吟,几个呼吸后做出决定。

    “来都来了,就试试吧。”

    说完这话,白陆笙也不磨叽,当着众人的面大步走上前去。

    “唉,白兄你何必呢。”

    徐儒风摇了摇头,他并不认为白陆笙能感悟成功。

    在他的印象中,似乎能感悟渊煞剑的,起码也得是绝顶剑道天骄才行吧?

    苏明和其他人也都对白陆笙不报什么希望。

    毕竟,

    真正的剑道天骄都往山上去了,留在这里的基本都是剑童剑仆,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只有那些尾随白陆笙的人,

    他们在看到白陆笙靠近渊煞剑的时候,猛地兴奋起来。

    “白陆笙要悟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