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四章 三临乱葬岗
    还未感觉棺材动弹,竟然已经到了?

    池辰陡然一惊,随后便感觉到上面的棺盖被缓缓打开,一缕温润的月光徐徐照射进来。

    一手抓住棺材边缘,起身站了起来,眼前正是那座熟悉的庄园。

    一众老鬼力士已然退去,唯有自己这座大红棺材安静放在庄园中央。

    此刻的池辰已然不同往昔,灵慧丹的奇妙功效让其六感强化到了骇人的程度,以至于之前那两只刻意隐藏身形远远尾随的鬼祟都能察觉出来。

    之前他曾在这庄园深处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骇人气息,而如今六感今非昔比,细细感受之下,他不由地汗毛直竖。

    他只觉庄园深处好似有着某种极恐怖的存在,自己全然暴露在这位存在的注视下。

    在这注视之下,他的皮肤犹如针刺般传来阵阵刺痛,眉心猛烈跳动,似乎藏在其中的念感下一刻就要破壳而出,玩命逃走。

    那种感觉,远比老怪物给自己的恐惧感更甚一筹。

    正所谓不知者不畏,之前他六感肤浅,并未察觉到异常,只以为里面的老鬼不好对付,却没想到里面竟是藏着一位如此恐怖的存在。

    念及此处,他心里陡然浮起一丝庆幸。

    之前他可曾在这位恐怖存在面前斩杀过一只老鬼,幸而这位恐怖存在并未对自己出手,否则自己......

    “你很让我吃惊。”庄园深处,那道沙哑的声音陡然响起,打断了池辰的胡思乱想。“没想到你竟然能横生枝节,搅了午阴子的谋划。”

    “只是午阴子此人亦正亦邪,为人睚眦必报,且修为颇高,以后你可得尽量躲着一些。”

    “你让老鬼把我带来,恐怕不是说这些话的吧?你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我想要知道的,也该告诉我了吧!”池辰沉声道。

    “自然晓得,我亦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老鬼。”神秘存在缓缓道:“你可知“七十二座烽火台”?”

    七十二座烽火台?

    池辰微微一愣,忽然想到流传于坊市间的神秘传闻,瞳孔微微一缩,失声道:““七十二座烽火台”之说,竟是真的?”

    “传闻许久之前,九州大地是为妖邪之乐土,邪祟遍地,妖邪丛生,这些恐怖阴森的邪异视人命为草芥,甚至以豢养人类宛若家畜一般,以残忍屠杀取乐。”

    “忽然有一天,天上降下仙人,怜悯人族,驱逐邪异,又立下“七十二座烽火台”于九州,彻底镇压住了九州大地上的恐怖邪异。”

    “而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七十二座烽火台”,是真的存在!”

    它声音弘正,字字宛若神音,深入池辰心底。

    “它们宛若一颗颗辟邪长钉,深深钉入九州阴气最盛之处,镇压住了诸般邪异。”

    “而此地乱葬岗,便是其中一座烽火台镇压阴眼之处!”

    说到这里,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庄园深处,窸窸窣窣的声音悄然响起,伴随着渐渐临近的脚步声。

    好似有人正缓步从中走出。

    池辰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屏住了呼吸,睁大了眼睛仔细望去。

    漆黑的庄园之中缓缓亮起一道金芒,随着金芒越来越亮,一具披着袈裟的金骷髅竟是从中走了出来。

    那骷髅头的两处眼眶之中,赫然各自燃着一团旺盛的金色火焰。

    以至于只望一眼,池辰便能从中感受到极浓郁的佛法气息。

    神圣!

    纯阳!

    宛若神祇!

    令人不由地心生敬畏,倒头便拜!

    “南无阿弥陀佛。”

    这具金骷髅双手合一,眼眶中金焰颤动:“吾奉仙人法旨,镇守此处烽火台。”

    “曾发下大誓,烽火不破,不归西天!”

    镇守烽火台的僧人?

    池辰不自觉地吞咽下口水,神情愕然。

    所以也能解释,为何这位庄园中的神秘存在竟然能够随手丢出《大力龙象经》这种佛门奉为至宝的完美经义!

    池辰惊讶,随即语气恭敬道:“可是大师,这烽火台又与你要跟我说的事情有何关联?”

    “两旬前,一伙神秘人夜袭乱葬岗,将乱葬岗老鬼们打得魂飞魄散,又意图破坏乱葬岗中的烽火台,悉数被我骇退。随后没有几日,便出了魔胎案。”

    “当时我神感松动,从因果之中窃窥出一丝端倪,便将此事委托于你。”

    “我明里让你查案,暗地里又与午阴子达成约定,让午阴子协助你调查。”

    “午阴子此人虽然怪异,但手底下确实有几分本事,不仅查出了那伙神秘人在西林县活动,还从它们那里窃得了孕育人魔的血肉花坛。”

    所以说老怪物那日晚上将自己拉入幻境,其实只是为了将血肉花坛隐晦地交予官府?

    池辰迟疑地想着,随后一想到老怪物那阴森似鬼的模样与性格,当即有些不寒而栗。

    以老怪物的性格,绝对不是想要将血肉花坛送予官府,若非半路杀出了清虚子二人,或许真的是打算将自己供养了血肉花坛。

    “随后那一夜,我清晰感受到县城里将有大恐怖孕育而出,只是当时我镇守烽火台,生怕中了那伙神秘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不便出手,当即让午阴子与你通风报信,这才险之又险地将魔胎扼杀在腹内。”

    “当魔胎案毕了,我也需要履行与午阴子的约定,这让你去鬼村助他谋取奇物。”

    “我偶然得知,这奇物是那伙神秘人数年之前布下的一招暗棋,为了破坏这招暗棋,与其让那伙鬼鬼祟祟的神秘人猛然发难,倒不如让亦正亦邪的午阴子拿去算了。”

    “只是我没想到,你可真是好胆识,竟然敢从午阴子的眼皮底下夺东西。”言及此处,他微微抬头,眼眶中金焰猛烈颤动,好似惊叹不已。

    “自你离开之后,我越发觉得县城里不对劲,夜里的鬼祟怨气极重,而且邪祟明显多了许多。”

    “原本我还不确定,直至今夜,那伙人陡然发难,我才几乎能够确定,这些一连串发生在西林县的怪异,尽皆是为了我所镇守的烽火台。”

    “但凡我见不得苍生受苦,离开所镇压的烽火台,前往西林县,这伙神秘人必然现身于此。”

    “既然你无法离开乱葬岗,你跟赤脚老鬼说你有解决西林县诸般怪异的方法,是何办法?”池辰突然问道。

    “很简单。”金骷髅双掌合十,缓缓道:“搬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