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六章 信的主人
    手里捏着这枚散发着透鼻芬芳的丹药,上面仿佛依旧带着丹炉中的余温,池辰脸上不由浮现了一缕欣喜。

    但随即,他脸上猛然一变。

    一股恐怖的窥视感笼罩下来,习武多年的身体肌肉在这窥视感下,竟是迅速颤抖起来。

    心脏砰砰跳动,几欲炸开。

    他倏然间抬头,看到了一双鲜红的眼睛。

    这是那只恶狗的眼睛!

    它不知何时竟然醒来,微微侧头,冰冷地盯着自己。

    那种感觉,就好似在盯着一盘菜!

    在它身上,鬼祟纷纷醒来,脸上尽数挂着怪异的笑容,扒拉着双手,努力地向池辰爬来。

    一只只鬼祟脱离了恶狗,爬了下来,它的下半身在虚空中凝实,然后站了起来。

    不到一息时间,整个木门后竟已是站得密密麻麻的鬼祟。

    它们伸着手,纷纷向木门外走来。

    这么多的鬼祟!

    池辰也是大吃一惊,正准备运起纯阳真火,脸色猛的一惊,这才想起方才丹炉刚刚熄炉,根本没有丹火可以借用。

    失策了!

    自己给自己挖坑!

    这可真要命!

    遇到这么多鬼祟的同时,自己竟然无法使用纯阳真火!

    要知道纯阳真火一直是他无往不利灭杀鬼祟的唯一利器。正是因为这种克制邪祟的阳火,池辰这才艺高人胆大,单挑匹马毫无畏惧地夜宿于此。

    可一旦纯阳真火熄灭,无异于老虎没了牙齿,以池辰这锻骨境的气血修为,打退一两个鬼祟不是问题,可若是对付一群就得歇菜。

    鬼祟数量众多,齐聚而来。

    它们纷纷开口,声音尖锐凄厉,像是铁器摩擦,让人毛骨悚然。

    “留下来吧......与我们一同作伴。”

    “快进来......小伙子,快进来吧。”

    “既然你不进来,那我们只好把你请进来了......”

    ......

    当机立断,池辰扭头就跑。

    只是方走几步,他瞳孔骤然一缩,看到了楼顶之上,不知何时正趴在几个如蜘蛛般的鬼祟,阴冷地盯着自己。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另外一个岔路口跑去。

    鬼祟速度极快,而且身形鬼魅,纵然池辰拼尽全力,好不容易甩开了身后的鬼祟,不知从哪里竟然又钻出几只鬼祟,挡住了自己去路。

    池辰的眉头高高耸起,面容煞白,额头上密布着冷汗。

    渐渐地,他心脏猛烈跳动,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感觉到好几次鬼祟们明明堵住了自己的去路,但都没有采取行动,任由自己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只迷途的羔羊,鬼祟们用各种封锁路径的方式努力修正着自己活动的路线,将自己向某个方向引导。

    就算用屁股猜,他都知道这些鬼祟所引导的终点,定然是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是无法解决的大恐怖!

    他必须逃出鬼祟们的死循环!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已然心绪慌了,他几乎是拼了小命地逃跑,但无处不是鬼祟的身影。

    邪祟们总能从各式各样的地方爬出来,冰冷地盯着自己,阻挡着自己的行进。

    必须离开!

    必须离开!

    他的脚步越来越乱,剧烈的喘息声近乎响彻了整个耳边。

    “哎呦!”

    就在他慌张奔逃的一瞬,脚底猛地踩空,整个人竟然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在地。

    就在这时——

    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掌突然从黑暗中伸了出来,一把将池辰拉住,随后拽进了黑暗之中。

    借助微弱的月光,惊魂未定的池辰看清了这个人的脸,顿时心头猛地一跳!

    是午阴子!

    他依旧那副干尸的模样,食指竖成1字,置在嘴前,对池辰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仔细看去,午阴子的眉心竟是燃着一团旺盛的黑色火焰。

    只见他单手结了个印,随后往池辰眉心一点。

    蓦然间,一股淡淡的凉意自眉心扩散开来,传遍周身。

    这是干什么?

    还未等他多想,身后紧随响起了鬼祟的呢喃,越来越近。

    “跑......别跑了......”

    “跑不掉的......”

    “成为我们吧......”

    池辰眯着眼睛望去,只见不远处那边走过来一群纷纷杂杂的鬼祟,面目呆滞无神地往这里走来。

    这些鬼祟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池辰大惊失色,望向一侧的午阴子。

    后者似是察觉到了池辰的心思,目光转而与池辰对视上,微微摇了摇头。

    池辰心头微微一震,并没有拔腿逃走。

    很快,这些鬼祟们已然行至眼前。

    它们好像没有看到躲在角落黑暗中的池辰二人,径直向前方走去,嘴里亦是无意识地低声呢喃着。

    “嘿嘿......”

    “活人......好吃!”

    “大人......”

    就在这时,众鬼祟竟齐齐停步,微微转身,冰冷地盯着池辰这里。

    面对如此多阴冷鬼祟的注视,任谁都会心惊胆寒,池辰亦是如此,一股惊惧的寒气自尾根陡然升起,自冲天灵。

    他眼珠微微转动,瞥到了午阴子。

    午阴子面容严肃,察觉到了池辰的注视,极轻微地摇了摇头。

    众鬼祟齐齐转身,走了过来。

    它们停在了池辰的身旁,与池辰相距甚近。

    池辰的心都要跳出来,脑门冷汗直冒,全身崩得笔直,做好了只要鬼祟露出一点点异常,自己拔腿就跑的准备。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鬼祟们仔细打量着他,脸上竟露出了浓浓的困惑。

    那种感觉,就好像明明近在咫尺,但众鬼祟却完全没有认出眼前这个活人一般。

    足足数分钟后,它们才再次转身,沿着原本的方向继续行走而去。

    时间流逝,直至这群鬼祟离开许久且四周安全后,午阴子终于率先走出了黑暗,面无表情。

    “行了,别再躲了,那些东西已经彻底离开了。”

    说完,他一歪头又想了想,伸出了手:“我的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