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四十章 回到阳世
    下了船,行至安全之处,赤脚老鬼终于停下了脚步,脚尖对着池辰,好似在面对着他说话的模样。

    池辰脸色阴沉,未置一言,眼神不善地盯着这老鬼。

    这老鬼在走阴路之前,可从未跟自己提过这漂子的存在,否则自己也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若非神秘玉石突然出手,替自己掩盖的气息,此次肯定是栽在里面了。

    赤脚老鬼连忙解释道:“池公子莫生气,并非老鬼我不与你说,这黑水河漂子异常难遇,没想到竟是碰巧遇到了。”

    “往日别说是你了,就是我们都极难遇到。”

    池辰阴沉着脸,问道:“这漂子是什么东西?竟能察觉到被“遮阳宝箓”掩盖生气的生人?”

    “它们是被“黑水河主”豢养在黑水河中的鬼祟,生来便是为了巡视黑水河,是防止善嫉小鬼倾覆河水肆意妄为的监管者。”

    “它们通过生气以外的东西来确认是否生人,但也必须是凑近了才能分辨出来。按照往常规矩,漂子可不会阻拦渔舟的去路,今天也不知是怎么搞得......”赤脚老鬼纳闷地说着。

    听闻赤脚老鬼的叙述,池辰亦是不经意地微微皱眉。

    若是真如赤脚老鬼所说,那这漂子出现的就太蹊跷了。

    仿佛有人在盯着自己一般。

    而这漂子好像又是听“黑水河主”的命令行事,难不成还是这位听名字就不好惹的大佬盯上了自己?

    池辰只觉得这阴路实在是太诡异了,从始至终不过短短一个时辰的功夫,竟是死里逃生了数次,完全没有金骷髅说得那般安全。

    他是相信金骷髅的,毕竟以那位的恐怖实力,若是对自己的出手,自己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完全不至于在这方面欺骗自己。

    “幸而池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躲过了漂子的巡查。”赤脚老鬼见池辰急剧变化,最终脸色转好,连忙再次说道:“自此处离开阴路,便是滕虎军驻营的守卫范畴,此时外面是煌煌白日,老鬼我不便出去,便送池公子至此了。”

    池辰微微点头。

    不知为何,他心里有股强烈的焦灼感,好似有着某种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再也顾不得多想,唯有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阴路,才能止住心底惶恐。

    只见赤脚老鬼轻轻跺脚,一瞬间恍若大震动倏然出现,眼前出现了一缕白光,使池辰不由地闭上了眼睛。

    那是恍若超脱般的感觉,犹如从一个维度跳回另一个维度一般,整个人好似都被从头到脚修正了一番。

    就在这时——

    他的耳畔出现了沙沙的声音,池辰当即从昏昏沉沉中醒了过来,他心头狂跳,头皮发麻,若非正是回归阳世的重要时刻,他定然扭头就跑。

    沙沙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越来越清晰,最终变成了一个宛若春风拂面般柔软的少女笑声。

    “呵呵呵~呵呵~”

    不同于鬼娃娃阴森的笑声,这声音更像人声,但却让池辰瞬间脸色狂变。

    这笑声地回音在他耳畔传荡,宛若落叶,从他的耳边飘到脑海里,又从脑海飘到心里面,最终在心里面犹若枯叶般缓缓腐烂沉淀。

    这种操纵人心近乎于魔的手段,池辰只从那尚未出生的魔胎身上感受过。

    阴路上的阴气被迅速冲淡,这是回归阳世的标志。

    眼前的光愈来愈刺眼,犹若日光一般,刺得人脑袋发晕。

    在这模模糊糊中,他好似看到一身红衣的少女站在那里,模糊不清的面容,白皙的脚腕各自有着一个脚镯,脚镯之上串着两个大铃铛,周身充斥着一股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妖异魅惑。

    她轻启朱唇,朱唇下那枚美人痣微微跳动,有着魅惑众生的美丽:“我们......会再见面的!”

