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四十一章 阴兵
    出奇的死寂之后,便听身后的儒雅人长吐了一口气,对架刀的兵士道:“子受,把刀放下吧。”

    “是!”

    一声嗡嗡闷响,架在脖子上的大刀终于拿了下来。

    池辰转过身,一眼便看见这个身材高大手持巨刃的魁梧将军,裸露出来的肌肤黝黑粗糙,身披鱼鳞银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队手持长矛目不斜视的甲士,在甲士的中间站着一个穿着长袍的儒雅文士,此刻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

    如此一支军律森严的队伍,竟是不知何时悄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将巨刃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池辰心里有些骇然,同时还注意到跟在魁梧将军身后的甲士们肌肉紧绷,精神时刻警惕着四周。而他们的站位也颇为特别,呈现合围之势,隐隐将儒雅文士守卫在其中。

    无一不证明了儒雅文士的地位非凡。

    儒雅文士哈哈笑道:“原来是天灵观的道人,既然如此,那便与我们一同入军营吧。”

    “幸而你遇到的是我们,若是遇到了那些东西,那可就不妙了。”

    “那些东西?”想到这些甲士们小心翼翼的模样,池辰心里不由心生好奇,诧异地问道:“是什么东西?”

    儒雅文士并不直言点名,似笑非笑地道:“你不如自己想想,此处虽然不算大乾腹地,但也鲜有马贼出没,还算得上太平,但为什么偏偏要我们驻守在这里?”

    为什么?

    池辰微微一愣,一句话脱口而出:“既然不是为防马贼,自然是为了防其他可怕的东西,但是究竟是什么东西?”

    儒雅文士闻言微微一愣,轻笑着摇了摇头,一手指了指天,一边笑道:“原来你还没有发现啊。”

    “发现什么......”池辰诧异地顺着儒雅文士的手往天上望去,顿时嘴里的话顿住了,脸色猛然一变。

    天上竟有两颗太阳!

    散发着耀眼而炙热的热量,烤的大地滚烫,好似要烧起来一般。

    难怪到了此地会有一种不合时节的热感,原来这天上竟是有两颗太阳!!

    但旋即,池辰的脸色忍不住狠狠抽动了一下。

    这他娘的完全不符合地心说的理论啊?

    伽利略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啊!

    恰在这时,儒雅文士淡淡的声音陡然传来。

    “我们在此,是为了镇压此处的阴兵!”

    “在这两颗太阳的照耀下,纵然白日阳盛,阴兵也可以现身。”

    只此一言,明明无比炎热的大白天,却让池辰惊得后背不由冒出了一阵冷汗。

    可以在白天现身的阴兵?

    那还能算是阴兵吗?

    要知道公鸡司晨黎明破晓正是清气上升浊气下降,金光朝霞所过之处,但凡未成阴神的鬼祟未来得及躲藏,必定会被其中的纯阳火气与巍巍正气彻底扫灭,魂飞魄散。

    更何况还是阴兵......池辰心底不由地一阵发寒。

    要知道但凡遇到阴兵,可不就是一个两个了。

    最起码也是百鬼!

    阴兵出行,但凡遇到生人,必拘生魂。

    听闻阴兵多是发生在战场这类杀伐气极重的地方。

    因为这些阴兵生前就是军伍,死后比其他鬼祟更加凶厉,同时还会施展军阵,端的是极难对付。

    所以遇到阴兵,皆十分凶险,十死无生,尽量远离。

    而眼前这批滕虎军,竟是在镇压这等稀世邪物!

    池辰心里不由敬佩。

    同时心里也有些忐忑。

    要知道这支滕虎军镇压阴兵,恐怕也是力有不逮......

    “小兄弟。”一只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是那个儒雅文士,此刻他正抬起头,爽朗地看着自己:“你只需要将你那处县城中发生得事情尽数告知将军,将军自会定夺。”

    “至于阴兵,无需小兄弟操心了。”

    听闻此言,池辰心里一暖。

    “不知大哥名讳?”

    “在下李子越。”儒雅文士笑了笑,旋即又指了指走在前面开道的魁梧大汉:“那是我的胞兄,李子受。”

    这李子越大哥可真是好人。

    池辰心中感叹了一下,旋即目光在李子越瘦鸡模样的身上略过,又望向前面李子受高大魁梧的身材模样,心里有些犯嘀咕。

    这李子越是不是自小吃奶抢不过大哥啊,怎么大哥壮得跟山一样,自己却一副病秧子模样。

    ......

    幸而一路上并无异常,也没遇到李子越口中所说可以在白日现身的阴兵。

    池辰心里除了庆幸,还有一丝小失落。

    这些阴兵可以在白日里现身,也不知纯阳真火对它们还有没有效果......

    很快,一行人便行到了滕虎军驻扎的营地。

    这里大约有一千多平的场地,四周用碎石竖起了一圈不高的城墙,上面篆刻着诸般玄妙的符纹,隐有点点灵光闪现。

    营地里布满了涂抹着奇异符文的帐篷,大概观察下来,大小帐篷足有几十个,现场进进出出的人数也不少,至少两三百人朝上。

    就是这么一批人,镇压住了这里的邪异吗?

    池辰心里微微一沉。

    越是人数少,越是证明了这里的人手紧缺。

    就算滕虎将军同意支援,但若是因为部分滕虎军突然抽调去了西林县,致使此地镇压阴兵出了状况,自己可就是大罪人。

    最后一行人停在了一处最大的帐篷前。

    李子越扭头对池辰支应了一句:“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先行去禀告将军。”

    言罢,便进了帐篷。

    过了许久,也未见李子越走出来。

    若非一众甲士共同等在这里,池辰定然以为李子越是不是在耍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那帐篷前的布帘终于被打开,李子越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径直望向池辰。

    “进去吧。”

    “将军在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