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三章 十年前
    十年前的故事......池辰精神一震,毫无疑问这桩十年前的故事,正是让清虚子变成如此模样的真实原因。

    十年前,许佳十八,许荣十岁。二人都是逃荒轮至此地的难民。

    初到西林县时,二人白天在城里讨饭,晚上就在城外土地庙里睡觉,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许佳沿街乞讨时被老鸨看上,老鸨仔细询问之下,竟然意外发现许佳懂音律,带她去了烟月阁。

    烟月阁虽然是烟花地,出入的姑娘招人非议,但许佳为了让弟弟好好活着,毅然进了烟月阁,做了音律艺伎。

    嗯,卖艺不卖身的那种。

    烟月阁的姑娘一般有两种来历,一种就是从父母或者人牙子那里买来的,这种买来需要训导,做得也都是海鲜买卖。

    还有另一种,就是许佳这般,主动投奔,但凡身上有点高雅的才艺,都可以正正当当混点饭吃。而那些实在没有才艺的,只能去卖海鲜了。

    许佳就属于后一种。

    她生得漂亮,略施粉黛就有绝色之资,再加上一手音律极好,很快就在当时的西林县火了起来,西林县的富商们纷纷争相豪掷千金,希望一睹这许艺伎的妙颜。

    许佳火了,自然就有了钱,如此一个多月,终于向烟月阁请了辞,准备退出艺伎这个行当。

    烟月阁的老鸨也允了,只是希望许佳能够再开一晚,向那些掷千金的富商们一个交代。

    结果在那一晚,许佳中途离场,就此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见到此人的身影。

    说到这里,池明桑微微抬头,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后面这些,我查了好些十年前跟过李三财的奴仆,这才发现的。”

    “那晚,许佳死了!”

    “李三财花大价钱买通了老鸨,让老鸨约许佳出来,意图将之迷晕,没想到许佳早有戒心,拼命跑出了烟月阁,李三财的几个奴仆拼命地追赶。”

    “就在这时,遇到了打更的老周老刘。”

    “许佳向这二位官府中人求救,没想到老周老刘一听说是李三财要人,幡然变脸,就准备将许佳押给李三财。”

    “情急之下,许佳跳井了。”

    “随后就如我们所见,许荣因资质好,被当时游历天下的天灵观观主看中,带回了天灵观,成了清虚子。”

    “没想到老周老刘竟是这种人!”县令老爷微微皱眉,有些不忿。

    自他临任以来,除了两个根深蒂固的捕头,基本将整个县衙的人轮换了个遍,可万万没想到老周老刘也有问题!

    若是二人护住许佳,便不会有这般事宜!

    池辰低着头,皱眉问道:“许荣为什么会知道许佳死亡的全部过程?总不能说他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吧?”

    县令老爷与池明桑对视了一眼,旋即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除非有人告诉他的。”池辰面无表情道:“而这个人,目睹了整个全过程,后来又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许荣。”

    “但是他为什么要告诉许荣这件事情?”

    “他想让许荣复仇!”

    “但是为什么许荣要选择这个方式复仇?毕竟以他道子的身份,绝对是令无数人趋之若鹜,只需置下一言,有的是人会把这些该死的人带到他的面前。”

    如此谋划险些酿出无法挽回的大祸,一听池辰说可能还有一个人躲在暗处,制造了这一切,县令老爷与池明桑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池辰这才注意到二人的神色,笑了笑:“其实也无需过于紧张,此人谋划已经被我挫败,不会掀起几分风浪。”

    “只需要日后注意下异常之处即可。”

    “对了。”

    梳理完整个案件,池辰忽然抬头:“县令大人,卑职要卸职了。”

    县令老爷微微一愣,旋即大惊道:“池快手为何突然卸职?可是有什么事情?尽管与本官说道。”

    说话间,他注意到池明桑也是脸上露出了诧异,显然对此决定也毫不知情。

    容不得他不慌,池辰在这里做了大半年的捕快,可是解决了好些复杂的案件,如此乘手的捕快,他可不想随便放了。

    “并非是因为其他,只是单纯因为卑职拜师天灵观,不日便会启程前往天灵观。”池辰歉然道。

    “天灵观?”县令老爷面露遗憾,笑呵呵地双手抱拳:“既然是拜师天灵观,本官便不会唐突强留,与吏房知予一声便可以了。”

    ..........

    是夜,

    月黑风高,群山连绵,隐于薄雾。

    池辰顺着荒地往前走着,两边是黑漆漆的枯树,一排排黑乌鸦站在上面,阴森地盯着池辰。

    又回到了乱葬岗。

    此行,便是来取回另外半份《大力龙象经》残卷。

    沿着那夜的记忆,池辰在这乱葬岗中转了半天,终于寻到了位置。

    站在一座小土包前。

    似是察觉到池辰的到来,小土包上浓雾密布,如同一只手拉开雾帘,露出了其后的庄园。

    又是那座阴宅!

    池辰大步迈入,站在庄园的中央,凝望着庄园深处。

    一股毛骨悚然的窥视感油然而生,仿佛在那漆黑的庄园深处,有一对眼睛紧紧盯着自己。

    “按照约定,我来取回另外半份《大力龙象经》。”池辰朗声说道。

    庄园深处没有动静。

    “咕噜!”

    约莫片刻,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便见一个卷轴从庄园深处滚了出来,落到了池辰的脚边。

    他打开看了一眼,脸上不由浮现了一缕欣喜。

    正是剩下半卷《大力龙象经》!

    如此一来,锻体武学《大力龙象经》便是全了!!

    毫不犹豫地,他转身就准备离去。

    “等等。”

    漆黑的庄园深处再次响起了老鬼沙哑阴暗的声音。“我这里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个忙。”

    “不好意思,我已经卸任西林县快手一职,若是有求,可以去寻县令老爷。”池辰面无表情,脚步未停,向外走去。

    “你不想知道隐于许荣身后的人是谁吗?”老鬼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他们在谋划一项大秘,若是让他们成功,西林县乃至整个大乾王朝,都将不复存在!”

    池辰脚步停了下来,凝视着黑暗的庄园深处:“要我做什么事情?”

    “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