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七章 服用灵慧丹
    信?

    老鬼是要自己给午阴子送信?

    池辰瞪大了眼睛。

    老鬼和午阴子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给午阴子送信?

    还有信里究竟写了些什么?

    这些怪异的鬼祟,又都是些什么?

    一连串的问号不由自主地浮出脑海,勾起了他的疑心。

    午阴子是道门叛徒,那么在整个事件中,此人究竟是饰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想到前几日午阴子对自己的提醒,池辰不由地对这位叛出道门行事诡谲的老魔有了几分异样的看法。

    池辰死死地盯着午阴子,并没有给信,警惕地问道:“这是哪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哪里?当然是鬼村。”午阴子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个冰冷而阴森的笑容。

    池辰注意到那个“gui”字的发音,并非第四声,而是第三声。

    本能地,他想到了“鬼”字。

    午阴子继续说道:“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当然是为了那个木门后的东西。”

    木门后的东西?

    池辰回味了一下,猛然灵光一闪,脸色猛然一变,一句话脱口而出。“原来敲门的邪祟是你!!”

    “你将我引到那里,又让我知道里面有鬼祟,就是想借我克制邪祟的阳火为你开路!?”

    “果然不是寻常人,一眼便看出了我的目的。”午阴子并不否认,嘎嘎笑道:“只是我没想到,竟是个莽货,全力一刀便将纯阳真火用得一干二净,若非我出手救了你,恐怕此刻你已然死了。”

    全力一刀将纯阳真火用得一干二净?

    池辰眼眸低垂,并没有傻到与之辩解。“本以为只是普通邪祟,没想到如此可怕。”

    “好了,你的问题我都回答完了,该把乱葬岗的信给我了吧。”午阴子阴恻恻道。

    池辰微微点头,将信交予给午阴子。

    午阴子当场打开,仔细看了一遍,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挥挥手招来一团火焰,将之焚灭。

    池辰好奇地问道:“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你想知道这里为什么叫鬼村吗?”午阴子答非所问道。

    “为什么?”池辰顺利被午阴子吸引了目光。

    “十三年前,这里出了一只厉鬼,害人性命,短短七日,已然害了十八个人。”午阴子缓缓开口。

    厉鬼?

    池辰亦是瞳孔微微一缩。

    虽然并不知道鬼祟是如何晋升的,但以他看来,定然十分困难。

    毕竟光是围绕西林县的鬼祟就海了去了,但就没有一个鬼祟是厉鬼。

    足以证明一个寻常鬼祟晋升为厉鬼是何等苛刻!

    但是为什么这荒郊野村,就偏偏生了一个厉鬼?

    他可以对付寻常鬼祟,可一旦遇到厉鬼,纯阳真火就会受到压制。

    “当时,此地路过一位僧众,以金钵镇压住了这只厉鬼,随后又在此地建了供奉神龛,命村民世代祭拜,以磨灭这厉鬼怨气。”

    “然而四年前,村里来了一伙行脚商。”

    “他们表面上是行脚商,实际上却是一伙偷盗的贼人,他们盯上了镇压厉鬼的金钵,深更半夜将金钵偷了出来,随后……他们被发现死在村子西面的密林中。”

    听闻此言,池辰心底猛然一沉,问道:“厉鬼被放了出来?”

    午阴子微微点头,道:“确实被放了出来,只是这厉鬼被村民祭拜了好些年,已然有了向“神”转变的迹象,神的理念与鬼的怨念杂糅,使之成为了畸形的存在,它守护着村子,使之不受外来人的侵扰……”

    “它不会屠杀村民,但任何外来者踏入此地,必死无疑。”

    “直至三年前,此地突发瘟疫,整个村子爆发了灭顶之灾,短短两旬时间,村民们尽皆病死,这座村子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鬼村。”

    “但这只厉鬼感念村民,将这些村民的魂魄强行驻留于此,使之尽数转变成了鬼祟。”

    说到这里,午阴子话音一转,阴冷地凝视着池辰,缓缓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此地会出厉鬼吗?”

    池辰摇头。

    “此地被人施了阵势,汇聚三阴三煞之气,但凡鬼祟,必为厉鬼。”

    “而这阵势的阵眼,便是在那恶狗邪祟之后,想要将之破坏,必定先过恶狗一关。”

    “恶狗的存在方式极为怪异,连同那扇木门一同,只会在夜晚显现,而且寻常方式根本无法奏效将之消灭,必然需要借助你克制邪祟的纯阳真火。”

    池辰心头微动,不动声色地问道:“那只受到村民祭拜的厉鬼呢?它又在何处?”

    “那你觉得方才那些鬼祟是准备将你引导到什么地方?”午阴子说道。

    “为什么这些鬼祟会将我往那只厉鬼的方向驱赶?”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些从恶狗邪祟身上落下的鬼祟,可都是此地原本的村民啊!”午阴子嘎嘎笑着。

    纵然池辰早有心理准备,此刻也是吓了一跳。

    这恶狗邪祟究竟是何等存在?竟是如此恐怖,仿佛是个鬼祟的杂糅体!

    而且,池辰发现了,午阴子并没有讲述鬼祟一分为五的怪异之处。

    显然是以为自己并没有发现,故意绕过这个话题。

    午阴子的话,定然是有所保留。

    此人绝不可信!

    “如何?可愿助我摧毁此地阵眼?”午阴子眯着眼睛问道。

    池辰迟疑。

    午阴子继续说道:“若是将邪异放了出去,首当其冲遭殃的可就是西林县。”

    “好!”池辰微微颔首,只好无奈道:“我答应你。”

    ……

    次日清晨,

    池辰盘膝坐在屋内。

    午阴子不知忙些什么,不见了踪迹。

    将灵慧丹掷入嘴里,立即化为股股香甜津液,流入腹中。

    几乎是同时,他心头猛地一烫,像熔岩从四肢百骸淌过,令沉寂许久的心脏澎湃跳动起来。

    轰!

    一声起自心海的巨响之后,眼前的世界已然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