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二章 毕
    怎么天灵观的人都这个模样?

    动不动就拉自己进门派!

    池辰一脸怪异地说道:“这位道长,其实......”

    “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者自顾自地打断了池辰的话,笑眯眯地说道:“入我道门,诸般秘法秘术,予取予求,只要你能学会的东西,老夫绝对不会有半点搪塞,藏经阁里的东西,你随便看,而且我道门崇尚无为,没有那么多破规矩。”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池辰咽了咽口水,道:“道长你别这样,其实......”

    “而且我道门被立为国教,只要你不去杀皇帝,出了什么事情,我道门都能帮你兜住!”老者继续道。

    条件好,诚意也足,关键是后台硬,池辰有些摇摆不定了,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老者搓了搓手,猥琐道:“还有,我们天灵观是不禁婚娶的,辰月观知道吗?出了名的十大正观,观里全是女弟子,我们观主和那边的庵主关系非常好,那里面的女弟子肤白貌美婀娜多姿......”

    “道长,我不是这种人。”池辰咽了咽口水,严肃正经道。“我只是想进天灵观习那些秘法秘术!”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哈......”老者喜不自胜,眉开眼笑,待得池辰拜了三拜之后,就连忙将之扶起:“好!好得很啊,待回到观中之后,让你祭拜我们这一支的先辈,就算是入我道门了。”

    “这块弟子令牌你且拿着,待你了却俗世再回我天灵观。”

    “且让你长长见识,看看我天灵观的大神通。”

    老者笑眯眯地说着,双掌合一,一股磅礴的恐怖气势倏然间出现。

    骤然之间,整个西林县之上,像似两轮烈日骤然浮现,恐怖无比的气势,徒然镇压方圆,煌煌神威,似是凭空浮现,却又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突兀。

    池辰睁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因为这磅礴恐怖的气势竟是如此熟悉,如此至纯至阳诸邪不侵的气息......

    这是纯阳真火!

    但是并没有任何实焰。

    这是最为纯粹的纯阳真火的高阶应用!

    远比自己用阳火覆于表面更加强大!

    这强大气势出现的一瞬间,万籁俱寂,狂风骤停,千里之地,万物俯首,殊死相搏的猛兽,伏在地面,瑟瑟发抖,连逃都不敢逃。

    ......

    正熬夜批改文书的西林县令陡然皱眉,望向放在一边震动共鸣的官印,眉头拧成了一团。

    ......

    老朱棺材铺,正扎着纸人的老朱微微一颤,抬头望向一个方向,脸上露出了一抹骇然。

    ......

    乱葬岗中,在老者气势陡然爆发的一瞬间,一道金色的佛力陡然涨开,将这股磅礴气势彻底隔绝,隐隐中似有众生佛陀念诵经文的密语传来。

    众老鬼躲在佛力之中,看着外面来不及进入佛力庇佑而被炼化成飞灰的其他老鬼们,面容惊恐,连忙对着庄园深处的存在合掌俯拜,犹如信徒一般虔诚。

    许久,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幽暗的庄园深处传了出来。

    “南无阿弥陀佛。”

    ......

    “大胆邪祟,哪里跑!”

    老者目光如炬,神威浩荡,陡然一声暴喝,便见在天空中两道光团的照射下,那邪异竟然从乱石堆里爬了出来,飞也似地往远处飞奔而去。

    “嗡!”

    一声轰鸣,就见天空中那两轮宛若大日的光团之中,各自垂下大片神光,煌煌神威,瞬息便至,轰击在邪异身上。

    “啊!!!”

    邪异陡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身形不由地停了下来。

    她艰难地扭过头,面容痛苦异常,周身皮肤血肉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化为飞灰,目光直直地盯着池辰,眼中的怨恨与阴毒使之不寒而栗。

    待得最后一丝血肉尽皆随风飘荡,老者终于松开了手,悬于西林县上方的两道光团钻入虚空之中,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他转头看向地上的玄虚子,将玄虚子与清虚子扛在肩上。

    “被吸成这样,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的大补是回不来了。”他微微摇头,喟然叹息。

    “只是可惜了清虚子,作为天灵观的道子,竟然刚出任务就死了,这下观主可是要发飙了。”

    他小声嘀咕着,转头望向池辰,脸上挂满了笑容。

    “乖徒儿,记得要回观中哦。”

    此时的池辰,也方从方才光团骇人的阵势之中反应过来,微微蠕动嘴巴,便见老者竟是扛着玄虚子与清虚子踏入了虚空涟漪,彻底没了身影。

    ......

    次日,池辰去衙门述职,将昨晚发生得事情仔细说了一遍。

    “什么?那位清虚子庭杖竟才是幕后真凶。”县令老爷一脸震惊道。

    “是的,而且这位清虚道长还准备谋害玄虚道长,以饲鬼祟。”池辰沉声道。“幸而我发现得早,救下了玄虚道长,否则可就出了大事!”

    县令老爷脸上亦是充满了后怕之色。道门庭杖代表朝廷威仪,若是尽数被谋害,当地官府难辞其咎。

    而且以朝堂言官们的尿性来说,此事一旦让他们知道,一定又会在朝堂上吵翻天,让道门难堪。

    道门难堪,就会对自己这清水衙门不爽,指不定又在陛下那里打小报告。

    念及此处,县令老爷一脸菜色,跟吃了屎一样。

    忽然,县令老爷想到了什么,问道:“这清虚道长为何与这几位死者有仇怨?”

    “我已然让池捕头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池辰说着,便见池明桑大步迈入书房,走入之时对池辰不经意地点了点头,拱手对县令老爷道:“大人,一切来龙去脉已经查清。”

    “是何缘由?速速道来。”

    “我寻了一位在烟月阁做工多年的老人,这才知道这桩辛密。”

    “清虚道长原名许荣,他有一个姐姐,叫许佳,是个烟月阁的艺伎!”

     PS:帮朋友打个广告,《北玄门》有点意思的写法,下面是他的简介:

    一元混沌始,开天辟地初。

    洪荒化三界,涵壬洞渊开。

    水德神龙府,大方仙人家。

    修真至此入,仙道常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