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八章 推演
    并非肉身方面的加强,那是源自于对这个世界本质上的理解。

    它浮于目,草更绿了,世界愈加明亮。

    落于耳,四周声响异常清晰自然,任何一点突兀异常的声响都能引起他的警觉。

    在于鼻,满鼻都是浩浩荡荡的旷野气息,隐隐之中空气中荡漾着一股久散不去的腐臭。

    ......

    那是一种醍醐灌顶翻天覆地的大彻大悟,周遭地景物竟变得如此清晰,风吹过草叶的沙沙声响如此自然,鼻翼之上的味道亦是如此复杂......一切的细节都准确无误的被捕捉,烙印在脑海之中。

    他的思想变得无与伦比的清晰灵巧,平日里绞尽脑汁才能理解通透的武学要义现如今回想一下,竟是格外简单。

    《大力龙象经》的诸般经文在心间划过,粗略想来,竟是有了另一番理解。

    ……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

    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无欲无不欲,无戒无不戒,如是涅盘……

    池辰如同旁观者般,静静地看着自己推演着武学,这种心分二用自己盯着自己的怪异,亦是让他的神色无悲无喜,不假外物。

    许久,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是异常明亮的光芒,紧接着,那目中的光芒如同风中残烛一般,竟是迅速暗淡了下来。

    灵慧丹,竟是如此逆天!?

    很明显灵慧丹是属于增长悟性的神奇丹药,若是置在外面,定然是世人抢破了头甚至能引发一场血战的密宗丹石。

    他的目光微微一瞥,落到了视界之上。

    炉鼎安静地伫立在那里,旁边写着几排小字。

    【姓名】:池辰

    【丹炉】:丁品三等

    【丹火】:锻骨境九品

    【炼丹进度】:未开炉

    九品之境本就差临门一脚,服用灵慧丹之后彻底突破,终是晋升九品……对此池辰并不意外。

    看着“未开炉”后面由灰转而变成可点的绿色方框,他终于缓缓开口。

    “开炉!”

    话音刚落,便见视界里轰鸣乍然响起,炉顶悄然移开,无数灰色气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落入炉鼎之中。

    又是一阵轰鸣。

    炉顶重新盖上。

    几乎是同时,全身气血如同受到某种吸引一般奔腾汹涌起来,犹如河水瀑布一般浪涛而出,齐齐涌上了天庭奇穴。

    天庭奇穴热流不断,突突跳动,隐隐有种饱满欲涨的感觉。

    有过之前开炉经验的池辰丝毫不慌,任由天庭奇穴之外的神秘力量引导着气血奔涌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他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全身气血仅剩一成,近乎抽空。

    天庭气血异常鼓胀,好似下一刻就会炸开一般。

    然而全身的气血还在不要命往天庭奇穴奔涌而去。

    终究,天庭奇穴是有极限的。

    轰!

    突然间开天辟地的轰鸣声震得他六感全无,如同有人拿着大锣在耳边使劲地敲,好半天才逐渐回复知觉。

    通往炉鼎的天庭气血终于再次打通,炉鼎底下悄然燃起一小朵纯阳真火,吞噬了一瞬间涌入的大量气血,小小火苗陡然涨起,在炉鼎之下熊熊燃烧起来。

    下一刻,一道道温润纯净的气血从炉鼎之下回流而出,沿着天庭奇穴重新涌回身体,沿着奇经八脉彻底回归。

    嘭!!

    意识微微一沉,他只感觉全身的气血骤然沸腾开来,竟是不受控制地齐齐一抖,化为滚滚白雾,兀自蒸发开来。

    短短数息之间,滚滚气血已然缩小了一半之多!

    感受着隐于皮肤之下奔涌不息犹如怒龙的热腾气血,池辰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一缕兴奋。

    这些气血经纯阳真火的炼化,虽然缩水了近三成,但也因此炼去其中杂质,更是带着股灼热纯阳的气息。

    若是长此久往地炼血下去,相信总有一天,气血如潮,自己定能只凭借一身气血,就能克制诸般邪祟!

    只是可惜,这种阳火炼血之法,唯有开炉炼丹之时才可顺势施展。

    怀揣着紧张,他的目光微移,再次落到了视线中的炉鼎界面的【炼丹进度】之上。

    【炼丹进度】:清流大源丹(0%)(预计成丹需388天)

    清流大源丹?

    池辰脸上不由浮现出一缕诧异。

    这是什么丹药?

    譬如之前的易髓丹灵慧丹,只是听名字便知道是增强资质增强悟性的神药,那这清流大源丹是什么丹药?

    只看名字好像看不出这丹药的功效啊!

    正当他纳闷的时候,忽然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掠过杂草的沙沙声响。

    片刻,便见午阴子阴着脸走了进来。

    只是看到了池辰,他的脸上划过了一抹诧异,竟是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了池辰。

    池辰心底微微一跳,佯装诧异地抬头与午阴子对视着:“前辈,您这样看我作甚?”

    “你这小子,好像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午阴子皱着眉头纳闷道。

    池辰忽然一拍大腿,猛然说道:“难道是因为我突破了?”

    “突破了?原来已经是锻骨九品了。”午阴子慧眼如炬,看清了池辰的境界,这才放心地松开了眉头,不疑有他,开口询问道:“纯阳火可以再燃起来了么?今晚可以动手吗?”

    “今晚定然是不会掉链子了。”池辰点了点头,说道:“只是那恶狗邪祟凶得紧,恐怕以我的纯阳真火,也是无法彻底将之斩杀。”

    “这你放心,我已早有准备。”午阴子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届时我会帮你先控制住恶犬,纯阳火是邪祟的克星,你只管全力施为,将那恶犬斩了便是。”

    ......

    日落后的孤村,死气沉沉,除了遍地的鸣虫声,放眼望去,尽皆遍目黑暗。

    池辰缩在墙角,眼睁睁地看着那堵空白的墙面在夜深之后,竟是诡异地浮现出那熟悉的木门。

    “走了。”

    午阴子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走了过去,伸手就准备去开门,却被池辰拦了下来。

    “我来开吧,这群鬼祟昨晚追得我好苦,今晚定是要给它们点颜色看看。”

    池辰朝着午阴子笑了笑,小声嘀咕了一句,单手按在木门之上,臂膀上青筋骤然暴起,磅礴的气力倏然炸开。

    蓬!

    木门终究不负重力,轰然向内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