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四十三章 强势过河
    如此场景,简直颠覆了池辰对于武夫的认识。

    其中每一个人都是极普通的武者,实力堪堪只有气感境,但这些甲士揉搓在一起,就是一支有着骇人煞气的猛军。

    这是一个盛极神朝的深厚底蕴。

    很快,这支军伍便停在了黑水河边。

    黑水河中波涛汹涌,隐隐可见阴森鬼祟在河底微微露面,面无表情地盯着站在河边的森严军伍。

    “黑水河主,速开阴河。”

    李子受前迈一步,声音雄浑,竟是盖过了滚滚涛声。

    浓雾渐浓,遮掩苍穹。

    黑水河上波浪滔滔,徐徐浮起一道飘摇身影。

    他身披白袍,立于河面,如同站于平地。

    宽大的长袍遮掩了面容与身形,只能看到那长袍落于河面,飘扬起大片的白色。

    几乎是这道身影现身的一瞬间,池辰脊背一凉,身上不由地冒出了层层叠叠的鸡皮疙瘩。

    那幽冷的目光落在李子受身上。

    它缓缓开口,声音沙哑,伴着涛涛河水。

    “你们……过去……可以,但是……他……必须留下。”

    它倏然间抬手,一个黝黑且长的森冷手指从白袍下伸了出来,赫然指着池辰。

    池辰顿时一呆。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位黑水河主竟是指名道姓地要自己。

    自己何德何能,竟能遭到这位大佬的奠基?

    李子受亦是微微愕然,旋即冷笑一声,腰间的大剑猛地出鞘,周身裹挟着冲天的煞气。

    “胆敢阻拦大乾军士,真是好大的胆子。”

    “诸君助我!”

    一声猛哼,李子受浑身一抖,犹如猛虎翻身一般,迎风见涨,竟是转眼间变得无比巨大,足足有数十丈之高。

    在池辰的视野中,整支军伍中的凶悍煞气瞬间被一抽而空,被隐隐的存在牵引过来,尽数灌注入了李子受庞大的身躯之中。

    如此磅礴的煞气,让池辰心中暗暗担心李子受会承受不住,化身为嗜血杀伐的杀神。

    李子受额头青筋暴起,眼中密布着血丝,只见他猛喝一声,手中巨刃蓦然举起,向下一斩。

    眼见此景,黑水河主蓦然一惊,汹涌诡谲的河面上,漂浮的漂子人头齐齐睁开了眼睛,无比怨毒地盯着李子受所化身的庞大巨人。

    它们齐齐张开嘴巴,凄厉尖叫。

    “啊——”

    那声音凄厉尖锐,同时发出,引动虚空之中的阵阵波动。

    纵是并非诸多漂子所针对的池辰,亦是感觉这种尖锐声音极为刺耳,好似要钻穿耳膜一般。

    李子受斩击的动作为之一顿,但旋即便如同挣脱了桎梏一般,再次恢复如常。

    庞大的风压瞬息而起,狠狠斩入河中,激起十数丈之高的浪涛。

    在这黑水河下,无数尚且来不及躲避的鬼祟纷纷被汹涌的煞气碾为飞灰。

    黑水河,被彻底一分为二。

    尤若有着神奇的力量,这黑水河中,竟是从中开出一道丈许的走道。

    好似遵循着某种规则,纵然两侧河水波涛汹涌,但始终没有一滴河水落入中间的走道之中。

    黑水河主幽幽望着这将黑水河一分为二的平稳走道,目光阴森骇人,但却不置一言。

    “出发!”

    李子受持刀驻地,脸色不善地在黑水河主身上巡睃,但凡它有任何动作,这一刀便会砍在它的身上。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黑水河主并没有任何动作。

    见此情景,李子受面露遗憾之色,猛然喝声,嗡嗡声响彻云霄。

    “过河!”

    如此威势,当真是将池辰惊得合不拢嘴。

    黑水河主,只是听名号,便知道是一只极凶的大鬼。

    一介武者,竟是强行以威势镇压住了这等存在。

    显然,武者亦并非自己所想那般,全然对鬼祟束手无策。

    军中武者以煞气克制鬼祟,辅以军阵,可显化于一身,使量变成为质变,以达到镇压鬼祟的奇效。

    显然这是隶属于阵道的一法。

    道门被尊为国教,着实是实至名归。

    斗战、丹道、阵法、罡斗、卜卦……诸般玄奇术法,亦是会应当会涉猎一二。

    念及此处,池辰不由地心生向往。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对于鬼祟的研究,远比自己想象得那般简单。

    一众甲士应声迈入走道,池辰混在人群中,亦是走了下去。

    当走到黑水河主身侧时,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道幽幽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那种令寒毛不由站立起来的目光,通体冰寒。

    他倏然间停下脚步,抬头望去。

    黑水河主正低着头,幽冷目光从白袍下亮起,紧紧地盯着自己。

    虽然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但池辰丝毫不慌。

    因为这大鬼一旦有着出手的意向,一旁虎视眈眈的李子受便可以毫无禁忌地出手。

    只是他心里还有一种疑惑。

    为什么这只大鬼会对自己这么在意?

    要知道自己可才走过两次阴路。

    路上谨记“不要好奇”的禁忌,没有招惹任何鬼祟。

    相到了第一次走阴路时,那想要将自己留在阴路的诡谲女声,池辰心头猛然一跳。

    他心里隐隐有个不成熟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