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三章 逆转阴阳遮天掩日
    是夜,

    诡秘树林中,

    午阴子如鬼魅般,悄然飘过。

    突然间,这疾驰中的午阴子猛然一滞,险些一个踉跄一屁股摔在地上,好不容易扶住一颗枯树,这才站稳身子。

    琐碎月光透过枝桠,打在了他的半张脸上。

    他扶着墙,脸上一下一下的抽搐起来,全身上下抖动个不停,原本阴森似鬼的脸庞也因扭曲而变了形,显得愈加可怖。

    忽然间午阴子停止了抽搐和颤抖,但从他的喉咙深处,传来一阵嗬嗬的怪声。

    连续数声之后,他猛然低头,哇地一下吐出了一大滩散发着恶臭的腐肉。

    将这滩腐肉吐出之后,他的脸色逐渐转好,整个人好似也有了几分人气。

    死死盯着那团在地上微微蠕动着的腐肉,午阴子面容阴沉,眼中凝聚着怎么也散不去的嗜人阴毒。

    忽而,他似有所感地抬头,愕然地望向昏沉暗暗的暮色,脸上顿时转而浮现出狂喜之色。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他哈哈大笑,毫无顾忌大摇大摆地向西林县的方向走去。

    大片休息的鸟雀惊飞四处。

    ......

    “这天色不对!!”

    浓浓厚雾之中,池辰终于驻足停顿,一脸阴沉地望着依然昏沉黑暗的暮色。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但一夜的鬼祟追踪,已然耽搁了不少时辰,夜半自己又行了许久。

    忙活了一晚上,眼看都快进入西林县地界了,仍然没有见到天色放亮。

    拢共算起来,起码也有六七个时辰了!

    这绝不正常!!

    池辰心底微微一沉。

    遮天掩日,阴阳逆行!

    这绝对可谓是大神通!

    但是又是什么人,会施展这种大神通?

    隐隐地,他心里有些不安躁动。

    白天阳气盛,因而鬼祟在白天不敢作祟。

    但晚上阴气盛,诸般鬼祟邪异多在此时横行。

    念及此处,池辰神色微动,朝着西林县的方向大步流星的奔跑起来。

    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山间的寂静,踩碎树叶的声音沙沙作响。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猛然间,池辰陡然站停。

    踩碎树叶的声音继续响起,好似有人在急促奔跑......声音竟就是出自身后。

    “何方宵小邪祟!给我滚出来!”

    池辰没有回头,甩手从背后抽出桃木剑,表情严肃。

    “池公子切莫动怒,老鬼奉主子令,前来拦截池公子切莫进入西林县城。”阴森的苍老声音从池辰耳边响起,隐约间他甚至能感觉到耳翼轻轻吹动的寒风。

    “无端鬼祟,出来与我说话!”池辰怒而道。

    草叶上沙沙声渐起,借着月光,一对青色皮肤的脚掌缓缓从他身侧走了出来。

    只有一对脚掌,没有腿,亦是没有身体。

    这对脚掌已然高度腐烂,上面爬满了蛆虫,脚底板的皮肉已然被磨穿了,只留下森森的白骨。

    这脚掌的朝向,好似有一个人正赤脚站在自己面前般。

    “老鬼死相凄惨,害怕这副模样吓着了公子。”那对脚掌上下踩动,好似有人在上下跺脚一般。

    “我见过死鬼多得是,何曾惧过一双脚?”池辰脸色微僵,继而努力不去看那双挤满了蛆虫的脚。“你家主子是何人?”

    “正是前两次乱葬岗中,与你有过口缘的老鬼。”

    池辰愕然。

    那只躲在庄园深处的老鬼?

    “你说不要让我进入西林县城,所谓为何?”池辰诧异问道。

    “难道池公子没有察觉到这天色异常?”

    “天色迟迟未见大亮,究竟是何人搞得鬼!”池辰脸色微沉,寻声问道。

    “西林县城里现如今邪祟横行遍地恐怖,就算是你身具阳火贸然闯入,也绝对十死无生,所幸的是,绝大多数生人躲在有大乾国运庇佑的衙门,暂时无碍。”赤脚老鬼尖着声音说道。

    “什么?不过三四日的功夫,县城里哪来得这么多鬼祟?”池辰大吃一惊,惊呼出声。

    而随后,眉头紧皱在了一起,他当即想到了尚住在县里的大伯一家人,不知道眼下在县里是否尚好。

    “此事暂且不知。不过我家主子说了,若是想救西林县人,他有办法,还请池公子移步乱葬岗!”

    一说到这位庄园里的神秘存在,池辰不由脸上露出了几分犹豫。

    当初正是这位让我去帮它前往鬼村送信给老怪物,那么这神秘存在和老怪物究竟是什么关系?

    若是神秘存在和老怪物有一腿,自己这样过去,岂不是送菜?

    “我家主子还说了,让你莫要担心,他与午阴子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现如今关系也已经断了。”似是察觉到了池辰的想法,赤脚老鬼继而道。“而且此次,西林县城能否存在,权看你的了。”

    “此话是什么意思?”池辰眼皮一颤,抬头看了看依然暮黑的夜色,一脸懵逼。

    就这种能够逆转阴阳的大佬,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池公子不若先跟我去见了我家主子再说?具体情况老鬼也尚且不甚清楚。”

    “事态紧急,还请公子坐上阴辇,即刻便至。”

    言罢,赤脚老鬼跺了跺脚,池辰脸色微动,旋即便听到忽而响起了一道渗人的深夜唢呐声。

    尖锐而刺耳。

    一支脸色唰得粉白的丧葬队伍,一路吹着唢呐撒着纸钱,伴随着阵阵阴风,无视山野之中诸般复杂的树木,宛若虚影一般,踩着虚空缓缓落在了池辰面前。

    众脸色如刷了粉般的力士将抬着的大红棺材放下,棺盖自行打开,露出了幽深黑暗的棺口。

    “池公子,还请躺进去便是了。”赤脚老鬼低声说道。

    池辰犹豫了一下,想到了尚在县城里生死不知的大伯一家,终究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躺了进去。

    哐当一声。

    随着棺盖彻底合上,眼前的世界亦是蓦然陷入了黑暗。

    丝毫没有任何颠簸,仿佛棺材停在那里放了一会儿,约莫片刻,便听外面被人敲响,赤脚老鬼尖利的声音传了进来。

    “池公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