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三十七章 位列真人!【求推荐票!!】
    文宣阁坐落在守真峰。

    此峰是傅学林亲自命名,意为恪守不违的求道之心。

    这里鸟语花香,奇松怪柏。

    但是和其他山峰相比少了些人气。

    此峰并不隶属于三十六位峰主,而是独立属于傅学林的。

    因宗门只有傅学林一人走文道之路,所以住在守真峰的,除了伺候傅学林起居的杂役弟子外,便再无他人了。

    就连每天入阁看书养心静性的弟子都少之又少。

    白陆笙直接飞至山巅文宣阁。

    文宣阁造型简约古朴,就像是一个隐居山水的闲人雅仕的山间别居。

    偶有弟子上山入阁,进入阁中看书养性。

    此时,

    傅学林正坐在文宣阁前竹林下。

    身前摆着一方棋盘,棋盘边摆着白玉茶壶。

    “傅师叔。”

    白陆笙脚踏乾坤图而来,一跃而下拱手行礼。

    “等你许久了,坐吧。”

    傅学林微微颔首,示意白陆笙入座。

    白陆笙坐在傅学林对面。

    “这是我精心烧出的茶水,清心茶,有静心养神的功效,你尝尝。”

    傅学林拿起白玉茶壶,亲自为白陆笙斟满茶水。

    “师叔亲制的茶水,定不是凡品。容弟子品味一番。”

    白陆笙接过茶水,不着痕迹地拍了一记马屁,而后浅尝一口。

    “嗯!”

    “味道醇香浓正,入喉之后还有清香溢出。果然是上等好茶。”

    白陆笙觉得自己的味蕾都被这一口浓香醇正的茶水给打开了。

    他虽不懂茶道,但和白长寿师父在出灵派可没少鼓捣山间的茶叶,所以还是能说出几分门道来。

    听到白陆笙所言,傅学林露出满意的微笑。

    “陆笙师侄,你看这守真峰,是不是荒凉得很啊。”傅学林改变话题。

    说话的同时目光扫向周围环境。

    没有任何弟子的身影,

    即便是偌大的文宣阁内,此时也只有三三两两位弟子在静心读书。

    白陆笙并不惊讶。

    拜入流云宗的弟子几乎都只有一个目标,修炼变强。

    绝大多数的弟子为了赢在起跑线上,在凡俗界便开始拼命锤炼身体,除了基本的识字外,有几人愿意去私塾学习?

    有那时间,不如多练练身体。

    就算偶有那么几个弟子入宗前受过书香教育,也会因为大环境的影响,舍弃读书的时间,投入到修炼当中。

    放眼流云宗这么多代不计其数的弟子,愿意来文宣阁看书的,每天不过个位数。

    说是万里挑一都是谦虚。

    看到白陆笙不语,傅学林心中的哀叹之意更甚。

    “宗内弟子都说我清心寡欲,隐居于山水之间,一心求道。”

    “连诸多峰主护法都认为我每天清闲自在,可安心做学问,寻文道,洒脱至极。”

    “可谁懂文道的孤独?”

    “我宁愿这守真峰不再荒凉,每天弟子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哪怕他们心中无文道,起码也能让人心生有人共同前行的欣慰啊。”

    傅学林一番感叹,情真意切。

    这些话,他百年来都不曾向人提起。

    若不是白陆笙才气通天,被傅学林视为同道中人,让他心生不吐不快之意。否则这些话还不知道要继续藏着这些话多久。

    白陆笙闻言,却不同意傅学林的话。

    他轻轻摇头:

    “傅师叔此言差矣。”

    傅学林没想到自己吐露心声居然会被反驳,于是好奇地看向白陆笙。

    “守真峰虽鲜有弟子登峰入阁,清冷荒凉。”

    “但师叔不妨换个角度想。”

    “就算守正峰每天弟子络绎不绝,门庭若市。可真心求道的,能有几人?”

    “正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文宣阁虽然弟子稀少,却每个都一心求道,甘愿受书中教化。与这些人为伴,才能有发自内心的共鸣啊。”

    白陆笙一本正经地讲道理,完全没注意自己背后渐渐有祥光出现。

    这是文道才气!

    傅学林听着白陆笙的道理,看着白陆笙身后不断生出的文道才气,愈发惊诧!

    等到白陆笙说完之后,背后已尽是文道才气,祥光献瑞。

    文道四宝不知何时已飞出掌心,在其背后熠熠生辉!

    听完白陆笙一席话,傅学林如茅塞顿开。

    他看着白陆笙,以及他身后的才气祥光,心中若有所悟。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番道理……”

    傅学林反复念着这句话,忽然念头通达!

    “我懂了!”

    “师侄你说的极有道理!”

    “我所追求的乃是文道的极致,与我为伴之人注定稀少。”

    “与其纠结于无人与我同道,不如与同道者一同前行,悟无上真理!”

    傅学林越说越有底气,背后立刻氤氲文气祥光。

    一朝悟道,引文道垂青!

    傅学林仰天大笑,随即他眉心一闪,闪耀的文道四宝飞出悬在其身后。

    一本典籍虚影凭空而出托在傅学林座下,

    无数文字从典籍中飞出环绕傅学林周身!

    阵阵玄妙文韵回荡!

    如大道弥音。

    “嗡!”

    “嗡!”

    “嗡!”

    “……”

    身后文宣阁内陈列的诸子百家雕像瞬间剧烈颤抖,幅度要比白陆笙惊动文气时剧烈十数倍!

    傅学林盘膝坐在典籍虚影上,越飞越高!

    才气不断在他身后氤氲,文道四宝闪耀金光!

    “轰!”

    “轰!”

    “轰!”

    “……”

    诸子百家雕像在短暂的剧烈震动后,旋即纷纷爆发出冲天光束!

    光束也肉眼可见的速度冲上天际。

    随后,

    天际之上云层被祥光占据,化作漫天金光!

    文道才气从天而降!傅学林沐浴其中!

    此般动静立刻惊动了流云宗众人。

    峰主、护法纷纷飞出各峰,望向守真峰。

    李玄通也被惊动,身影直接闪烁出现在了天际之上。

    流云宗众弟子纷纷看向守真峰,以及天际之上的金光祥云。

    所有人心中震动。

    “方才傅阁主让白陆笙前去守真峰寻他。此时白陆笙应该就在那里!”

    “莫不是白陆笙作出千古名篇了?”

    “又是异象!我他妈……”

    “别说了,咱们快去看看!”

    众多身影纷纷朝着守真峰汇聚而去。

    文气祥瑞迅速遍布数百里天际!

    流云宗方圆万里内不少文道大拿侧目投去目光。

    “如此滔滔才气,是有人参悟至理,位列真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