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七章 再见鬼娃娃
    不要好奇!

    不要好奇!!

    若是赤脚老鬼,绝不会只是敲棺材便了事了!

    外面绝对不是赤脚老鬼!

    他脑袋一片空白,想起了金骷髅言语中对阴路上鬼祟们的忌惮,不由地屏住呼吸,不做任何反应。

    咚咚咚咚!

    又是一道敲动棺盖的声响。

    这一次敲动棺盖,池辰并不理睬。

    心脏砰砰跳动,几欲跳出般。

    片刻之后,棺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声音不大,但在这只能听到自己呼吸声的死寂之中异常清晰。

    “嘶......”

    池辰只觉得自己全身发麻,紧张地全身僵硬,不敢有任何细微的动作,哪怕是喘气都屏住了。

    那脚步声缓缓移行起来,围绕棺材四周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他的前方。

    而后,便再无任何声息。

    “哐当!”

    沉重的棺盖突然响了起来,仿佛有人在外推动棺盖。

    池辰微微扭目,看到棺盖被打开了一跳缝,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庞正透过缝隙望着自己。

    那是一张人类的脸庞,可只是一看到那对眼睛,池辰不由地浑身一震,恐惧如水滴落于纸上般缓缓晕开。

    这究竟是何等恐惧可怖的眼睛。

    灰白,死寂。

    仿佛没有聚焦一般。

    他趴在棺材边,低头俯视着自己,血红的光芒擦着他雪白的脸庞打落下来,印得他半边脸庞血红。

    显得极为诡异。

    池辰只觉一股冷气从尾椎悄然升起,直冲脑门,通体冰寒。

    那张脸便是一直趴在棺材边缘,直勾勾地盯着池辰。

    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那张脸终于从棺材边缘离开。

    听着那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池辰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池公子!你可以出来了!”

    棺材外响起了赤脚老鬼的低语声。

    听闻此声,池辰当即直挺挺地从棺材中坐了起来,一扭头便看到站在旁边的那双高度腐烂的赤脚。

    是赤脚老鬼!

    “池公子真是吉人自有天相,竟是能够从那个邪物手上活着走一遭。”赤脚老鬼低声说道,语气之中甚为后怕。

    “你早就来了?一直在旁边看着?”池辰脸色依旧煞白,但语气却冰冷了许多。

    “并非老鬼不帮你,实在是老鬼若是出面,只会更加暴露你身份的风险。”老鬼苦道。“方才那个邪物已然模糊嗅到了你的生人气息,这才开馆查看,若是老鬼我上前扰了,必然会使其心生疑窦,反而不好。”

    池辰无奈,唯有作罢。

    他知道赤脚老怪只是个生活在乱葬岗的老鬼,实力低微,在这渺渺阴路之上只能算最底层的存在,因而许多事情事不由己。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竟是一弯血红的月亮高悬其上,方才打在那张鬼脸之上的红光定然也是这月光所致!

    空气中充斥着浓密的阴气怨气,隐隐中好似已然凝成了薄薄的雾气,遮挡远路。

    这是一处密林,四周一片黑暗,隐隐可见道道虚影路过,显然皆是走阴路的鬼祟。

    “池公子请与我来吧。”

    赤脚老鬼在前方引路。

    很快步入大路,四周诸般隐隐绰绰的虚影鬼祟走在路上,尽数维持着恐怖骇人的死相,周身涌动着骇人的阴气。

    其中每一只都是让池辰面容色变。

    然而它们却好像没有察觉到池辰这个生人一般,尽皆低着头走路,不置一言。

    池辰亦是学着这些鬼祟的姿态,低着头走路。

    “呵呵呵......”

    一道如轻铃般的娃娃笑声忽然响起。

    在这片死寂之中,天真无邪的娃娃笑声在这诡异的阴路之上,充斥着一种极为异常的诡异。

    令人脊背发凉。

    池辰心中猛然一跳,谨记着阴路上的忌讳,恍若未闻地跟着赤脚老鬼走着。

    “呵呵呵......”

    又是一道娃娃笑声响了起来。

    这次声音愈加近了。

    不知为何,池辰隐隐感觉这笑声有些熟悉。

    好似之前听过一般。

    “呵呵呵......”

    第三道笑声再次响起。

    几乎是一瞬间,池辰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这声音已然出现在耳边,阵阵寒气吹拂着耳根,好似有人正附在他耳边,轻声笑着。

    恐惧不仅于此,而是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这声音为何似曾相识!

    正是那夜午阴子施展的幻术鬼娃娃!

    诸般幻术绝非空穴来风,就算是仙人施展幻术,也必然是见过实物,才能施展地宛若真实存在。

    之前池辰便想过午阴子一定是见过鬼娃娃这种恐怖的鬼祟,却没想到自己竟有真正遇到鬼娃娃的一日。

    此处鬼祟环伺,绝对不能暴露生人气息!

    赤脚老鬼好似也察觉到了池辰惹上了什么邪祟,两只腐烂赤脚迅速上下奔走起来。

    池辰心念急转,脚下生风,紧紧跟着赤脚老鬼。

    “嘻嘻嘻......”

    猛然间,又是一道笑声响起,旋即池辰只感觉右肩一重,好像有着某种恐怖存在坐了上去。

    阴冷,犹如跗骨之蛆般,从右肩迅速传开。

    他感觉身体越来越凉,原本被纯阳真火淬炼过无数次的滚热气血仿佛都要被这股阴冷冻住一般。

    “你见过我?”

    那恐怖存在吹着冰冷的寒气,附在池辰耳边低语。

    虽是天真童语,却宛若万丈寒潭般冰冷。

    该死!!

    这鬼娃娃竟然认出了我!

    池辰强忍着被冻得要颤抖的肌肉,没有回话。

    亦是没有扭头。

    他谨记金骷髅所言的禁忌。

    绝不好奇。

    恍若未闻一般。

    而鬼娃娃下一冰冷的话语,却让池辰通体冰凉,如坠冰窖。

    “呵呵呵......我很好奇,作为生人,为何你会见过我?”

    “我可记得,但凡见过我的生人,可都死了。”

    它认出我来了!!

    池辰心头巨震,若非周围密密麻麻全是邪异,他定然是夺路而逃。

    冷静!

    冷静!

    越是危险的时刻,越是要冷静!

    他强制地调整呼吸,让原本急促慌乱的呼吸均匀顺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