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四十二章 军威
    跟随李子越走入帐篷,只见一个身穿明晃鳞甲的中年男人坐在远处,正低头看着金骷髅的手书,眉头微微皱起。

    看其气势,应就是这滕虎军的将军了。

    二人入了帐篷,中年男人没有抬头,只是淡淡地问道:“你是天灵观未入门的弟子?可有令牌?”

    池辰微微颔首,将弟子令牌递了过去。

    中年男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弟子令牌,轻吐了一口气,目光从手书上挪开,落到了池辰身上,目光之中蕴含着上位者的威严。

    “子越应该与你说过我们滕虎军镇守于此是为何吧?”

    “与我说过。”池辰犹豫了一下,又道:“可将军若不出手救援,此次西林县危矣。”

    中年男子瞳孔深沉,宛若一谭深不见底古井不波的湖水。

    “此地距离西林县足有一千余里,你是如何赶到的?”

    “走的阴路。”

    “嗯?”中年男子亦是露出了意外之色,上下打量着池辰,蓦然赞道:“真是好胆色,途径黑水河,也是趟过来了?”

    池辰点头。

    “你且将西林县状况细细说予给我。”中年男子露出了几分兴趣,道。

    池辰当即将西林县近况娓娓道来。

    中年男子与李子越在一侧共同听着,时而微微点头,时而目光望向池辰,眼中带着几分惊异。

    少倾,池辰终于说完。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沉吟片刻,终于道:“我可以出手救援西林县。”

    “那此地所镇压的阴兵......”池辰面露忧色,担心此地邪异会出现状况。

    “放心吧,只要我依然坐镇于此,那群阴物便掀不起风浪。”中年男子微微颔首,言语中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子越!”他陡然闷声低喝。

    便见一直跟在池辰身后的李子越走了出来,躬身应和。

    “你与李子受点齐两百甲士,赴往西林。”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露出了一抹与年纪不符的纨绔。“此趟从速,走阴路。”

    “是!”李子越猛声应和,转身就退了下去。

    池辰当即反应过来,跟在李子越共同退了下去。

    待得二人走出营帐,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猛然一收,原本深邃如墨的眼中寒光凛凛,犹如刀剑出鞘一般锐利至极。

    “哼!”

    他猛然出声,一只形态虚无的狰狞小鬼从后帐飘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在中年男子身侧跪了下来。

    “密报从速,告知京城方面。”

    他的眸中犹若万丈寒潭,冷凛至极。

    “道门,要乱了。”

    ......

    “李大哥,我们这趟走阴路?是不是太危险了?这么多人......”

    池辰眉头紧皱,终于将心里的担忧告诉了李子越。

    “不危险不危险。”李子越笑眯眯道:“阴路虽然是鬼祟丛生之处,但须知我们可是大乾军伍,纵是鬼祟,也是欺软怕硬之辈。”

    话是这么说,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不太安全。

    池辰心里有句话没说出来,但看着李子越胸有成竹的模样,想想自己依旧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县城小捕快,哪里有这些军伍大佬们懂得多,话到嘴边终究又滚回了肚子里。

    甲士点齐的速度很快,很快便整整齐齐地列了队伍,站在了池辰面前。

    只是李子越被大哥李子受给拉到旁边单独说了一会儿话,不一会儿便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这李子越给池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当初刚见面时,李子越分明是一副道门弟子过来也没卵用的模样,可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令牌,整个人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难不成自己的令牌有问题?

    极有可能并非寻常弟子的身份令牌。

    池辰心里暗暗思忖着。

    想想当初清虚子和老头急不可耐让自己入门天灵观的态度,似乎都是有问题的。

    完全没有道门清高的模样。

    作为道门十大正观,纵然是末席,踏破门槛想要入门的人便是不在少数,但为什么独独给自己频频抛橄榄枝?

    资质好?还是因为纯阳真火?

    “池公子,人已经点齐了。”

    一侧李子越笑眯眯地打断了池辰的思绪。

    “那便出发吧!”池辰点了点头。

    只见李子越双手合握,手中好像有着什么东西,高举在额头前上方,大声喊道:“兹西林遇难,滕虎军众不忍阳世生灵涂炭,特借阴路一行。”

    “阴路,开!”

    话音刚落,那双手合握之中陡然爆发出一股阴气,犹若一只大手拨开帘布,竟是在虚空之中展开了一座大门。

    门内赤月高悬,阴气森森,里面的鬼祟们抬目以望,面无表情。

    如此熟悉的场景,近乎让池辰跳了起来。

    是阴路!

    这么大阵势地开阴路?

    池辰感受着流转在身侧的阴冷目光,浑身不由一颤,扭头看向李子越,后者全然没有被众鬼祟注目的胆怯之色。

    “出发!”

    李子越猛然喝声,其兄李子受先行一步踏入阴路,几乎是踏入阴路的一瞬间,李子受身上陡然涨起滚滚煞气,犹若护身神魔,将种种阴气阻挡与外。

    紧接着便是身后的一众甲士毫不畏惧地踏入阴路。

    短短片刻,便是已然尽数走入阴路。

    这支阵势森严,衣甲鲜明的劲军驻足在阴路之上,身上鼓荡着滚滚煞气,犹若火焰一般拧成冲天的一股,天地间都是尤若血一般的一片赤红。

    几乎在阴路大门关闭的瞬间,一杆大旗竖了起来,顺着阴风摇摆起来,发出江浪拍击礁石的雄浑声响。

    这声音在这死寂的阴路之上,显得尤为雄浑。

    李子越见到池辰震愕地神情,顿时哈哈大笑。

    “大乾国运昌盛,兵马充足,就算是鬼祟阴物,都不敢随意冲撞我大乾军旅。”

    他的声音夹杂在滚滚旗声中,甚为自信。

    池辰举目望去,却见到阴路上的诸般鬼祟尽皆移开了目光,好似在刻意躲着自己这支劲旅。

    一个不开眼的鬼祟躲闪不及,猛然撞入军阵之中,没有触及甲士,只是被卷入滚滚煞气的边缘,连一道哀嚎都没有发出,就已然被煞气撕裂得魂飞魄散。

    端的是威势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