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五章 声音
    “救兵?”

    池辰微微一愣。“向谁求救?”

    “此地以西一千五百里,是为滕虎军驻守之地,我给你一份手书,你且去那里求救兵,若滕虎军将军答应出兵支援,则西林县危局当即可解。”

    “距此一千五百里?便是我骑快马,也要好几天呢。”池辰悚然一惊,错愕道:“再说了,据我所知,若无虎符调令,滕虎军是万不会调用的......”

    “所以让你带着我的一份手书过去,相信驻守那处的滕虎将军见到我的手书,定然是会帮助的。至于一千五百里的脚距......不知你听说过“阴路”么?”

    池辰摇头,一脸茫然。

    “正所谓人有人路鬼有鬼道。人之路在于双脚之下,是为实路。”

    “鬼道则为虚路,又被称之为阴路。”

    “踏上阴路,千里之距,片刻即至,但是须知阴路之中,鬼祟妖邪众多,那是真正连烽火台都无法镇压到的邪地。”

    金骷髅耐心讲解着:“正是因为没有烽火台的镇压,那里鬼祟实力强横,以你现在的修为,便是踏入即死。”

    听闻此言,池辰脸色狂变。

    显然阴路之上危险至极,就算是自己身具阳火,但修为低微,阳火的威力也极为有限。

    万万不足以抵挡鬼祟妖邪!

    “但是你也无需担心。我已然安排赤脚老鬼给你带路,待会我会给你施下秘术,掩盖周身活人生气,那些鬼祟妖邪无法感受到你的生气,自然是不会对你出手,只要你切记阴路之上的禁忌,定是会安然抵达目的地。”

    “是什么禁忌?”池辰微微一怔。

    “不要好奇。”金骷髅淡淡道:“阴路之上,各个鬼祟都有着一番不同的过往,而作为生人的你,绝不能对它们产生兴趣。”

    “生人绝不能与死人有纠缠!”

    “否则定然会有大恐怖发生。”

    池辰不知道金骷髅嘴里所说的“大恐怖”是指什么,但以金骷髅的修为,能被他称之为“大恐怖”,绝对是真正危险的事情!

    总之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触动阴路之上的禁忌!

    池辰心里暗暗定心,神情严肃。

    “既然是走阴路,何时出发?”池辰沉声问道。

    “自然是越快越好。”金骷髅说道:“在此之前,从午阴子那里抢来的奇物先拿出来吧,我帮你施法处理一下,那东西对鬼祟极有吸引力,可不能就是如此简单被你带入阴路。”

    “否则你在阴路上走得就定然不太平。”

    池辰一愣,取出那枚玉石,递给了金骷髅。

    这玉石只有一指长左右,小巧玲珑,晶莹剔透,周身还刻着奇怪的花纹。

    之前在路上,他便仔细研究了一番这玉石,但不知为何,一离开恶犬的血肉,这玉石便不再散发出浓浓的不适感,安静宛若寻常玉石一般。

    好像除了异常坚硬之外,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大师!”池辰问道:“这究竟是什么奇物?为何午阴子会如此紧张?”

    金骷髅微微摇头,开口道:“午阴子此人虽然看似亦正亦邪,但实际上学究天人,格物致知造诣极高,在眼光这一方面,虽然我比他多活了两千多年,但是我依旧不如他。”

    “就说此物,我亦不知是什么东西。”

    “但以午阴子的紧张程度来说,他定然是知道这是何物。”

    金骷髅没有脸皮,全身都是金色的骷髅骨头,否则池辰相信,自己定然能够看到金骷髅一脸惭愧的表情。

    他口念佛法,随着宏正的佛音愈来愈大,那全身骨头散发出宛若呼吸一般的金色光芒。

    “南无阿弥陀佛。”

    最终,佛法念尽,随着一声佛号高呼,金色佛光照耀在神秘玉石之上。

    嘶——嘶——

    宛若蛇类抽吐蛇信的细小簌簌声悄然响起,不知为何,只是听着这股声音,池辰便没来由地浑身发寒。

    玉石氤氲在佛光之中,伴随着道道黑气袅袅升起,那佛光竟是悉数缓缓蜷缩进了玉石之中。

    待得佛光彻底缩入玉石之中,金骷髅好似虚弱了许多,骨架上的金色淡了不少,就连那眼眶中的金焰都小了一点。

    “好了,此物已然被我用秘术遮掩了气息,不会被那些邪祟们察觉到的。”金骷髅语气略带几分疲惫,将玉石交给池辰。

    池辰接过玉石,在接触玉石的那一刻,忽然浑身一震,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丝错愕。

    金骷髅也是发现了池辰一瞬间的异常,询问道:“怎么了?”

    “你难道没听到吗?”池辰诧异道。

    “听到什么?”金骷髅错愕道。

    “好像是......一道声音!”

    池辰闭着眼睛,安静地感受着那股极微弱的波动来自何处。

    他仿佛融入了这篇天地,附近的一切都能够被他所感应。

    倏然间,他猛然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神秘玉石,一脸震惊。

    “这玉石里有一道声音!”

    他扭过头,看着眼眶中两团金焰不断晃荡飘摇的金骷髅,好似感觉到了他心中的惊涛骇浪。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便见金骷髅急切地挥手,根本不给自己说话机会,道:“你准备一下,歇会我便送你下阴路。”

    说完,猛然转身,大步走入了庄园深处。

    看着金骷髅的身影消失在庄园深处,池辰深深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自从自己说听到玉石里有声音后,金骷髅就急着打发自己,甚至根本不愿意让自己细说玉石里究竟是道什么声音。

    那种感觉,就好像金骷髅在刻意躲避神秘玉石的话题般。

    所以他实际上应该是清楚或者看出了这玉石的端倪,但为什么不愿意告诉自己?

    但是为什么他并没有听到到玉石中有声音,而自己却听到了?

    抛去胡思乱想,他握着玉石,凑近耳朵,仔细聆听着。

    恍惚中,他好似听到玉石之中,一个女子的呼喊声。

    “神念......起......时天地......大炉......炼......我金......身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