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四十五章 《煞气决》
    池明桑正准备回头去后院寻县令大人说道说道,忽然间笼罩于整个县衙的清气骤然一缩,竟是兀自消失不见。

    如同陡然落入了冬季,寒风骤起,如坠冰窟,池明桑只觉后背被吹得冰凉。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些一直守在门口的鬼祟们便开始了杀戮。

    “啊!!”

    站得较为靠前的两个衙役蓦然发出一道惨叫声,切割声、撕裂声混杂。

    仅仅数息时间,县衙门口到处都铺满了碎肉,鲜血流满了地面。

    不知是有意无意,那两个头颅竟是保存完好,如同皮球一般高高跃起,在地上滚了几圈后,落在了池明桑的脚边,那对惊恐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畜生!!”

    池明桑目眦尽裂,颤抖地握着手里的刀,愤怒的他并没有丧失理智地冲上去,而是扭头便奋力往大院冲去。

    “嘻嘻嘻......”

    嬉笑声在虚空缭绕,引得池明桑心脏为之抽搐。

    因为他听到了另一个方向倏然爆发凄厉的欢叫声,隐隐可见道道黑影冲天而起,落入大院。

    他心里蓦然一沉,脸色异常苍白。

    西方的侧门,也被破了么?

    “轰隆!”

    一道闷雷陡然闪过,照亮了池明桑绝望惊惶的面孔。

    “呼呼!”

    他急促地喘息着,他的脸色难看,察觉到身上好像背着重物一般,每走一步都是异常艰难。

    身后,不断传来鬼祟怪异扭曲的嬉笑声,不断催促着池明桑快速奔跑起来。

    “虐玩!!”

    如此的怪异,惊得池明桑一身冷汗。

    在鬼祟眼中,自己一身武学视若无物,但是却始终吊着自己,那种感觉,明明就是虐玩!!

    他感受着后背的冰凉,那种感觉,就好像背着一具冰凉的尸体一般。

    “我不能死!”

    “绝不能死!”

    “只要不死,绝对会有所转机!”

    心神大乱的他奔走起来毫无章法,跌跌撞撞,两三步一摔跤地走了进去,刚走入大院大门,顿时眼睛瞪得滚圆。

    无数阴森鬼脸在大院中飘飞,时而出现,时而隐没,此起彼伏,他们脸庞狰狞地扭曲着,痛苦哀嚎着。

    而在下面,密密麻麻的普通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有的神态癫狂,有的面容惊恐,有的崩溃哭嚎,更有甚者已然开始了自杀!

    他举目四望,县衙里维持秩序的衙役已然被吓得瘫软在地,人事不知。

    “找!去找县令大人!!”

    “他明明跟我说,他有办法!”

    他咬着牙,想起了不久前县令大人的话语,连滚带爬地冲向后院。

    后背的重感愈来愈重,好似在背着数吨重物,压得池明桑直不起腰来。

    “嘻嘻嘻......”

    耳边清晰传来怪异的嬉笑声,丝丝冷气吹入耳翼,仿佛有人正趴在他背上对着他吹气一般。

    好不容易奔到后院,只是看到书房门口,池明桑骤然脸色一变。

    只见两个衙役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双目之中确实黑漆漆的一片,鲜血沿着鼻侧缓缓流了下来,汇聚入下颌,然后再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地上。

    挖眼!

    又是挖眼!

    池明桑心脏猛地一抽,仿佛一只手狠狠握住了他的心脏,剧烈的疼痛陡然传来,身上的巨重终于坚持不住,彻底瘫软了下来。

    眼前视线逐渐模糊。

    要死了么?

    他安静想着。

    可惜没有护住西林县。

    “大胆鬼祟!安敢放肆!”

    耳边“呼”地一声,好像有人跃了下来,这熟悉的声音......池明桑陡然睁开了眼睛。

    模糊的视线中,一道燃烧着腾腾火光的身影站在身前,目光如炬地面朝着对面三只鬼祟。

    这道身影如此地熟悉......

    就好像自己的那个侄子。

    嗯?侄子?

    池明桑蓦然睁大了眼睛,眼前视线逐渐清晰,站在面前果然是池辰!!

    这他娘的混蛋侄子怎么又回来了?

    难道还看不出来西林县死局已成无力回天吗!?

    他陡然撑起身子,出奇地是,原本负了巨重的身子陡然一轻。

    身体也好似在瞬间恢复如常。

    他倏然间醒悟过来,看向池辰对面飘摇凶厉的三只鬼祟。

    “大伯,你要干什么速去,这里我来解决!”

    池辰冷喝一声,没有回头。

    池明桑犹豫了一下,大步流星地迈入书房。

    待得池明桑没了踪迹,池辰嘿嘿一声冷笑,身上的阳火竟陡然熄灭。

    感觉到那股危险的火焰陡然熄灭,三只鬼祟互相对视了一眼,当即伴着嬉笑声冲了上来。

    池辰毫无惧意地双手一搓,身形同时向前掠过,在相互错过的那一刻,一道凶厉煞气陡然从他的身躯之中爆发出来。

    三只嬉笑鬼祟陡然爆发出一阵凄厉惨叫,在滚滚煞气之中化为飞灰。

    在鬼祟消失的一瞬间,煞气犹若雨后阴云,彻底消失殆尽。

    这是从李子虚手里学得的《煞气诀》。

    军伍武者身上最为克制鬼祟,同时亦是可以施展合击之术的神奇秘术。

    想法十分高明,但并不实用。

    起码不同寻常武者那般,面对鬼祟而束手无策。

    鬼祟凶厉,尤其是害过人的鬼祟,“煞气”更甚一筹。

    《煞气决》便是引出二者体内的煞气,互相拼斗“煞气”,瞬息之间决出胜负。

    若是寻常武者,见了鬼祟而先行震骇,未战,“煞气”先行泄了,施展《煞气决》无异于找死,光是煞气反噬,便是足以致命。

    是以这种神奇秘术不往其下衙役武夫传授。

    因为往往这些鬼祟,比之寻常武夫,“煞气”更盛。

    而军伍武者,身经百战,血浴沙场,精神雄浑,十分注重“煞气”的锻造。

    因而这种秘术,往往在军伍武者身上,具有奇效。

    池辰自认为自己斩杀了不少的鬼祟,“煞气”的拼斗之下,绝不弱于一位寻常军伍。

    如此施展开来,竟然发现《煞气决》出奇地好用。

    只是这《煞气决》施展无异于赌命,肉眼看去,你根本无法知道对方煞气多少,基本完全靠着盲猜。

    一旦煞气比拼不过对方,一旦煞气反噬,反倒有噬命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