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被吹捧就变强 > 第二章 流云宗【求收藏!!】
    敲钟场上,微风吹拂。

    裂痕声虽然微小却格外清晰。

    白陆笙和白长寿的心都为之一紧。

    “成了!成了!”

    白陆笙面露狂喜,险些激动地跳起来。

    白长寿转身,欣慰地看着白陆笙,泪眼婆娑。

    “十六年了……陆笙你终于成功了。”

    “陆笙莫要骄躁,一鼓作气将其敲碎。”白长寿朗声叮嘱。

    “是,师父!”

    白陆笙连忙稳定激动的心情,右手紧紧握着木槌,重重敲在了铁钟上。

    “铛!”

    巴掌大的铁钟发出雄浑的钟响,宛如是它在世的最后一声哀嚎。

    “咔嚓。”

    钟响之后,那条裂纹迅速扩张,短短两个呼吸间便遍布整个铁钟。

    随后铁钟轰然崩塌,化作一块块小铁片落在地上。

    “终于碎了。”

    白陆笙激动不已。

    穿越十八年,他第一次有这么大情绪波动。

    在这个弱肉强食、以武为尊的世界,没有灵根就意味着无法修炼,一辈子只能留在凡俗界。

    长生、飞天、摘星拿月,这些让人听了就热血澎湃,心神向往的故事,都与凡俗无缘。

    所幸……

    他最终还是觉醒了灵根。

    即将被解散的门派,也能保下来了。

    此时白长寿已经来到了白陆笙身边,苍老的眼神忍不住波动,就好像是自己的孩子考上了清华北大一样。

    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

    若不是门派条件有限,他真想大摆宴席,昭告天下。

    “师父,徒儿有灵根!”

    白陆笙抱拳,语气激动。

    “嗯,为师看到了。”

    白长寿重重点头,同样满怀激动。

    良久之后,师徒二人才将稍微平静一些。

    “时候不早了,徒儿去为师父准备晚餐。”

    白陆笙拱手,说罢朝着锅炉房去了。

    出灵派物资有限,煮饭只有白米配青菜,甚是清淡。

    但师父二人吃的甚是欢喜,感觉比起早些年隔壁山头尼姑庵送来的香斋还要美味。

    晚餐过后,白陆笙和师父便回到各自的房间睡下,静静等待第二天上宗来使。

    ……

    翌日,清晨。

    天边有两个小黑点飞速靠近出灵派,一男一女,男的白衫仗剑,女的红衣绫罗,都是年轻模样。

    片刻后两道身影落在出灵派破败门匾前,男的向前一步朗声高喊:

    “流云宗执事江北、江南在此,出灵派掌门白长寿速速出来相见。”

    话音传遍出灵派,随后出灵派内一道身影腾空而来,正是白长寿。

    “出灵派掌门白长寿见过两位执事。”

    白长寿落在两位执事面前,双手抱拳恭敬说道。

    白陆笙远远看着,等待着师父唤他上前。

    男执事江北负手而立,眼神漠然道:

    “白长寿,你曾为流云宗护法,因违反宗门规定被封印修为罚下凡俗做了这出灵派掌门,旨在为宗门选拔身怀灵根的凡俗弟子送入宗门。”

    “如今出灵派已三十年未有所出,已无存在必要。宗门念你默默奉献八十载,特准你回宗戴罪立功。”

    “白长寿,你这便随我二人启程吧。”

    江北执事如是说道。

    护法?

    师父还有这来头?

    白陆笙眉毛一挑,他一直知道白长寿是修行者,却并不知道白长寿还有这样的背景。

    闻言,白长寿显得很激动,但他并未立刻答应。

    “两位执事,宗门有令长寿自当遵守。”

    “只是门派内尚有一弟子,身怀灵根,还请执事准许长寿一同带往宗门。”

    “陆笙,速速前来见过两位执事前辈。”

    白长寿看向白陆笙,示意他过来。

    闻言,白陆笙跃动身形飞快来到江南江北面前。

    “白陆笙见过两位执事前辈。”

    “好俊朗的男儿郎。”

    红衣绫罗的江南见白陆笙面容俊朗,身段修长,情不自禁赞叹。

    江北也颔首,目光上下打量白陆笙。

    “身怀灵根?”

    “让本执事探查一番。”

    江北一手按在白陆笙肩膀上,几个呼吸后收手。

    “嗯,确有灵根。”

    “正巧宗门正在招新纳才之际,你便随本执事回去吧。”

    “谢执事。”

    白陆笙抱拳。

    “好,我们这便启程。”

    江北一挥衣袖,一股劲风袭来将白陆笙身子卷起,白长寿连忙跟上。

    四人便腾云驾雾而去。

    至于这残破的出灵派,凡俗之物入不了修行人的眼,既然已经无用,便留在这俗世上荒废吧。

    ……

    “哇!”

    “啊!”

    “执事慢点!”

    被劲风卷起跟着执事师父一起飞行的白陆笙惨叫连连。

    前世今生他何时体验过这样的滋味。

    比坐过山车难受一万倍!

    虽然不至于屁滚尿流,但腹中涌动翻滚,飞行途中早早就把两天的饭都给呕吐了出来。

    三个时辰后,四人方才来到一云雾仙境。

    这里崇山峻岭,云雾缭绕,端的如神话仙境一样。

    随后,白陆笙被三人带领着飞过一层如同透明薄膜般的大阵。

    眼前风光再次大变。

    一座座琼楼玉宇耸立在山间,恢弘大气。

    最高峰上,一袭洁白流云倾泻而下,犹如天上而来的白云灌溉。

    “这就是流云宗?”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般壮丽景象,凡俗间绝对寻觅不到。”

    白陆笙心神震撼,早已忘却了飞行时的难受。

    “嗯?”

    江北江南惊讶地瞥了白陆笙。

    “好诗,这是凡俗界某位文人墨客所写?端的是不凡,比起修炼界的儒家大能也不差些许了。”

    闻言,白长寿摇摇头。

    “这不是凡俗界之人写的。”

    “陆笙从小被我一手养大,未曾认识过凡俗界的诗人,也未曾诵读过凡俗界诗词。”

    “只是陆笙天生聪慧,三岁识字后便可出口成章。”

    “方才那诗,便是他六岁时的著作。”

    白长寿一番解释,让江南江北眼神震动。

    “哦?”

    红衣江南美眸在白陆笙身上流转,缓缓说道。

    “若真是这样,可考虑拜入文宣阁,来日或许能成就一位儒家圣人。”

    “执事过奖了。”白陆笙谦虚道。

    他也没想到自己刚刚下意识说出前世诗词会让两位执事这么震惊。

    不过前世那些流传千古的诗句,放在这个世界,依旧是千古名篇。

    言语间,白陆笙已经随着三人来到了一座小峰上。

    小峰之上设有几座楼宇,朴实无华。

    江北挥手将白陆笙放在地上,淡淡道:

    “这里是未拜入宗门的弟子聚集处,明日便是验灵大会。”

    “你自行觅一处好生休息,验灵大会后自会有人前来吩咐日后事宜。”

    “是。”

    白陆笙点头抱拳。

    “陆笙,为师这段时间不能陪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白长寿眼神流露着关心。

    “徒儿知道,师父你也要保重。”

    白陆笙再次点头。

    “那我们便去了。”

    师父白长寿不舍地望了白陆笙一眼,和两位执事一起离开。

    他们三人刚走,白陆笙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你是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