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三十章 玉石
    池辰面容不变,左右打量了一下正忙活着的诸般鬼祟,心里有点打鼓。

    此物虽然不知什么来历,但以此物对鬼祟的吸引力来说,一拿出去,极有可能便被鬼祟们察觉到。

    对于这些鬼祟,池辰倒是并不害怕,毕竟有着纯阳真火护身,邪祟无法伤害于他。

    但一旁虎视眈眈的午阴子,则是让他真正担心的存在。

    此人亦正亦邪,为人城府极深,纵然自己多长了一个心眼,依然被他蒙骗,一刀斩了阴神。

    而且此人本就出自道门,晓得诸般道门的玄妙秘术,若非叛逃道门,现在应该也是属于师叔级别的高人。

    绝不是现阶段自己所能应付的!

    这也是午阴子这老东西一直对自己有恃无恐的原因。

    一旦将此物从恶犬血肉中拿出,若是被鬼祟们察觉到了,定然是会惊动午阴子。

    可此物留在这里面,最后定然会被这老东西给找到。

    难道真的要将此物交给午阴子?

    池辰脑门沁满了冷汗。

    以午阴子对此物的上心程度,他着实是想给这自以为是的老东西添堵。

    “赶快走吧!这些鬼祟们在这尊阴神身上呆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找到那物,更何况是你了。”午阴子突然开口,嘲讽道。

    池辰眸光暗沉,脸色阴沉似水。

    脑子无比灵敏地迅速运转起来,诸般方案在脑海中一一演练。

    “等等!”

    池辰突然惊呼出声,面容惊诧:“我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

    “摸到了?”午阴子脸上的嘲讽僵住了,神情猛然失态,两步并作一步走了过来,热切地盯着池辰。“把它拿出来!”

    “嗯!”

    池辰微微点头,从那伤口之中,伸出了一个染满了金色鲜血的拳头。

    “握着干什么!给我打开。”午阴子低喝道。

    这可是你说得。

    池辰心中腹诽,脸上露出了不情愿的表情,缓缓打开了紧握的拳头。

    午阴子眯着眼睛,逐渐凑近,意图好好打量着这传说中的东西。

    这应是极重要的东西,竟是让他屏住了呼吸,脸上首次露出了狂热的笑容。

    拳头缓缓地,慢慢地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午阴子霎时间愣住了。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蓬”地一声,那掌心中竟是陡然燃起了纯阳真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抓上了他的脸。

    中招了!

    池辰心头砰砰跳动,紧张至极。

    紧接着便是在脑海中推演了数百遍的经义招式施展而出。

    隐隐中仿佛听到了龙象低吼,凝实的龙象乍然浮现,围绕在他的手臂之上。

    “龙象镇狱!”

    只听池辰猛然喝声,便见龙象异象竟是陡然涌入手臂之中,霎时间,这只手臂猛然一涨,足足增大了数倍的肌肉高高隆起,撑破了宽大的袍袖,毫无遮拦地展露出来。

    只是一看就给人一种无比刚猛、雄健的力量爆发感!

    几乎是一瞬间,磅礴的纯阳真火覆盖上午阴子脑门的那一刻,高高隆起的肌肉终于发力,按着午阴子的脑袋狠狠砸下。

    噗!

    只听一声闷响,午阴子的脑袋被狠狠砸在地上,那强横的气力透过脑壳,传至地面,竟是震荡开一圈气浪与飞尘,后脑勺处撞击地面,亦是裂开了一道道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痕。

    龙象镇狱,这是池辰从《大力龙象经》中参悟出的经义招式,似是撰写这门圆满经义的大能故意所留,若非池辰吞食了灵慧丹,涨了悟性,定然也是无法发现这等玄妙。

    施展之时,可聚全身气血于一处,乍然爆发。

    只是......池辰松开了手,看着午阴子一副被震得晕头转向却没有任何血迹流出的模样,不由地微微蹙眉。

    别看这老东西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但是这肉身也太硬了吧?

    这么重的冲击,都只是被震得晕头转向,甚至连皮肤都没破?

    “我不信你这老东西死不掉!!”

    池辰骤然冷笑出声,手中短刀猛然出鞘,如流星划过一般,猛然砍下。

    铿锵!

    空气之中乍然响起一道脆声,这短刀竟是在接触午阴子颈脖的一瞬间,猛然断开。

    这他娘的是肉身?

    池辰一脸呆滞。呆呆地看着彻底断为两截的短刀。

    走!!

    必须赶紧走!

    不然等这老妖怪醒了,我特么就得凉!

    他犹如火烧屁股般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把从恶犬血肉中掏出那枚玉石,塞进怀里。

    几乎是这枚玉石取出的一瞬间,所有鬼祟猛然停了下来,齐齐从血肉中钻了出来,脸上挂着无比贪婪的笑容,激动地向池辰爬来。

    “给我......给我!!”

    “吃......吃了他......”

    ......

    一如昨天般,上半身脱离了阴神血肉,下半身阴气凝聚,逐渐形成了双腿的模样。

    密密麻麻的鬼祟伸着手向池辰走来。

    它们声音激动,甚至凄厉扭曲!

    “要不是怕这老怪物突然醒来,多少我也要陪你们这群鬼祟玩玩。”

    池辰随手将一只挡路的鬼祟焚化,脚下如生了风般,迅捷无比地往木门外跑去。

    方一走出,阴冷顿去,犹如回到了人类世界般,四周地温暖迅速涌来。

    四下繁星满天,风吹草叶,响起了沙沙的声响。

    池辰转过头,往身后的木门撇了一眼,旋即向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身形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

    片刻之后,午阴子从黑暗中逐渐苏醒,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正趴在自己身上努力啃食自己身体却无可奈何的无数鬼祟,猛然间脸色大变。

    “滚!!”

    如同炸了毛的猫般,一下子反应过来的午阴子乍然怒吼出声,身形微微震动之下,发出了轰隆般如雷电般的煌煌正音。

    周遭鬼祟们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那凝实的鬼身如同被针扎了一下的鼓胀气球般,轰然炸裂开来。

    只留下大片阴气,反哺于这片天地。

    两丈之内,鬼祟全无!

    午阴子扶着昏沉沉的脑袋,左右扫了一圈,原本密密麻麻的鬼祟竟是少了一大圈,尽数恢复了鬼身,浑浑噩噩地游荡在这片空间之中。

    见此情景,午阴子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此时此景,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定是被那小捕快戏耍了一番。

    他双手掐动印诀,微微闭目,细细感受了一番,紧接着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丝邪异的微笑。

    “跑?你能跑得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