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一章 尾巴(求投资)
    丛林内,

    池辰脚步迅猛急促,好不容易逃出了午阴子的手掌心,当然不能久留。

    他已然逃脱了那些鬼祟们的追踪,但不知为何,无论他如何左拐右拐刻意施尽全力,心里都有股隐隐被窥视的感觉。

    是还有鬼祟在盯着自己吗?

    池辰忽然一皱眉头,想到了那两只被午阴子操纵的鬼祟。

    那两只鬼祟就不似那些附在阴神恶犬身上浑浑噩噩胡言乱语的鬼祟,明显具有人类的灵智。

    难道这两只鬼祟一直在监视自己?

    它们并不袭击自己,而是选择监视自己......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或者说,它们在等午阴子这老怪物?

    池辰心中砰砰作响,方才一刀砍在老怪物身上的那一幕依旧历历在目。

    也不知这老怪物是怎么练的,模样比鬼还像鬼,肉身却硬的跟乌龟壳一样。

    念及此处,池辰心中暗暗焦急。

    若要安然逃脱,定然要想办法把这两只鬼祟甩掉!

    绝对不能让这两只鬼祟再把那老怪物引过来了!

    可鬼祟身形飘忽,就凭自己锻骨境武者的身形速度,还想将这种东西甩掉?

    简直是痴心妄想!!

    而且这两只鬼祟一直远远盯着,显然早已被自己的阳火吓破了胆,只敢远远坠着给老怪物插眼。

    虽是心头急转,但他身形速度依然不变,继续快速朝着西林县的方向快速狂奔。

    他快如闪电,施展极限的速度朝前奔去。

    纵然他拼尽全力,那隐隐的窥视感仍然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

    眉心微微跳动,那是六感察觉到了异样,跳动示警。

    就在他还没迈出百十丈之际,四周骤然传来一阵阵宛若山歌般的女子低吟声!

    这声音绵延幽怨,缭绕天地,只要用心倾听,好似就要随着这声音而去。

    “这是......鬼祟?”池辰眉头微微一蹙,当即顿下了脚步。

    两只藏于暗处的鬼祟当即跟着停下了脚步,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充斥着人性化的狐疑之色。

    旋即便见站在那里的池辰蓦然转身,面容呆滞,眼神空洞,缓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这就被鬼祟的鬼音勾走了?

    两只鬼祟大吃一惊,没想到这能将自己主人按在地上锤的狠人竟会栽在一道小小的鬼音上面。

    “这小捕快没想到也是个好色之徒,竟是这么简单就被鬼音迷了心智,不若乘此机会直接拿下!”

    一只鬼祟说着正欲起身,就被另一只鬼祟按了下来。

    “暂且等等!这人类阴险得很,许是发现了我们,在做戏给我们看!”

    一想到那种阳火之上所感受到,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这只略显冲动的鬼祟浑身打了个寒战,犹豫地点了点头。

    瞳孔呆滞的池辰在山间缓缓走着,走出山林,漆黑夜幕之下,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弯波光粼粼蜿蜒飘向山下的小溪。

    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子,正斜坐小溪旁,就着深夜潺潺的溪水,低头洗着一头乌黑长发。

    而那些宛若山歌般的低吟声,正是赫然出自此人之口。

    似是察觉到了林中走出了人,女子停下了手里的梳洗,微微转过头,被溪水打湿的黑色长发直直地落下,滴滴答答地落着水滴,好似正在透过长发的发隙,仔细打量着来者。

    池辰恍若未觉,眼神空洞地逐渐靠近。

    “公子。”女子娇滴滴地声音从那宛若幕帘般的黑长发下传出。“你是何人?”

    “我乃西林县人,唤名池辰。”池辰一脸呆滞地说。

    女子听闻,顿时掩嘴轻笑,发出一连串宛若轻铃般的笑声。

    “大哥!”躲在暗处的鬼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不由心中有些焦急,小声催促道。“你一定是想多了,区区武者哪来如此强烈的灵感,竟能够察觉到我们?不若我们乘此机会将此人活捉拿下?然后带给主人,定然会引得主人高兴!”

    “不可!”另一个鬼祟当即阻拦了下来,沉稳道:“主人只与我们说了,让我们盯紧他,不该我们做的,无需我们擅自插手!”

    “公子既是西林县人,为何会来到这荒野之中?须知这山野之中鬼怪妖邪众多,可是骇人得紧。”女子笑盈盈道。

    “自然是被姑娘沁人心扉的曲声吸引而来。”池辰说道。“这荒郊野外,鬼怪妖邪又是如何?姑娘都不怕,难道我还怕了不成?”

    “公子谬赞了。”

    池辰好奇地打量着女子遮盖住面容的黑直长发,一副色中恶鬼的模样,说道:“姑娘,你为何一直用长发掩面?可否给在下看一眼模样?”

    “公子,可别这样,奴家还未出阁......”

    话未说完,池辰已然动手,伸手去掀开长发。

    “大哥,这小捕快可真是蠢得要命,荒郊野外哪来的姑娘?真想不到主人竟然会在这种人手上吃瘪。”远远观望的鬼祟低声笑道,语气颇为轻松,更多的,则是对池辰语气中的不屑。“要我说,干脆直接就动手,将其一举拿下,别让这小女鬼给弄死了,到时候可没法跟主人交代。”

    那只隐然为首的鬼祟没有说话,目光落到远处小溪旁的池辰身上,显然有些犹豫。

    如幕帘般的长发被缓缓掀开,女子浑身一颤,竟是没有挣扎,任由池辰将那长发完全被掀开。

    几乎是长发掀开的一瞬间,池辰愣住了。

    一张极恐怖的脸出现在长发之后,满脸都是发黑的腐肉,在那腐肉中上下蠕动地蛆虫,还有那发黄的牙齿,被鲜红的筋膜连接着......简直比一个骷髅头更有冲击力的画面。

    “咯咯.......”女子轻轻掩嘴,脸上筋膜抽动,大片大片地蛆虫掉落下来,那原本纤细的玉指不知何时竟也是变成了森白的白骨。

    “奴家好看吗?”

    池辰半张着嘴,还未说话,忽然间女子嘴唇微启,一股黑气从中吐了出来,喷在了池辰的脸上。

    池辰眼睛一翻,只听扑通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咯咯咯......好久未吃过如此鲜活的血肉了。”

    女子轻笑出声,下一刻脸色微微一变,顺着一个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两道身影正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其中一个身影僵硬地抬起手,点了点躺在那里人事不知的池辰,声音沙哑。

    “这个人......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