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八章 抢徒弟【求收藏!!】
    一切归于平静后,

    众人心中的震撼也缓缓收敛起来。

    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白陆笙,眼神透露着好奇。

    “神品灵根?”

    “天命之子?”

    “他叫白陆笙?”

    无数道目光在白陆笙身上上下扫视,

    每个人都恨不得变成透视眼,看看天命之子到底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宗主李玄通和一种长老的表情也古怪起来。

    忽然,

    一道爽朗笑声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哈哈哈哈!”

    远处的白长寿飘飘然飞来,降落在白陆笙面前。

    “好!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儿。”

    “神品灵根,真给为师争气!”

    白长寿双手拍拍白陆笙的肩膀,甚是欣慰。

    “师父……”

    白陆笙看着春光满面地白长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刚刚好像是师父说了句我觉醒神品灵根也不足为奇,然后我就觉醒了神品灵根。

    还有那天在敲钟场,

    我敲碎铁钟的时候,师父好像也在场。

    白陆笙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不成……

    师父他嘴开光了??

    ……

    天际之上,

    李玄通将目光从白陆笙身上收回。

    虽然觉醒神品灵根事大,但验灵大会还是要继续的。

    于是他朗声宣告,声音传遍广场。

    “今日验灵水晶崩碎,验灵大会便到此结束。”

    “明日宗门会有执事为你们亲自测验灵根资质,并为你们划分弟子等级。”

    李玄通声音落下,

    分别有灰、白、黄、橙四道身影从其身后飞掠而出。

    四人依次宣布:

    “凡品杂役弟子随我前往灰蒙峰!”

    “上品外门弟子随我前往白象峰!”

    “玄品内门弟子随我前往叶黄峰!”

    “灵品核心弟子随我前往岳灵峰!”

    “弟子遵命!”

    弟子齐齐应声,随着四位执事前往各自山峰。

    片刻之后,

    验灵广场上新一代弟子仅剩下三位皇子、一位圣女,以及白陆笙。

    流云宗高层以及往届弟子眼神都在他们身上徘徊着。

    “就剩你们五个了。”

    李玄通目光慈祥,眼神充满赞许。

    两个地品两个天品,还有一个神品。

    这般天骄阵容,莫说放在流云宗,就是放眼神州,也是绝顶天骄。

    十年之后,定是神州翘楚!

    “按照宗规,地品灵根以上为本宗亲传弟子。”

    “诸位峰主、阁主,上前收徒吧。”

    李玄通宣布之后,四道身影从高台上领空走出。

    三男一女。

    “老夫浩然峰峰主,欧阳浩然。”

    “洪岳峰峰主,洪天相。”

    “云阳峰,夜枫。”

    “老娘轩渺峰峰主,柳轻眉!”

    白陆笙向他们看去。

    四人各有千秋。

    欧阳浩然苍发白须,老当益壮。

    洪天相体壮如龙,臂粗如蟒,声音洪亮若撞钟。

    夜枫温润如玉,面柔唇薄,好似病弱书生,眼神神态更是透着冷清。

    柳轻眉脾性如身材般火辣,身姿丰盈,腰如水蛇,妩媚眼神眼波流转,似在挑逗。

    白陆笙不小心与柳轻眉对视,

    对方那直勾勾的眼神仿佛要勾了他的魂魄。

    嘶……

    白陆笙心中倒抽冷气。

    这胸!

    这腰!

    这腿!

    这眼神!

    简直要人老命!

    真是妖精啊!

    白陆笙浅尝辄止,收回目光。

    “我们共三十六位峰主,因每年入宗天骄较少,故实行轮流制。”

    “今年轮到他们四位,但你们若有心仪峰主,也可另做选择。”

    李玄通解释道。

    在李玄通高台上,其他三十二位峰主羡慕得脸都红了。

    “小子们,不用有顾虑,想选我们就直接说,不要害羞。”

    三十二位峰主吆喝着。

    他们巴不得上来抢徒弟呢。

    欧阳牧第一个选择,

    只见他挺直腰杆向前一步,朝着欧阳浩然拱手。

    “前辈,我乃万阳皇朝三皇子欧阳牧,与您同属一族。”

    “父皇特意让我前来拜您为师,恳请您收下。”

    欧阳浩然捋着胡须,沧桑道:“嗯,你父皇先前已提前知会与我,那你便拜入我浩然峰吧。”

    “谢师父!”

    欧阳牧单膝下跪行拜师礼。

    皇甫毅腾也向前一步。

    “弟子灵根生性厚重,近似厚土,与洪天相前辈横练之道有异曲同工之妙,恳请洪天相前辈收下弟子。”

    “好!既然你有意,那我便收下你,哈哈哈!”

    洪天相朗笑几声,声音如黄钟大吕。

    “谢师父!”

    欧阳毅腾行拜师礼。

    乾无量犹豫一二,抱拳望向柳轻眉。

    “弟子乾无量乃大乾皇朝当朝太子,愿拜师大乾巾帼神话!还望前辈成全!”

    “哈哈,没想到大乾皇朝还有人记得老娘!”

    “收了你也无妨,就是怕你日后吃不消……”

    柳轻眉妩媚眼神在乾无量身上流转,嘴角如镰刀勾着,似乎有所暗示。

    只剩下白陆笙和林妙清。

    林妙清俏脸清冷,黛眉抬起看向同样清冷的夜枫。

    “夜枫前辈,请收弟子为徒。”林妙清抱拳。

    夜枫不喜言辞,清冷望了眼林妙清,点头道:“嗯,可。”

    现在只剩白陆笙一人没有拜师。

    白陆笙成为视线焦点。

    “他会选谁?”

    “不知道……”

    “选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教他?”

    往届弟子嘀嘀咕咕。

    半刻钟前,

    白陆笙还只是一个泯然于众的路人甲。

    现在的他,

    已经背上了绝世天骄、天命之子的称号。

    受关注度截然不同。

    李玄通和三十六位峰主都目光炙热地看着白陆笙。

    天命之子、神品灵根啊!

    谁若收他为徒,谁就是天命之师!

    这样的宝贝,谁不想要?

    “咳……”

    李玄通轻咳一声,正色道:

    “既然四位峰主已喜提爱徒,那本宗主便勉为其难将白陆笙收下了。”

    “正好一人一个,美哉美哉!”

    “哈哈……”

    李玄通大概觉得这说辞自己都脸红,于是轻笑几声缓解尴尬。

    “白陆笙,还不快向本宗主行拜师礼?”

    李玄通无缝衔接地说道,语速极快。

    “等一下。”

    柳轻眉打断,语气阴阳怪气:

    “玄通师兄,你猴急什么?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快过。”

    “就是,大师兄,拜师是大事,还是要问过白陆笙自己的意思。”

    洪天相双手抱胸,将身上的肌肉全都凝起,语气非常洪亮。

    “轻眉和天相此言不差,老夫观陆笙与老夫面相相合,不如便让陆笙拜于老夫门下。诸位意下如何?”

    欧阳浩然捋着胡须,嘴角带着浅浅笑意。

    “不怎么样。”

    柳轻眉抱胸,当场否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