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八章 黑水河上
    池辰并不回话。

    鬼娃娃是怎么看穿金骷髅的遮阳宝箓的?

    思虑急转,突然间懵然大悟。

    为什么这鬼娃娃要和自己说这么多话?

    寻常鬼祟可不是什么善类,那可都是见面即取命的狠角色。

    除非说,它在骗自己说话?

    可它为什么要骗自己说话?

    池辰深深地皱起眉头。

    但是它又为什么笃定自己见过它!?

    除非说......它能读心!

    它还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是生人!?

    金骷髅的遮阳宝箓果然还是起了作用,骗过了鬼娃娃的眼睛。

    但是眼睛可以骗过,心念却骗不过。

    它仅仅依靠读心,读出了自己的心念,亦是怀疑自己是生人。

    所以,它在试探我!

    “呵呵......还在装成我们么?”鬼娃娃讥笑出声。

    与此同时,一股阴森的恐怖陡然爆发开来,一瞬间犹如凉水泼面,自头顶凉到脚底板。

    恐惧!

    无边的恐惧!

    理智终究占据了上风,他猛咬舌尖,刺激自己恢复正常,随后脑袋里开始回忆。

    回忆那一夜被午阴子设计,引入鬼娃娃幻术之中。

    一切恍若再次回到了那一夜,鬼娃娃将自己斩首的场景。

    他看着自己尸首分离。

    那个森冷月光下没了脑袋的身躯。

    绝望!

    痛苦!

    “......有意思!”

    鬼娃娃恐怖的阴气流动陡然一滞,旋即便听到了它的小声轻语:“阳世竟然有人见过我?还以我施展幻术取人性命?”

    “究竟是什么人呢?”

    右肩陡然一轻,只听身后传来呼呼声响。

    那鬼娃娃终究离去。

    近乎被冻僵的身躯迅速恢复正常。

    周身气血逐渐再次开始搬运,滚烫。

    转瞬间便驱散了那浓密的阴气。

    虽然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短短一瞬间,但池辰却仿佛是耗尽了所有心神,脸上出现了疲惫之色。

    回想自己殒命的凄惨场景,无论如何都是对意志一番剧烈冲击。

    感受着身躯内逐渐恢复正常的温热,池辰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借午阴子幻术中自己濒死前的场景来骗过鬼娃娃,不可谓不是一步险棋。

    但凡鬼娃娃多长一个心眼,再细细查探一番,自己定然露馅。

    他抓紧时间,紧跟着赤脚老鬼,停步在一川宽阔的漫漫河水前。

    这河水湍急,底下漆黑如墨,不知深浅,散发出阵阵寒气。

    “好重的阴气。”

    池辰微微蹙眉,他能清晰感受到这河水中散发出极恐怖的阴寒气息。

    他微微低头,看到这浑浊的河水中倒印出自己的面孔。

    就在这时,河水中的倒影缓缓变化,竟是兀自咧开了嘴,露出了极阴森且诡异的笑容。

    “不对!”

    直到这时,他这才如梦初醒,豁然反应过来,脸色巨变之下,惊恐地伸回了脑袋。

    “这河水底下全是鬼祟!”

    “正所谓黑水玄煞,鬼祟阴物落入此河,便没有机会出来,永世不得超生!”

    “若要往生投胎,必须寻一生人做替死鬼!”

    “可此地是阴路,生人少之又少,就算是有生人,但估摸着也很难走到这里!”

    “落入这阴河之中,无异于永世囚禁。”

    “而但凡有生人走过,定然是引起河下邪祟狂躁。”

    “这段阴路之中,无疑这黑水河一段才是最为危险。”

    一连串的思虑让池辰无疑愈发心思沉重。

    此地,实在是太危险了!

    若是说远古时代救世仙人未曾降世之时,阳世便是如此场景,无疑对于生人来说,这实在是一场炼狱。

    等等!

    既然九州大地用七十二座烽火台镇压住了关键的阴眼,那么九州之外呢?

    那里可没有七十二座烽火台镇压邪祟,无疑正是邪祟们肆无忌惮的乐园!

    那里,究竟是一副怎样的人间炼狱?

    想到这里,池辰眼神复杂,金骷髅的话好似将整个世界掀开了一角,让他看清了这看似平稳却暗潮涌动的大世。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

    邪祟、鬼物、仙人,还有这诡秘异常的阴路。

    ......

    一众鬼祟站在河边,安静等待着什么。

    忽然间,一众鬼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齐刷刷地扭过头,冰冷地看向黑水之上。

    池辰亦是抬起脑袋,凝目望去。

    在那里,一叶渔舟摇曳而来,渔舟船头挂着一盏散发着幽冷寒光的油灯。

    油灯的一侧,盘坐着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摆渡鬼祟,其身下一片漆黑,无法目视。

    在他的身后,一把船桨凭空划动,驱动着渔舟缓缓驶来。

    见到这摆渡鬼祟,池辰不由地神色微紧。

    寻常鬼祟自然是不敢在这里渡鬼过河,毕竟万一底下的鬼祟们闹了起来,可是要连鬼带船一齐落入河底的。

    动辄永世囚于这黑水河之中!

    显然这摆渡鬼祟非同一般。

    加之从其身上隐隐感觉到的压迫感,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摆渡鬼祟定然也是一只厉鬼。

    无论是那能够读心的厉鬼鬼娃娃,还有那个能够隔着棺材感受到自己生人气息的鬼脸,池辰敏锐地察觉到了,一只寻常鬼祟晋升厉鬼后,应该是会多一项匪夷所思的能力。

    如果按照这个理论,这摆渡鬼祟也应该是如此。

    看他这有恃无恐的模样,显然这项能力,极有可能与黑水河有关。

    甚至有可能,它并不会被黑水河所留!

    摆渡鬼祟将船停在岸边,而后动也不动。

    一众鬼祟安静地踏上渔舟。

    池辰紧靠着赤脚老鬼,坐在船尾。

    他微微扭头,看到随着渔船缓缓拨动,他的倒影彻底破碎,船底的黑水之上,河水荡漾着涟漪四散开来。

    隐隐地,无数鬼祟脑袋从船底浮现,整张脸趴在河水下,如同贴着玻璃一般,被泡得浮肿开来的皮肤紧紧贴开,眼神怨毒地盯着自己。

    犹如要将自己吞噬一般的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