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五十四章 逆徒!【求推荐票!】
    灰蒙峰、白象峰。

    “哎哟,肚子好疼!”

    “茅厕里的兄弟。不!我喊您师兄行吗?您快点出来吧。”

    “憋不住了呀。”

    “咱们一人蹲一半的位置行不行?”

    两峰惨叫连天。

    一百多位弟子双腿服软,膝盖向内并拢,扶着小腹,表情痛苦。

    茅房不够用了……

    一部分弟子见茅房可能是轮不到自己了,便四下张望找一处草丛凑乎下。

    “执事,中毒的弟子就在前面,您快随我来。”

    管事的带着峰上执事飞速赶往茅房,这里依旧有大量弟子哀嚎。

    执事脸色一沉。

    “果真有人投毒!”

    “此事性质恶劣,必须严查!”

    这时,有几位弟子从茅房中扶墙而出。

    一泻千里后,

    他们腿肚子都在颤抖发软。

    “哎哟,太难受了。”

    执事连忙上前:“你们几个,可知何人投毒?或者,你们有没有服用什么平日未曾服用的东西。”

    闻言,

    几个弟子眼珠子一转,顿时一拍脑袋瓜。

    “我想起来了,拉肚子的师兄弟们,好像都是吃了苏飞师兄卖的丹药!”

    “苏飞?哪个苏飞?”执事追问道。

    “住在最高峰,号称是白陆笙入宗前同派师兄的那个苏飞。”

    弟子说的一清二楚,同时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枉我们这么信任他,他居然卖假药!”

    “还说是按白陆笙的丹方炼制的,我们都被骗了。”

    真相已经很清楚了,

    就是丹药出了问题!

    “我们去找他算账!”

    “等大家都解决完,咱们一起去!”

    弟子们群情激奋,捶胸顿足!

    自己怎么就这么天真单纯,相信苏飞了呢?

    “白陆笙的师兄?”

    执事刚刚还沉重的脸色微变。

    这事和白陆笙扯上关系,可不太好办了呀。

    “大家先冷静,此事交由我去处理。你们千万别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执事先稳定住他们的情绪,然后匆忙离开。

    “听说白陆笙是白护法的弟子,我去问问他该怎么办。”

    执事低语,朝着白长寿的住处奔去。

    ……

    云阳峰。

    忽若鼎独自坐在鸡飞蛋打的屋子里悲痛独酌。

    他望着林妙清离去的背影,痛饮一杯酒。

    “什么破丹方,效果都堪比地品了,居然还有副作用。”

    “而且副作用居然还是腹泻……”

    “我的爱情没有了。”

    忽若鼎悲伤万分。

    入宗近百年,好不容易有了心仪的对象,居然还因为这么一个乌龙给搞砸了。

    从林妙清离开时决然的背影就看得出来,

    他俩有缘无分了。

    其实他不知道,林妙清是因为二次腹泻,所以才匆匆离开。

    ……

    起云殿。

    “师弟,你可得罩着点师兄啊。”

    苏飞讲明了原委,紧张地双腿打颤。

    虽然他是玄品灵根,御灵境的修为,在宗内弟子的地位排中上,但杂役弟子和外门弟子大量中毒腹泻,那也会被惩罚的。

    起码……

    他不仅要把赚的贡献点要如数退还,还要被刑法殿重重罚一大笔贡献点,这比体罚还让他痛苦。

    “唉,师兄你说你怎么这么糊涂?”

    “没有测验清楚副作用就贸然贩卖?”

    “希望刑法殿从轻发落吧。”

    白陆笙无奈地摇摇头。

    靠!

    幸亏我没吃,不然今天就得当众出糗了。

    话说林师妹腹泻……

    是不是这些丹药有关?

    想到这里,白陆笙心里多少有点愧疚。

    再怎么说丹方也是他编撰的。

    唉!

    早知道当时就差人去给林师妹送点纸了。

    罪过罪过。

    苏飞心里苦。

    谁能想到丹药的副作用会导致腹泻?

    再说了,

    那土鼠个头那么小,它们在田里一泻千里,谁注意得到啊?

    “算算时间,刑法殿该来人了。”

    苏飞缩了缩脖子。

    虽然这事不会有太严重的惩罚,

    但是要把贡献点收走,再狠狠罚他一笔,他会很肉疼的。

    最高峰外。

    白长寿从远方飞来。

    方才灰蒙峰的执事找到他禀告情况,他立马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他太了解苏飞了,

    完全就是个财迷,不会放过任何赚贡献点的机会。

    酿成了这样的后果,肯定是没好好检查就出去兜售丹药了!

    要不是他把事情拦了下来,并且许诺给腹泻弟子们一人一枚丹药,苏飞就得挨罚了。

    说不定还得去管十天半个月的紧闭。

    “这小子居然还躲在陆笙殿里,今天必须好好教训他!”

    白长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白衣飘飘地来到起云殿内,推门而入。

    白陆笙惊诧。

    在出灵派生活了十八年,他还没见过白长寿这幅模样。

    仙气飘飘,功参造化!

    据说每位护法的实力至少是元神境巅峰,

    那可是放眼神州也是响当当的强者!

    “师父!”

    白陆笙拱手。

    看到自己亦父亦师的师父这般强横,他心里也十分自豪。

    “陆笙,小飞何在?”

    白长寿看着白陆笙,欣慰地微微颔首,随即问道。

    另一边的苏飞心中长舒一口气。

    还以为是刑法殿来人了,原来是师父。

    那没事了。

    “师父,我在这。”苏飞笑道。

    “逆徒!”

    白长寿当场吹胡子瞪眼,反手就是一巴掌。

    苏飞:“???”

    “啪!”

    苏飞被扇了个结结实实,左脸通红。

    “师父你这是作甚?”苏飞傻眼了。

    “你说,那些弟子是不是吃了你的丹药才腹泻的?”白长寿道。

    “这……”

    苏飞一时语塞。

    “说不出话来了吧。连药效都没测验清楚就敢售卖,该打!”

    “啪!”

    白长寿又是一巴掌。

    “师父莫急,师弟救我!”

    苏飞两眼泪汪汪。

    被打的是脸,伤得是心哇!

    他赶紧求助地看向白陆笙。

    白陆笙见状,心中叹息。

    可怜的师兄。

    罢了,就让我替你抗一刀吧。

    白陆笙念及同门情谊,开口道:“师父,此事确实不全怪师兄。主要还是徒儿编撰了错误的丹方。”

    “师父,你听。”

    苏飞感激涕零地看着白陆笙,然后转身对白长寿道。

    这下,

    你不能再打我了吧。

    “嗯?”

    白长寿再次抬手。

    苏飞紧闭双眼,心中充满歉意。

    师弟,抱歉让你替师兄挨罚了。

    以后师兄定会报答你的恩情!

    “啪!”

    白长寿巴掌再次抽在了苏飞脸上。

    苏飞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白长寿。

    “师父你……”

    “住口!”

    “你师弟年方十八,正是需要循循善诱之际,你身为师兄不以身作则,还作出如此错误之举,逆徒该打!”

    白长寿斥责。

    苏飞泪洒当场!

    呜呜呜,

    师父,你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