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九章 漂子
    “不要去看船下。”

    淡漠的声音突然响起,池辰错愕地抬起头去,看到摆渡鬼祟正抬起斗笠,斗笠下漆黑身影中亮着两颗猩红的眼睛,好似在直勾勾地盯着池辰。

    坐在船上的鬼祟们亦是齐齐扭过头去,毫无表情地盯着他。

    “你是新来的吧?难道不知道这黑水河小鬼不能直视?”摆渡鬼祟淡漠开口道。

    “黑水河小鬼善嫉,它们被永生永世沉于河底,不得超生,因而它们嫉妒每一个安然从黑水河上走过的鬼祟。”

    “你方才那样盯着它们看,会让它们以为你在嘲笑它们。”

    “若是生气了,整艘船都会被这群小鬼掀翻的。”

    听闻此言,船上诸多鬼祟看着池辰的眼神愈加冰冷。

    毕竟落入黑水河中,可就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渔舟顺着河水缓缓行驶,渐渐地,远方的河面上渐渐出现了一簇水草。

    本能地,池辰竟是从这簇水草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感。

    几乎是同时,其他鬼祟亦是发现了这团水草,互相对视了一眼,原本毫无感情的眼中竟出现了一缕恐惧。

    池辰亦是同时发现了异常,心底猛然一震。

    这簇水草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竟能让往来冷漠无情的鬼祟都露出恐惧?

    水草游动得很快,纵然摆渡老鬼刻意绕过,但水草却仿若有意识般,游荡着慢慢靠了过来。

    不过瞬息,整艘船都被水草团团包围。

    见此情景,摆渡老鬼不再驱动船桨,径直坐在船头处,不置一言。

    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水草,宛若毒蛇一般爬进了船内。

    直到此时,池辰才发现,原来这并非水草,而是一根根无比浓密的黑色长发。

    远远望去,宛若水草一般纠缠在一起。

    池辰不经意地扭头看向船下的罪魁祸首,顿时心头一颤,一句卧槽好险没有脱口而出。

    只见船下水面之上,无数黑色长发伸入船上,露出原本掩藏在黑色长发下一个个被泡得无比浮肿密密麻麻的女子脑袋。

    她们一个个面孔朝天,脸色惨白,然而神色却颇为安详,仿佛睡着一般。

    那模样,好似随时能够苏醒一般。

    那密密麻麻的样子,让池辰不由地头皮发麻。

    黑色长发缓缓爬入船内,犹如触须一般掠过无数鬼祟,在路过某只鬼祟时倏然一震,竟是绕过那只鬼祟的脖子,猛然拉紧,“扑通”地一下,将那只鬼祟拉下了水。

    “救命!!”

    掉入黑水河之中的瞬间,一缕活人气息一闪而过,瞬息间,整个黑水河如同炸开了锅一般,女子脑袋、善嫉小鬼统统出现,磅礴的阴气簇拥着河水乍然浮现,宛若河内的食人鱼般,在那假扮鬼祟的生人方才只喊出一个“救命”时,便已然被彻底分食。

    一蓬鲜血在河水中缓缓晕开,再无任何生气浮现。

    同船鬼祟中竟是也有一个走阴路的生人!!?

    池辰骇然。

    而且同船那么长时间,他丝毫没有发现这鬼祟竟然是生人假扮的!

    那这些女人头颅究竟是怎么发现的?

    “噗”地一声闷响,河水之中,一只善嫉小鬼猛然从黑水河中冒出头来,从河中爬到船上,浑身湿漉漉的,面无表情地在原本那生人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桀桀......”

    摆渡鬼祟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头也不回地道:“没想到此趟船上还有生人,这生人遮阳术来来回回都是“遮阳宝箓”,难道不能换个花样么?”

    “当真以为就一个“遮阳宝箓”就想蒙混过关?真当“漂子”辨不出真假?”

    摆渡鬼祟在那里说着,池辰听得是满头大汗,冷汗涔涔。

    听这摆渡鬼祟所言,鬼祟们显然知悉道门演化而来的“遮阳宝箓”,而寻常鬼祟无法辨认真假,但这些状若女子脑袋的“漂子”却可以分辨出来。

    所以这就类似于鬼祟们极特殊的安检鬼祟?

    那金骷髅给自己施展的“遮阳宝箓”还有用处吗?

    黑色长发继续掠过诸多鬼祟,好似在做临船安检一般,从船头穿过船尾,一个都没有放过。

    池辰坐在船尾,眼瞅着黑色长发愈来愈近,他的心脏砰砰作响,只觉一股阴冷气息扑面而来,手脚不自觉得冰冷了下来。

    他想到了方才那个生人,被拖下河的瞬间被鬼祟吞食了个干净,原主生人做了替死鬼,又上来了一只善嫉小鬼。

    我也会这样吗?

    黑色长发越来越近,犹如死神的镰刀,滴落着最新鲜的鲜血。

    就在他近乎绝望的同时,腰间忽然传来一股寒气,沿着经络迅速攀升,裹住了心脏。

    冰冷的寒气涌入心脏,近乎让池辰瞬间猝死过去,在连吐了好几口寒气后,他终于缓了过来,全身战栗。

    黑色长发终于触及池辰,在掠过的同时,仿若未曾发现一般,再次掠向下一个鬼祟。

    死里逃生的欣喜一闪而过。

    “是那枚神秘玉石?”

    他的脑袋并未被冻僵,思绪急转之下,立马想到了被别在腰间的神秘玉石,心里立马掀起了滔天巨浪。

    “是它在护着我?”

    “它为什么要护我?”

    “之前我就曾经从玉石中听到过女人声音,难道里面真的有个人?”

    “亦或者是只鬼?”

    ......

    检查完最后一个鬼祟,黑色头发迅速撤出,临走之时不忘拖出两只倒霉的鬼祟。

    那两只鬼祟不断挣扎着,然而却始终对这黑色头发无济于事,随着一蓬庞大的水声,彻底被拉入了河中。

    隐隐地,池辰听到了船下存在吧唧嘴的声音。

    如同品尝美味。

    河面上的漂子们迅速散去,向远处漂去。

    只是片刻,视线之中已然不见任何漂子的踪迹。

    眼见漂子没了踪迹,船上的众鬼祟齐齐长舒了一口气。

    池辰亦是心底浮现出一缕劫后余生的庆幸,若非神秘玉石的帮助,自己绝对无法躲过漂子的检查!

    他抬起脑袋,看到了目光远处的岸边。

    临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