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三十五章 文气天降!【求推荐!!】
    众人都看着白陆笙,连林妙清都好奇地侧目。

    “既然师父这样说了,那徒儿便就献丑了。”

    白陆笙抖了抖袖袍,施施然起身。

    装……作诗嘛,当然要站在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

    不然还有意义吗?

    见白陆笙起身,众人纷纷期许。

    “没想到白师兄还有如此大才,能吟诗作赋,我等当洗耳恭听。”

    贺天拱手笑道。

    其他天骄也投去惊艳的神情。

    敢站在众人的视线里吟诗作赋,那必定是有所底气。

    “白陆笙真要作诗了,快看快看!”

    “嘘,别吵!”

    流水长席两边的弟子自行安静下来,静静等待白陆笙吟诗作赋。

    白陆笙身穿锦缎华裳,鎏金白玉御龙裳上散发着龙威,让其还未开口,便已有气势传开。

    拿起桌上金樽酒杯,带着醉意一饮而尽,随后洒脱吟诵。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白陆笙声音朗朗,却带着一丝诗词中蕴含的忧愁。

    只不过这四句与原本大家的期待有所偏差,难免让众人心生失望。

    “诗句对仗满工整的,但意蕴还是差了些。”

    “也还好,起码忧愁的情感表达很到位。”

    “……”

    众弟子不能体会原诗句写下时的背景,但从字面上来看,确实算不上极好。

    林妙清收回了目光。

    就连李玄通都神色稍稍黯淡。

    唉!

    看来没办法让那几个老家伙急的跳脚了。

    就在这时,

    白陆笙轻轻拔剑而出。

    前世他学的就是汉语言文学。

    对这些著名诗词的情感拿捏的无比精准,此时诵读起来,直接融入了诗词情景。

    白陆笙接着朗诵,语气陡然变得豪迈。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声音雄浑,蕴含豪情。

    众人眼前一亮!

    “意境情绪变高昂了。这几句似是不凡!”

    “我懂他的意思!要过黄河的时候,黄河结冰了,要登太行山的时候,雪下满了山。”

    “他可是在说前路险阻,壮志难酬?”

    “……”

    众多弟子虽然修为不深,也诗词言简意赅,他们也能听出其中玄机。

    但众天骄领悟的更为透彻!

    “这诗句,说的不就是咱们修行者的现状吗?”

    “修行一途本就逆天而行,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困难。每当面临突破时便有桎梏降临,不知多少人被桎梏打倒,终归泯然于众。”

    “但即使前路艰难,失败率极高,我们不依旧行在路上。失败之余,也会畅想洒脱未来吗?”

    景阳秋略懂文学,听闻白陆笙诗词后,立刻分析出个头头道道。

    此言一出,

    众弟子纷纷恍然。

    “原来是这个意思!”

    “形容的真贴切,用凡俗界的渡河结冰、攀山下雪两大难事来形容修炼之难。”

    “这样的意境,此诗在凡俗界恐怕已是一等一的好诗。”

    “此诗应该还未作完,不知后续如何。若是更为惊艳,说不定真能跻身儒道文道的好诗之流,为白陆笙招来文气垂青!”

    就在此时,

    白陆笙感觉胸膛一股异样,仿佛有一股豪气在酝酿,只要他一说话就会爆发。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念不念最后一句?

    突如其来的异样感让白陆笙有点犹豫。

    但目光在周遭弟子扫过,只见他们都目光热切地盯着自己。

    就连林师妹都投来了目光。

    众人见白陆笙停顿,顿时心里生出同一个想法:

    让白陆笙酝酿许久都说不出的诗句,难不成意蕴更加玄妙?

    白陆笙还没做决定,

    胸膛中那股豪气却更加凶猛。

    于是他忍受不住,一字一句地将诗词吐露。

    “行路难!行路难!”

    “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语气豪迈狂放。

    无比豪迈的诗词在御膳堂回荡。

    众弟子闻言,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嘶,白陆笙所言诗句,端的是豪放至极!”

    “能言出此等语句,定是心中有乾坤,野心磅礴。”

    “说得好!修炼能没个桎梏吗?怕什么,干就完了!总有一天能突破!”

    “白陆笙出口成章、文采飞扬,我若掌管天下儒道文道,定为白陆笙降下异象。”

    “……”

    无数弟子追捧此句。

    白陆笙丝毫不惊奇。

    这在前世流传千年的诗词,即便放在玄幻世界,依旧是文中瑰宝!

    也就在此时,

    白陆笙胸中豪气瞬间释放,

    文气冲天!

    “嗡!”

    文宣阁内陈列的诸子百家雕像齐齐嗡鸣。

    阁主傅学林本在打坐,听闻声响后陡然睁开双目,震惊地看向诸子百家雕像。

    “百家争鸣!我流云宗有文道大才现世?”

    傅学林目光陡然望向叶黄峰,山巅之处有文气冲天!

    且,文韵磅礴!

    下一瞬,

    傅学林已然飞身而出,几个眨眼间便纵横到了御膳堂。

    他脚下文韵盘旋,犹如万千道韵文字拖起其身体。

    “白陆笙?他不就是本宗绝世天骄吗?”

    傅学林心中诧异。

    文韵是从白陆笙身上传来的没错。

    可他纵横文道数百年,还从未见过有谁同时拥有天品及以上灵根的天骄兼修文道的。

    难不成……

    这就是天命之子的不凡?

    转念,傅学林抬头望向天际,一眼望穿千万里。

    天际之上,

    有文道才气从天而降!

    与祥瑞之气相似度极高的文道才气缓缓降下,同时伴随着白陆笙方才所念诗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声音滚滚,如大道弥音。

    片刻之后,

    文道才气降下,透过阁楼屋顶落下。

    霎时间,

    满屋祥光璀璨!

    祥瑞的气息直接将白陆笙笼罩。

    众多弟子眼露羡艳。

    “文道才气降下!这是文道才气降下!白陆笙的诗词,引来文道认可了!”

    “我宗数百年来唯有傅阁主一人以文证道,可见文道多难得到上天承认,想天降文道才气更是天方夜谭。白陆笙居然如此轻描淡写便做到了!”

    “而且……这诗并非白陆笙呕心沥血所著,是他方才心血来潮出口成章而赋!如此便能引来文道才气,果真的是才气通天!”

    不仅是普通弟子,就连诸位天骄都震撼不已。

    友宗四天骄本已做好不论白陆笙说出怎样诗词都恭维一番的打算。

    可眼前此景,

    哪还需要他们恭维?

    诗好到让人拍案叫绝!

    没看连文道都认可了吗?

    于是他们纷纷羡慕嫉妒恨。

    “白陆笙的天资,未免太恐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