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四章 桂村
    两日之后,翻过数座丘陵,池辰终于驻足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远处的那座村落。

    这座村落破破烂烂,房屋倒塌,到处都是人高的杂草丛生,看样子异常破败。

    这里就是老鬼说的桂村?

    竟然真的有这么一个村子?

    但是为什么在县衙的地理志上,没有寻到有这么一个村子?

    他小声嘀咕着,有些疑惑,但还是慢慢走近,将倒塌腐朽的木质牌匾扶正,拂去脏物,勉强从上面看到一个“桂”字。

    可是这根本就不像有人住过的样子。

    送信?

    送给谁啊?

    难不成老鬼在玩我?

    此刻各种纷杂念头,纷至沓来,池辰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老鬼是什么意思,眸子里迷茫神色更浓了。

    忽然间,他灵光一闪,一下子反应过来。

    死去一百多年的老鬼怎么可能给生人送信?

    肯定是给死人送信!!

    所以说,这里有邪祟?

    池辰眼睛一亮,瞥了瞥视界中的炼丹炉。

    ......

    【姓名】:池辰

    【丹炉】:丁品三等

    【丹火】:锻骨境八品

    【炼丹进度】:灵慧丹(95%)(预计成丹需12天)

    ......

    因为吸收了魔胎的阴气,灵慧丹的成丹进度一下子跃升了近40%,若是能再逮住几个不长眼的邪祟,成丹就在眼前。

    乱葬岗好像有很大的秘密,池辰不敢去捅马蜂窝。可这荒郊野村,县衙里总归是管不住的吧?

    要知道自古山间野外邪祟横生,譬如伥鬼狐妖什么的,比比皆是。

    想到这里,池辰不由地搓了搓手,走入荒废的桂村之中。

    村子里十分寂静,只能听到池辰走过的沙沙声。

    池辰用手里的刀压开齐腰高的杂草,小心走入一家比较完整的宅院。

    只是走入宅院,池辰便能看到院门内侧贴满了密密麻麻的黄色符箓,有些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和着水沤成了白色。

    这么多符箓?

    池辰脸上不由地露出了意外。

    贴这么多符箓,是否说明这村子里确实是出过邪祟?

    村里人请了符箓,是否意味着想要将邪祟驱逐在外?

    而现在村子荒废了,究竟是村里人都被邪祟害死了?

    还是村里人都迁出去了?

    屋子地上堆积着厚厚一层灰尘,说明这里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这是一间普通百姓家陈设的正堂。接下来,池辰把屋里每个角落都默默走了一遍,屋内窗台、桌子、所有家具都布满很厚的一层灰尘,墙上也长了不少藤蔓,落满灰尘。

    确定这间屋子没有什么异常后,池辰便推开门,仔细检查下一个屋子。

    直至将整个村子里的屋子逛了个遍,这才迈步走进了村头的那处房舍中。

    果然不出他所料,整个村子都没有人类近期居住的迹象。

    而且他注意到,每户房子的门后都贴满了符箓,好似一整个村子的人都在惧怕着什么。

    难道真的是要我给鬼祟送信?

    他已然打定主意在这里过一晚了。

    夕阳将至,乘着夕阳的余晖,他热过炊饼,就着水噎了两口,便就地开始练习《大力龙象经》。

    他如今已然是锻骨境八品,距离九品只剩临门一脚,故而这两日练习起《大力龙象经》颇为刻苦。

    再往下便是气感境,之于武者,气感境才算刚刚迈入武学的大门,届时会感悟到游荡周身的“气”,将之聚拢统一,谓之“真气”。

    ......

    夜半时分,黑夜静谧。

    正当池辰盘膝鼓荡气血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咚咚咚!”

    气血迅速平定,几乎是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望向腐朽的木质门。

    是邪祟吗?

    “是谁!?”犹豫了一下,他猛地低喝出声。

    外面没有声音,一片平静。

    “咚咚咚!咚咚咚!”

    方才平静了一会儿,突然间,更加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他扶住刀柄,两步并作一步,猛地打开了门。

    惨白的月色下,一片茫茫的草海,根本没有看到什么身影。

    “是我幻听了吗?”

    池辰挠了挠脑袋,一脸茫然地关上了门。

    方一关门,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门口,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地,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几乎是敲门声落下的一瞬间,池辰立马反应过来,趴在门缝里往外看。

    外面一片漆黑。

    就在这时,一只眼睛突然出现门缝之中,毫无感情地盯着对面的池辰。

    本能地,池辰瞬间头皮发寒炸起,紧握的短刀猛然出鞘。

    嘭!!

    下一刻,整个木门轰然炸裂,池辰从门后跳了出来,目光一转,便看到一道身影消失在了拐角。

    “邪祟!哪里跑!?”

    池辰两步并作一步,迅速追了上去。

    只是方才一转过去,他便楞住了。

    方才那道身影竟然彻底消失了!

    他眉头紧蹙,小心地迈步前行,骤然停下了脚步。

    他死死盯着这扇木门,神色古怪。

    白天他在这村子里转了个遍,清晰记得并没有这么一道门,怎么到了晚上,就突然就出现了?

    难道是阴宅?

    那东西跑到里面去了?

    他并没有选择直接推门进入,而是准备小心一点。

    经历了魔胎案,他已然知道在实力差距太大的情况下,纵然纯阳真火,都会被彻底压制,无法发挥其威势。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随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然后便滋溜一下迅速跑开,躲到拐角后面仔细观瞧。

    这便是模仿方才那东西的方法,纵然是人类的池辰肚子里都憋了一肚子火,更不要说天生嗜血的邪异鬼祟了。

    “吱——”

    门被缓缓拉开,在门内的漆黑之中,一个面容冰冷的男人走了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四下无人,旋即又回到了门内,关上了门。

    看着再次紧闭上的门,池辰皱起了眉头,犹豫不决。

    这......是人吗?

    可是今天自己搜遍了整个村子,并没有发现任何活人活动的痕迹。

    那这个东西,就是邪祟?

    是刚刚敲自己门的那个吗?

    正当他皱眉想着,忽然注意到脚下的影子有些不对劲,自己的脑后......好似多了一颗脑袋。

    他倏然间反应过来,抬起头望去,只见屋顶之上,方才那个男人正趴在上面,如同蜘蛛一般,探出一颗脑袋,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

    当注意到池辰看到了自己,男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显得颇为阴森恐怖。

    “哦?发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