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二章 桃木武器
    这陡然出现的两个鬼祟显然惊呆了女鬼,竟是歪着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又是一个没开灵智的鬼祟。”其中一个鬼祟不耐地嘟囔了一声,身形飘荡上前,伸手就向池辰抓去。

    眼见自己好不容易打到的猎物即将易主,女鬼终于反应了过来,猛然间张开嘴巴,凄厉尖叫。

    “啊——”

    “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那鬼祟忽而冷笑出声,停下了动作,滔天的怨气悄然升起,露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

    女鬼的尖啸声戛然而止,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不舍地瞥了眼躺在那里的生人,随后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跑。

    “想跑?你跑得了么?”

    那鬼祟轻呵出一口阴气,于半空中凝聚成一支冰寒箭矢,迅若游鱼一般猛然射出。

    噗嗤!

    隐于波浪滔滔的溪水声之中,一声闷响乍然响起。

    那已然飞过过半溪水的女鬼面容身形猛然一滞,不敢置信地低下了头,看着那一瞬间穿透了自己胸口的阴气箭矢。

    下一刻,庞大的巨力自箭矢的另一头猛然传来。

    女鬼宛若被鱼钩吊死的鱼一般,迅速扯回。

    在女鬼被箭矢强行拉回的瞬间,鬼祟的嘴巴之上陡然出现无数裂缝,慢慢蠕动之际,那嘴巴竟是自中间旋转着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张一眼望去黑漆漆的庞大口器。

    “不......不要......”

    女鬼眼神绝望,瑟瑟颤抖,高呼出声。

    而紧接着,她便全然落入这鬼祟黑漆漆的口中。

    悲苦哀嚎声,从口器的深渊中隐约传出。

    口器的边缘缓缓向中间蠕动,直至彻底紧合,终于再无任何声响发出。

    它又恢复成了那只鬼祟的模样。

    “嗝~”

    它猛地发出了一道饱嗝声,随后摸了摸肚子,一副眯着眼睛舒爽无比的样子。

    它随意地一挥手,躺在那里的池辰便被浓烈的阴气轻轻托起,凌空飞了起来。

    “大哥!我们现在去将这小子交给主人吧。”这鬼祟大大咧咧地径直飘到另一个鬼祟身边,身边一同飘来的还有昏迷不醒的池辰。

    那被称为“大哥”的鬼祟极是小心,眯着眼睛盯着昏迷不醒的池辰,神情警惕。

    “大哥,放心便是了,方才我已经看过了,这小子确实是被那女鬼迷晕了。”鬼祟嘿嘿笑着,望向池辰时脸上满是贪婪,道:“这小捕快气血可真是旺盛,若是......”

    “给我闭嘴,你这个憨货!!”“大哥”怒而出口,望着它的眼神之中满是危险冰寒的眸光。“若是再敢废话,老子便拔了你的舌!”

    听闻此言,憨货鬼祟当即脑袋一缩,不敢再胡言乱语。

    “大哥”缓步上前,仔细打量着这昏睡过去的小捕快,似要确认这小捕快是否是真的被迷晕过去。

    仔细打量了片刻,它猛然微微皱眉,身形悄然往后飘了一丝丝。

    就在同时,一只手倏然伸出,精准无比地抓在了它的脖子之上。

    几乎是一瞬间,磅礴的阳火乍然升起,将这鬼祟尽数包裹起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发生在瞬息之间,以至于这位“大哥”竟是没有发出一道惨叫声,就已然被纯阳真火烧得一干二净。

    只听“扑通”一声,一柄桃木剑从这团纯阳真火之中掉落在地。

    憨货鬼祟顿时呆住了。

    下一刻,昏迷不醒的池辰陡然睁开双眼,一缕如闪电般的厉芒自眸中一闪而过,目光猛然间落到了那憨货鬼祟身上。

    憨货鬼祟顿时只觉如坠冰窟,毫不犹豫地化作一团黑雾扭头就跑。

    “哪里跑!!”

    咻——

    空气陡然震动,后面竟是乍然响起一道破空之声,憨货鬼祟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一只桃木剑从天而降,狠狠砸在了它的身上。

    一瞬间,尘土四溅,飞扬漫天。

    “啊——啊——”

    灰尘之中,连绵不断地响起了憨货鬼祟的尖利痛呼。

    待得灰尘散尽,明亮月光之下,这只逞尽凶威的鬼祟竟是被桃木剑深深扎入了腹部,钉死在土地之上。

    此刻正仰脖痛呼,灰黑色的牙龈外露,痛苦至极。

    只是无论它如何痛苦,竟是都没有任何去拔桃木剑的意图。

    池辰大步走了过来,仔细打量着被桃木剑钉在地上不断挣扎的鬼祟,嘴里啧啧称奇。

    这鬼祟吞噬女鬼的场景,他一样看在眼里。

    只是一眼,他便看出了端倪。

    不知为何,自那女鬼被箭矢射中之后,就是好像全然用不出鬼祟力量般束手就擒,只剩下哀哭嚎叫的余地。

    他隐隐有种不成熟的想法。

    本意是乘着两只鬼祟不注意猛然出手,将两只鬼祟彻底解决,没想到这为首的鬼祟极有脑子,行事甚为小心,纵然自己拼尽全力屏息压制身体机能,仍然被为首的鬼祟看出了破绽。

    无奈之下,他只有率先出手,将其解决。

    直至看到桃木剑从为首鬼祟中掉落出来,他心里的猜测愈发强烈起来。

    后来憨货鬼祟逃走,他也顾不得其他,只好孤注一掷地投出了桃木剑......

    他嘿嘿一笑,丢出一团阳火,甩到这只憨货鬼祟的身上,只听一声凄惨的闷哼,憨货鬼祟转瞬间已然被阳火团团包裹。

    待阳火消散,原地只留一只桃木箭矢。

    他低着头看着安静躺在那里的桃木箭矢与桃木剑,其上尽皆散发着幽深的黑红色,显然是年深日久的模样。

    原本只是猜测,但亲眼看着憨货鬼祟在桃木剑下挣扎,俨然失去了鬼祟力量的模样。

    现在,他已然可以确定,这两柄桃木武器,定然是具有克制鬼祟的神秘力量。

    他伸手提起桃木剑甩动了两下,锐利的尖啸声呲呲刺耳。

    轻触一下,硬度极佳,堪比金铁。

    想想看,能够将桃木剑打造地宛若钢铁刀剑一般,必定是经过了极特殊的祭炼。

    “这种东西,我在西林县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想想能够克制鬼祟的武器,也肯定是个好东西了。”

    “也不知道老怪物从哪里搞来的这种东西,竟然将这种东西用作那两只鬼祟的武器,当真是财大气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