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四十四章 两个捕头
    这场夜,极长。

    此刻的西林县,一片森寂。

    阴风阵阵,隐隐伴着一股甜腻的血腥气。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鬼祟尽皆展露出死相,公然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了起来。

    这座已然完全沦陷的县城,唯有一道微弱的清光,刺破了重重鬼雾,亦是这漆黑夜中唯一的光芒。

    赫然正是西林县衙。

    暮春的森森夜里,清凉的冷风掠了过来,把衣角吹得微微卷起。

    池明桑双手持刀,驻守在县衙正门中央,两边是随身的衙役。

    无数鬼祟被清光阻挡在外,齐齐地驻足在县衙门口,目光阴森地盯着这守在正门的三人。

    那目光落在三人身上,犹如数把无形利刃,狠狠刺入了他们的心。

    那两个衙役脸色分外苍白。

    他们看着在无数鬼祟齐齐重压之下,正被鬼雾逐渐挤压成椭圆形的朦朦清光,脸上齐齐露出了担忧。

    任谁都没想到,只是一夜,就是发生了如此的大乱。

    犹记得上次鬼祟祸乱阳世的大乱,还是在百年之前。

    那一夜,一座大县成为不忍直视的人间炼狱。

    而在阴路之上,一夜之间,徒增百万鬼祟。

    至今还是一片荒凉的鬼城。

    然而事态紧急,容不得他们多想。

    在他们身后的,是整整一县衙的西林百姓。

    一旦镇压大印的浩荡正气被破,眼前这群嗜血鬼祟便会一拥而上,瞬间将县衙里血洗。

    虽然他们抢在这些鬼祟害人之前救出了绝大多数的百姓,但眼前场景亦是不容乐观。

    眼下县衙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无数鬼祟正源源不断地赶来。

    看这势头,莫说派人送信求援了,就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

    此长彼消之下,县衙被破已是定局。

    池明桑眼眸低垂,面沉如水,没有丝毫慌张。

    虽然面上稳如老狗,但心里却慌得一批。

    隐隐地,还有几分庆幸。

    庆幸大郎池辰此刻不在西林,否则此次定会与自己一同葬命于此。

    清理了思绪,池明桑蓦然开口道:“县衙内现在还有多少衙役?”

    守卫一侧的衙役吞咽了一口唾沫,小声回道:“除了之前逃走的那几个衙役,还有七十八人。”

    “听说另外两个捕头也来了?”他沉声问道。

    “确实是来了,每人带了几个衙役,守着各自的侧门。”

    那两个之前被县令大人发配去做了吏员的捕头......池明桑眼中划过一抹忧色。

    深知这二人秉性的池明桑心里暗暗祈祷,这两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可千万别乘机弄出点事情。

    池明桑心脏砰砰跳动,隐隐有着心悸的危险感萦绕不散。

    不知是如此多鬼祟在此虎视眈眈地望着,还是因为镇压大印所守护的范围正在被鬼雾压缩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

    不行!

    还是不对!

    我得去看看!

    ......

    县衙大院里,

    百姓们齐齐聚集于此,将这极大的县衙大院挤得是水泄不通。

    百姓们吵闹声与哭泣声混做一团,异常混乱嘈杂。

    现场几位衙役努力维持着秩序,但效果却并不显著。

    在他们正大为头疼的瞬息,两道身影宛若游龙一般唰地一下蹿进了后院。

    进了后院,好似与大院分隔了两个地方,瞬间嘈杂尽去,立即陷入了死寂。

    偶尔还有虫鸣声突然响起。

    “Atui!”

    两道身影现出原身,是两个穿着朴素衣物的男子。

    一胖一瘦。

    胖子感受着这难得的静谧,猛然间吐了一口唾沫,愤愤骂道:“这西林县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尽把人安排在了大院,这后院还有这么大的地方,也不知道安置,一定是害怕有人扰了他!”

    “就是就是。”瘦子亦是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指不定他现在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逃走了呢!!”

    胖子听闻此言,脚下不由地加快了几分,小声说道:“二弟的计划可真有一套,外面的人一定以为我们现在在外抗击鬼祟,万万没想到我们竟是用了金蝉脱壳之术。”

    “小事罢了,说起来当务之急,还是要速速取得镇压大印。”瘦子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西林必定沦陷,这里的人都会死,想要活,只有取得镇压大印!”

    “唯有取得大印,我们才可从这见鬼的险境中逃出生天。”

    “记住了,此间中人,万不可杀,一旦杀了,定然会被镇狱司的人发现,我们便百口莫辩了。”

    瘦子的一番话,几乎说到了胖子的心窝里,当即狠狠地点了点头,狠狠说道:“我们还没等来好日子,没想到竟是发生了这些窝心事,那群傻了吧唧的衙役想死,我可不想死。”

    “谁会为了那些普通人豁出了性命?”

    “反正老子我是不干!”

    二人脚步不由加快,远远瞥见书房中燃起烛火,那一道正在烛火前愤笔书写的身影。

    而在书房门口,正肃然站着两个衙役。

    “镇压大印定然就在这书房里了,如此重要的东西,一定是西林县令贴身保管!”瘦子小声说道。

    “那怎么办?”胖子面露忧色,眉头紧皱。

    “笨蛋!当然是抢了!”瘦子怒道。“一旦我们用镇压大印离开,这里一定会被鬼祟血屠,管他是县令还是衙役,只要我们不亲自杀人,镇狱司就查不到我们身上。”

    胖子连忙点头。

    作为气感境武者,对付两个守门的小衙役,岂不是还是手到擒来。

    砰砰两声闷响,两个小衙役就被悄无声息放倒。

    轻轻推开房门,没有任何声音。

    县令大人坐在那里,全神贯注地低头写着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悄然走入的二人。

    在那上首的桌台上,一座狮子座铜印正放在那里,周身裹挟着浩浩荡荡的清气,狮子上首,鼓荡着奇异的波纹,好似是描绘着整个西林县的山川河水。

    西林县的镇压大印!

    亦是现如今西林县抵御诸般鬼祟唯一的神异。

    蓬!

    一声闷响。

    县令大人身子一软,毛笔在纸上勾起了一道乱糟糟的笔锋,旋即瘫软在了下来。

    从他的身后,冒出了瘦子的身形。

    “东西拿上,我们走!”

    胖子当即伸手,用提前准备好的黑布裹住了镇压大印。

    几乎是瞬间,笼罩着整个县衙抵御鬼祟的清气骤然一缩,彻底消失不见。

    胖子当即反应过来,脸上又惊又怒,张口便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