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三十二章 白陆笙首战!【求推荐票!】
    齐仙仁剑光纵横,眨眼便至!

    他眸中战意昂扬!

    尤其是白陆笙从始至终都淡定自若的神情,让他好胜心完全被激发。

    “让我看看,你这流云宗第一天骄,有何分量!”

    还没等齐仙仁内心独白说完,白陆笙便一剑斩出。

    剑光闪烁,犹如一条青蟒飞射而出。

    “噌!”

    一声清脆剑鸣震荡!

    白陆笙瞬间将日月乾坤道所有道韵融入青蟒剑中,体内灵气如龙卷般呼啸,涌入青蟒剑。

    瞬间,

    青蟒剑发出峥嵘剑意,气息直追御灵境小成!

    “不堪一击!”

    齐仙仁心中冷哼。

    虽然白陆笙剑意很强,但在他出手的瞬间,通灵境的气息已经泄露。

    而且青蟒剑也只是灵品上等神兵,与地品上等神兵有天壤之别。

    正面交锋,

    白陆笙必死无疑!

    可就在齐仙仁自认占了所有优势的时候,

    白陆笙的剑光却朝他下跨刺来。

    剑光席卷,如青色蟒蛟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了他一般!

    “不好!”

    齐仙仁心中一凛,急忙向一旁闪躲。

    其斩出的剑气也为之一偏,与白陆笙擦肩而过。

    “果然有效!”

    白陆笙一喜,随即挥动青蟒剑,不依不饶地追向齐仙仁。

    “噌!”

    “噌!”

    “噌!”

    紫气东来经运转到极致,灵气在白陆笙身边形成一个无形漩涡,狂奔进入他的体内,再被灌入青蟒剑中。

    白陆笙的气息节节攀升!

    越战越勇!

    齐仙仁眼神错愕。

    为什么白陆笙修为平平,却每一击都攻向我的薄弱之处?

    他眼见着白陆笙向他刺来剑光,只能连连闪躲,找不到进攻的机会。

    白陆笙目光凌厉。

    “到处都是破绽。”

    “我砍!”

    “我砍!”

    “我再砍!”

    白陆笙牟足了全身力量,将灵气和日月乾坤道激发到了极致。

    浩瀚无匹的道韵伴随着剑气席卷。

    破绽只是白陆笙习惯性的叫法,实际上修行者哪儿有破绽可言。

    所谓的破绽其实都是齐仙仁身上防御的薄弱点。

    齐仙仁再强,修为终归只有御灵境。

    哪怕能爆发出再强的威势,只要未曾修炼护体神通,防御力终归只有御灵境。

    白陆笙所进攻的,都是齐仙仁身上未被宝衣遮挡的位置。

    一旦这些位置被他击中,齐仙仁必定重伤!

    这一幕让周围天骄眼皮狂跳。

    在白陆笙出招的一瞬间,他们便判断出白陆笙只是通灵境修士。

    “白陆笙好猛!”

    “嘶,通灵境压着御灵境打。还压得齐仙仁完全没有还手余地。太可怕了!”

    “通灵境的气息恐怕是白陆笙为了迷惑齐仙仁故意释放出来的,否则不可能这么强横。”

    “若是换成咱们上台,恐怕会比齐仙仁更狼狈。”

    “……”

    众人议论间,白陆笙与齐仙仁又连过数招。

    齐仙仁脸色愈发凝重。

    他这样节节败退,迟早要败北。

    “喝!”

    齐仙仁把心一横,低喝一声,如剑罡震荡。

    强横的剑意即将纵横。

    剑气迅速攀高!

    几个眨眼的功夫便接近元神境。

    齐仙仁眼中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自信。

    他这一剑,

    可斩元神境!

    然而,

    面对他这一剑,白陆笙依旧是淡然摇头。

    “破绽百出!”

    话音落下,白陆笙一剑刺出。

    青色剑光刺向齐仙仁胯下。

    “什么?”

    齐仙仁眼睛一瞪,陡然惊呼。

    身形快速暴退,躲避白陆笙剑气。

    他酝酿出的强横剑气,因此消散大半。

    白陆笙乘胜追击,趁着这时的大好时机,一剑悬在齐仙仁脖颈上。

    两人动作戛然而止。

    演武场鸦雀无声。

    片刻之后,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响起。

    “白陆笙赢了?”

    “我就知道白陆笙一定能赢!”

    “何止是赢了,简直就是吊着打。齐仙仁一下都没能碰到白陆笙。”

    “哈哈哈,这就是我宗天骄啊,力压神州各大宗门天骄!”

    “……”

    友宗四大天骄深吸几口气,已然将白陆笙列入了不可得罪的名单。

    乾无量、林妙清等人看着白陆笙,心情无比复杂。

    他们曾以为自己早修炼几年,所以白陆笙一时半会超越不了他们。

    但现在看来,

    差距已经出现。

    方才齐仙仁恐怖的剑气让他们隔着很远都觉得恐怖心惊,可还是被白陆笙淡然镇压。

    白陆笙的实力,可见一斑。

    杨元站在极远处,他已然被白陆笙震惊到无以复加。

    他本人就是元神境巅峰。

    就连他都觉得齐仙仁最后即将爆发的一剑非比寻常,但白陆笙却另辟蹊径,以攻为守,并且攻其薄弱部位。

    这般眼力和镇定自若的心态,绝非一般人所能有。

    “陆笙师弟,你真是我流云宗第一骄子啊!”

    演武台上,

    齐仙仁脖子上悬着白陆笙一剑,

    他已惊得满头大汗。

    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

    只要刚刚他反应再慢一点,他的小仙仁就离他而去了。

    哪怕他有绝对的自信方才能一剑要了白陆笙的命,也不敢去硬碰硬。

    因为白陆笙丢的是命,

    他丢的,

    是后半生的尊严。

    “我不服!”

    齐仙仁几乎咬牙切齿说出这三个字。

    他怎么想怎么气。

    明明自己的实力足以碾压白陆笙,却落得个完败的下场。

    这让以后神州天骄怎么看他?

    让百剑宗对他抱有莫大希望的师父、师叔、师兄弟们怎么看他?

    气愤让他胸中气血狂涌,几乎要吐血。

    这时候,

    天际之上李玄通止住跃于脸上的喜色,故作训斥道:

    “陆笙,说好点到为止,你怎可如此过激?速速收剑,莫伤了两宗情谊。”

    “是徒儿唐突了。”

    白陆笙赶紧配合,收剑归鞘,并且满脸关切地看向齐仙仁。

    “齐师弟,你怎么样了?”

    “噗!”

    听闻白陆笙叫的这声师弟,齐仙仁气血狂涌,气得脑壳昏胀,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流云宗师徒,欺人太甚!”

    白陆笙被溅了一身,无语了。

    你吐血往别的地方吐啊,为什么往我身上吐?

    打不过我想搞脏我?

    呸!

    卑鄙下流。

    幸亏鎏金白玉御龙裳自动将污渍净化,并未留下痕迹。

    白陆笙依旧风度翩翩。

    众人见到齐仙仁吐血,纷纷摇头。

    若是连一次失败都承受不住,那即便天资纵横,也不成大器。

    随后,

    其他人将目光投向了烛花宗的花无忌身上。

    还有一位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