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九十二章 白陆笙之威?【1/10更!】
    围城城门高耸宽阔。

    在城门正上方,一幅牌匾上书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无剑城。

    城名无剑,城内却藏有无数宝剑。

    城门口,

    人流分为两队。

    一队人数稀少,个个身姿挺拔如宝剑锋利,应是受邀天骄。

    另一队人数众多,各个都在冲着天骄队列兴致盎然地议论着,他们应是来无剑城看热闹的。

    白陆笙来到剑道天骄队列,排在后方。

    目光向前看,

    只见大多数天骄身边都跟着一两位同样气度不俗的人。

    虽然他们已经收敛浑身剑意,但还是被白陆笙一眼看穿。

    这些以剑童、剑仆身份随着受邀者一同前来的,也都是各种剑道天骄!

    他们和林妙清一样,没能收到请柬,只能出此下策。

    审核人员动作很快,一会儿便轮到了白陆笙。

    白陆笙出示请柬,同时道:

    “携带一位剑童,一位剑仆。”

    审核人员扫视过来,然后将拿出三枚令牌。

    一枚金色,两枚灰色。

    白陆笙接过金色令牌,灰色令牌则交给林妙清和古昊乾。

    “公子可前往剑阁休息整顿,明日剑冢便会开放。”

    审核人员笑着恭迎白陆笙入内。

    白陆笙颔首,走在古昊乾和林妙清前面入城。

    无剑城极为辽阔,

    在城池中央,有一雾蒙蒙高山耸立,备受瞩目。

    他们径直走向剑阁。

    剑阁共分东南西北四处,对应四个方向的城门。

    白陆笙一行人来的是东剑阁。

    东剑阁占地颇广,要比白陆笙前世所见过的最大的酒店要宽广十数倍。

    内设客房数千间。

    白陆笙入内出示令牌。

    “公子快请进!”

    阁内迎客人员立刻笑迎白陆笙。

    此时白陆笙身穿一身白衫,手里轻轻摇晃着千里琼风扇,面容俊朗,气质不凡。

    阁内正闲聚吃茶的诸多天骄纷纷侧目,不少女剑修天骄轻声惊叹。

    “好俊俏的男儿郎,丰神俊朗,身姿挺拔。这才是咱们剑修男儿该有的模样!”

    “确实比其他人好看多了。”

    女剑修们看看白陆笙再看看其他男剑修,纷纷摇了摇头。

    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

    就算是原本长的还算不错的剑修和白陆笙一比,瞬间差劲很多。

    但是男剑修的关注点和女剑修不同。

    “此人身后女子是他的剑童吗?容颜倾城,身姿曼妙。能有如此剑童作伴,真是快哉快哉!”

    此时,

    白陆笙已然上了二楼。

    “公子,这便是您的房间。”

    剑阁不愧是给天骄剑修们休息落脚的地方,客房建造的很是豪华。

    偌大的敞间,左手边最大的是天骄的房间,右手边设有两个小房间,给剑仆剑童居住。

    正中间的敞间设有棋盘、茶桌,十分清雅。

    刚一开门,就有灵气檀香扑鼻而来。

    “师公,你住这间吧,我住小的。”

    白陆笙要让出最大的这间。

    古昊乾却摆摆手:“免了。房间小些就小些,老夫也不是什么讲究的人,既然是以你剑仆身份前来,那老夫便就只是个剑仆。”

    “那好。”

    白陆笙也不矫情,打开房门进去休息调整。

    林妙清和古昊乾各选了一间屋子走了进去。

    越来越多的身影走进东剑阁。

    傍晚时分,

    白陆笙在屋内坐不住,便独自一人下到一楼,寻了一处角落坐下,静静听着大家的谈话。

    只是他虽然低调,但依旧有不少女剑修时不时朝着他瞄几眼。

    人长的帅,看几眼就觉得舒服。

    过了一会儿,

    有一行两人从楼阁上下来,为首之人面容清秀,身边剑童有黑浓剑眉。

    为首之人环视一首,见白陆笙气度不俗,便朝着白陆笙走来。

    “在下徐儒风,看兄台极有眼缘,不知可否在此坐下?”

    徐儒风面容清秀,说话谈吐也如春风吹拂,让人听了很是舒服。

    “徐兄说的哪里话,此座无主,尽管坐便是。”

    白陆笙报以笑容。

    “还没请教兄台尊姓大名?”徐儒风坐在白陆笙身边,笑吟吟道。

    “白俊生。”白陆笙回答。

    现在白陆笙这个名字已经传遍了神州,谁也不知道外人对他是怎么看的,所以还是保守起见,用化名吧。

    “白兄。”

    徐儒风再次拱手。

    “白兄在此闲坐多时了吗?”

    “可曾见到当今的剑道绝顶天骄到来?”

    “剑道绝顶天骄?”白陆笙疑惑。

    “剑冢还未开启,天骄就已分出三六九等了吗?”

    他来之前没有去深入了解剑道风云,他所知晓的剑道天骄,除了林霄剑,就只有齐仙仁。

    只不过齐仙仁境界尚低,恐怕来不了此处。

    徐儒风闻言,再次儒雅一笑:

    “想必白兄定是痴迷剑道,常常不问天下事。既然你我相逢有缘,徐某便说给白兄听听。”

    “无极剑冢五十年一开,五十年看似悠长,实际对你我修炼之人来说,只不过是弹指一瞬罢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极难出现惊艳的剑道骄子。”

    “所以来悟剑的,大都是修炼剑道百年甚至数百年的剑修,其中不乏一些名声大噪的强者。”

    “而备受瞩目的,则有四人。”

    徐儒风缓缓道来。

    “哦?是哪四位?”白陆笙追问。

    “飞剑宗的林霄剑、红尘道宗的云心河、流云宗的白陆笙。”

    徐儒风每说一个名字,眼神便炙热一分,显然是对所说三人极为向往。

    “流云宗白陆笙?”

    白陆笙惊诧。

    我也是四大炙热人物?

    徐儒风见白陆笙如此疑惑,便再次解惑:

    “白兄还不知道吧?”

    “那白陆笙乃今年刚入流云宗的天骄弟子,天资纵横位居神州前列!”

    “更有传言,白陆笙若不是大能转世,就必是那神品灵根,神州天命之子!”

    “他有这么厉害?”白陆笙挑眉。

    “何止!”

    徐儒风似乎越说越兴奋,他眼睛愈发明亮。

    “白兄有所不知。那一日,白陆笙在黄泉天河之上,一剑斩了虚空境强者残魂!又一剑斩得黄泉天河逆流奔腾!此般手笔,他若不是绝顶天骄,谁是?”

    徐儒风语气兴奋,仿佛在说自己的偶像。

    白陆笙闻言,心脏猛地一跳。

    斩了虚空境强者残魂?

    你再说一遍?

    这要让辰初前辈知道了,还不得追着我砍?

    徐儒风不知白陆笙心里想的什么,还以为白陆笙是被自己的描述给吓到了。

    于是无比自豪道:

    “那般场面之震撼,徐某无力描述。”

    “只是其中白兄你需知道,徐某那天在黄泉天河亲眼所见,场面要比方才描述的震撼百倍。”

    “亲眼所见?”白陆笙道。

    “亲眼所见!”徐儒风点头。

    “……”

    白陆笙语塞。

    他决定转移话题。

    “方才徐兄你说有四位天骄,却只说了三人名字,那第四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