    轰地一下,如同一道大爆炸猛然响起。

    池辰脑海里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一个念头。

    魔胎!

    魔胎没死!!

    不仅是没死,甚至还安然出生了!

    几乎是一瞬间,往昔的诸般角色一一在脑海中滤过。

    究竟是谁救了魔胎?

    他亲眼看到魔胎在那煌煌阳火之中化为飞灰!

    是那个老道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玩了手段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救魔胎?

    要知道魔胎可是害死了他天灵观的道子!

    往日种种犹若回滚车轮,将池辰的念头彻底碾过,摊平了展开来,细细琢磨起来,竟还是一头雾水。

    唯一的发现就是老道士愈发神秘起来。

    心里面不由地对天灵观多了几分忌惮。

    ......

    一缕刺眼的阳光打落下来,刺得池辰眼睛生疼,眼泪水一个劲地往外流。

    嗯?

    阳光?

    他微微一愣,连忙起身眯着眼睛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是一处四处平坦的旷野,低矮的灌木,耀眼的阳光,还有这晒得发烫的地面......这是阳世!!

    我回到阳世了!

    魔胎并没有阻止我!?

    亦或者说,它并没有来得及阻止我?

    不对不对!!

    赤脚老鬼明明跟我说这里是滕虎军驻营的范畴,理应距离滕虎军驻营并不远。

    他连忙爬了起来,举目四望,目光尽头全是一望无际的旷野灌木,哪来的什么驻营?

    “奇了怪了,老鬼没理由骗我,这里应该就是滕虎军的驻营......”池辰皱着眉头低声念叨着,面容困惑。

    然而话未说完,一柄寒光凛凛的大刀悄然架上了他的脖子,同时一道冷哼声乍然在身后响起。

    “你是谁?为何寻我滕虎军驻营?”

    感受到身后这人的浓烈杀意,池辰整个身体都僵住了,连忙苦笑道:“我是来传信的,西林县鬼祟颠倒乾坤,肆虐县里,我特意前来告急,请滕虎军调兵!”

    那人嗡嗡道:“你这人好生奇怪,县里鬼祟横生,自然是去寻道门的庭杖,寻我们这些武蛮子作甚?”

    “实在是县里今年的道门符诏已然用过,按照大乾律法,道门符诏每年只能使用一回,西林县已然没了机会......此次事态紧张,唯有向滕虎军求援。”

    “可有信物?”又是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这是一个儒雅男子的声音。

    “有。”池辰从怀里连忙掏出金骷髅交予自己的手书,递了过去。

    大刀仍未取走,但手书却被拿走。

    池辰已然听到身后拆开手书的声音,约莫片刻之后,便听那儒雅男子轻哼了一声,道:“一封来历不明的手书就想骗我滕虎军出兵?”

    池辰顿时有些纳闷了。

    听金骷髅的意思,他的面子应该是挺大的,为什么感觉对方好像不太感冒啊?

    忽然间灵光一闪,他连忙高呼道:“我是天灵观未入门的弟子!”

    说着,池辰连忙在怀里摸起了老道士给的令牌。

    “就算是天灵观的弟子又如......”

    儒雅男子的冷哼声猛然响起,旋即便在池辰掏出令牌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一瞬间,空气凝滞。

    好似陷入了死寂一般。

    PS:

     1.修改了之前剧情上的一些各位读者指正的问题。

     2.有人说我是信佛的,因此书中有很浓重的佛教因素……在这里解释一下,作者君大学毕业,嗯,无信仰,压根不存在黑宗教的因素,剧情需要,别那么较真……

     3.主角的性格问题。主角的性格原本是随遇而安的,初来这个世界只以为这个世界全都是小鬼,直到遇到大鬼,他才开始踏上变强之路……

    4.还有此书主角唯一的特点,估计是只有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