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九章 鬼祟?阴神!!
    见池辰以如此大的动静强行破门而入,午阴子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却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

    震响声陡然惊醒恶犬,微微侧目,一对通红的眼睛犹如高挂的大红灯笼,闪烁不定。

    甚至于挂在它身上的鬼祟们都苏醒过来,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眼睛瞪得滚圆。

    它们齐齐扭过头,眼神痴痴地看向池辰所在的方向,笑容诡异,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

    “嘻嘻......来啊......快来啊......”

    它们同时招手,动作整齐,若非那眼中一片冰冷,这般动作当真称得上是热情好客。

    “进去了。”午阴子微微皱起眉头,带头走了进去。

    方一走入,就是一股刺骨的冰寒陡然传来,虽然池辰下一刻鼓荡气血,驱赶了这股冰寒,但还是被骇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好重的阴气!

    他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他服用过灵慧丹,六感敏锐,可自从走入这木门后,六感便不断示警,这里面有着一股令他极为不舒服的气息。

    踏入木门,好似是恶犬最后的禁脔。

    它呼吸粗重,死死地盯着二人,一股磅礴的恶念逐渐氤氲开来。

    受到恶犬的恶念影响,那些宛若毛发的鬼祟们纷纷开始疯狂起来,再次扒拉着想要爬下来。

    “嘻嘻嘻......过来啊!过来啊!”

    “哈哈......你们都得死!!”

    “呜呜呜......我死的好惨啊......”

    ......

    各种嘈杂的呻吟、哭泣声以及怒吼声混杂,听的人头痛欲裂。

    “诸般邪祟,统统退去!”

    池辰冷笑一声,周身猛然燃起浓烈阳火,照亮了这座隐于木门后的空间。

    阳火不断灼烧着周遭地庞大恶念,发出了连绵不断滋滋作响的声响。

    旋即这些鬼魅驳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它们怯生生地望着池辰,不敢再次哀嚎出声。

    昨晚被阳火灼烧的痛苦依然历历在目,那恶狗的背后现在还有一小片皮肤光秃秃的,没有被鬼祟覆盖。

    嗯?

    光秃秃的?

    池辰猛然间愣住了。

    阳火遇阴,便如火遇到油,不到燃尽的那一刻,不可能彻底熄灭。

    为什么阳火只会燃烧覆于皮肤的鬼祟,而不真实伤害其中的恶犬实体?

    他能清晰感觉到这恶犬气息虽强,但远远没有达到厉鬼的程度。

    午阴子双手合十,掐动印诀,虚空之中微微荡漾,两道散发着磅礴怨念的身影陡然冲出。

    似是察觉到周遭出现了某些可怕的存在,这些鬼祟们尽皆仰起头,看着那俯冲而下的两道身影,滔天的怨气汹涌而出。

    它们张开嘴巴,凄厉尖叫。

    “啊——”

    这声音凄厉尖锐,同时发出,引动虚空层层波动!

    两道身影微微一滞,旋即飞落到那些鬼祟面前。

    直至这时,池辰才看清这两道身影,竟是两个死相凄惨一身白衣的鬼祟。

    只见它们突然伸手,狠狠扎入进宛若毛发密密麻麻的鬼祟中,随后狠狠一拉!

    鬼祟宛若萝卜一般,猛地被拔了出来,随身丢到了旁边。

    “不......不要!”

    那只被拔出来的鬼祟脸上露出惶急之色,双手扒拉着向恶犬爬去。

    “愣着干什么!我现在施法控制恶犬,你赶紧将之斩杀!”

    午阴子低吼出声,催促池辰尽快动手。

    池辰微微颔首,脚步微微一错,闪身至恶犬身侧。

    恶犬扭动着猩红的眼睛,盯着池辰,一动不动。

    纯阳真火在短刀之上汇聚,聚至顶点之时,猛然下劈。

    啊!

    池辰隐约间好似听到了一道女子的痛呼,猛然间错愕抬头,恶犬已被斩首,丝丝金色的血液洒落在地,很快就沁透满地。

    金色血液沿着刀尖滴落在地,更多的则是被刀身裹挟的纯阳真火迅速灼干,化为缕缕金色雾气。

    那对猩红的眼睛迅速暗淡下来。

    金色血液?

    池辰彻底呆住了。

    实在是太顺利了。

    顺利地仿佛恶犬一心求死般!

    隐隐地,他心里浮起一丝不安。

    “哈哈哈哈!!太棒了!”

    午阴子的狂笑声陡然响起,将他惊醒过来。“不愧是纯阳真火,不单单是斩杀鬼祟,就连斩杀阴神,都是如此麻利。”

    池辰猛然抬头。

    那些如毛发般的鬼祟们尽皆失控,面容恐怖阴森,宛若疯魔一般,齐齐闷下头往皮肤底下钻,好似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就连午阴子的两只鬼祟,亦是一头钻进皮肉之下,如同蛆虫一般在里面仔细寻找着什么。

    “怎么会找不到呢?怎么会呢?”

    “吃!!我要吃了它!!”

    “唯有吃了它,我们才可以解脱!”

    ......

    感受着整个空间里的恶念愈发浓重,池辰面容铁青,怒火从胸膛奔涌而出,猛然扭头,望向午阴子。

    “你全都清楚?”

    “恶犬根本不是鬼祟!!”

    “而是阴神!”

    “这些鬼祟是这座村子里的村民,因瘟疫而死,死后化为鬼祟,吸附于这尊阴神的体表!”

    “阴神身上有某种东西,对鬼祟十分具有吸引力!”

    “你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猜得很对。”午阴子阴恻恻道。“你不是想知道信的内容吗?那我便告诉你。”

    “乱葬岗的存在,要你助我夺得此物。”

    “而我,事后必须安然放你离开。”

    “现在,你可以走了。”

    “你到底想要这尊阴神身上的什么东西!?”池辰脚步未动,沉声问道。

    午阴子没有回话,阴森地盯着他。

    “既然不说,那我便自己取!”

    池辰怡然不惧,冷哼一声,迈步走了过去。

    循着自己的敏锐六感,站在了那个不舒服感最为浓烈的地方。

    面前是这尊阴神的背部。

    裹挟着阳火的刀芒将这处的鬼祟斩灭,随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掏进了那侵染着金色血液的血肉之中。

    只是一摸,竟是真的摸到了东西。

    质地坚硬,入手润滑,温热。

    上面好似有着凹凸感,应是雕刻着什么。

    这是一枚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