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一章 魔胎附体
    只见在那柳氏面前,清虚子垂首而立,没有任何动静,脸色灰败,双目瞪得滚圆,只是那眼中已然没了神采。

    这位十大正观的道子,终究还是死了!

    啪嗒!

    就在这时——

    清虚子陡然倒下,露出了后面的柳氏。

    她不再是那个疯疯癫癫患了癔症的李家夫人,好像换了一个人般,脸上无悲无喜,眼中一片漆黑没有眼白。

    冰冷又漠然。

    被这对漆黑的眼睛凝视着,池辰不由地觉得心底产生了莫名的恐慌,让人几欲昏厥。

    最关键的是池辰全身僵硬已经无法动弹。

    等等!?

    恐慌?

    池辰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整个人都楞住了,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爬上后背。

    魔胎已然可以控制柳氏行动了吗?

    是因为清虚子的献祭气血吗?

    “嘶.....”

    瞬间,池辰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快要被抽出来!

    “恶鬼!起码是恶鬼的层次!!”他倒吸凉气,心头狂震,这种层次的怪物,甚至可以比之午阴子那晚的鬼娃娃!

    他感觉到周身阳火震颤,竟是摇摇欲坠,近乎熄灭,紧跟着,是寒意,强烈的寒意,绝望的寒意自脚底板直冲脑仁!

    这绝对是他遇到过最为强大的邪异,强大到他甚至无法生出反抗的意识。

    他想到了午阴子所说的话。

    此人身为玄阴观叛道,如今将自己弄成这般不人不鬼的模样,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可正是他提醒自己来到此地,究竟自己是否可以相信他的话?

    那个秘密......是否可信?

    就在池辰犹豫之时,柳氏已然僵硬地站了起来,扭动脖子,发出咔咔的脆响。

    亦在她活动的同时,脸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起来,鲜血沿着脸角滴落下来,落地之时纷纷化为散发着浓烈臭味的黑血。

    她不明所以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迅速腐烂的双手,眼中古井不波,淡漠地低声说道:“不过如此......”

    只是短短一句话,在池辰耳中却软糯无力十分好听,若非眼前这只邪异的皮肤正一片片不住地往下落,他定然以为是哪家娇柔小姐站在面前和自己说话。

    蓦然间,邪异似乎想到了什么,望向池辰,脸上泛起了浓浓的兴趣。

    “很快,我就可以拥有完美的肉身了。”

    她声音娇柔,好像烟月阁娇柔的姑娘在耳边吹气,说得话却让池辰心中为之一寒:“只可惜那个笨蛋死了,真是可笑,难道不知人死如灯灭,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听话的狗,可真不好找呢?”

    她微微蹙眉,脸上由红转黑的筋条挤在一块,露出了一丝骇人的忧愁。

    她说着话,眼睛凝视着池辰,其意不言而喻。

    池辰喉咙微微蠕动,艰难地涩声道:“我也很听话。”

    “哦?”她嘴角肌肉扯动着,上下打量着池辰,露出一丝“微笑”。

    池辰感觉到周身隐隐的束缚感减弱了,甚至手脚都可以勉强动弹了。

    他脸上挂起谄媚的笑容,僵硬地伸手将玄虚子解了下来,放在了邪异的面前。

    “大人,这是您的食物!”

    邪异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是的,确实是我的食物。”

    她嘴角一勾,倏然爆发出凄厉的欢笑声。

    “可是,我想吃的是你啊。”

    话音刚落,只是瞬间,邪异的指甲猛地变长,猩红如血的指甲好似长枪一般,向池辰的胸口狠刺而来!

    “我去他妈的!”

    池辰脸色亦在同时狂变,双手合掌,一枚从玄虚子身上摸出的符箓突然出现。

    “灵宝天尊,留慰天地,术者束着,请物求玄。律!”

    当最后一个字彻底说完,池辰只觉符箓之中猛然产生一股吞噬气血的强烈吸力,全身的气血几乎在一瞬间被吞噬而空。

    “哼!就凭一个符箓......”

    邪异脸上露出轻蔑之色,可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

    因为她刺向池辰胸口的尖利指甲停住了。

    她瞳孔陡然一缩,抬头望去,只见半空中波纹荡漾,一只白皙的手掌正从波纹中伸了出来,毫不费力地抵住了她的指甲。

    任由她如何用力,那只白皙的手掌依旧纹丝不动。

    池辰亦是愕然地看着这只莫名其妙的手掌。

    只是一只手,便可以轻易挡住这只邪异的全力一击?

    究竟是何等可怕?

    他心头一颤,不由想到了午阴子的话。

    “......其实,我一眼便看出了那小道童就是灵子。”

    “天灵观如今势衰,灵子格外重要。”

    “你别看那家伙小,他可比那假道士重要多了。”

    “你只要摸一摸,一定能摸到他身上有符箓,那符箓可是好东西,一旦激发,盘踞在西林县的牛鬼蛇神可都得一散而逃。”

    .....

    就在邪异愣神的时候,一只穿着靸鞋的脚猛然从荡漾波纹中迈了出来,狠狠踢在了她的小腹。

    蓬!

    倏然间,邪异竟是化作一道黑影飞射出来,撞穿了墙门。

    “真是人老了,腰力不行了,这“魁星踢斗”用得软绵无力,乖徒儿还不快过来帮为师捶捶腰?”

    说话间,一个穿着白色内衣衣冠不整的老者迈步从波纹中走了出来,眯着眼睛看着邪异撞穿的黑窟窿,低头咕哝着:“乖徒儿,这是怎么了?从哪里招惹的这种东西?这不才是个丙......嗯?你是谁?我乖徒儿呢?”

    老者惊慌失措地四处打量着,看到躺在池辰脚下的玄虚子,又看到不远处死得不能再死的清虚子,脸色猛地大变,倏然间望向池辰。

    “这......这是怎么回事?”

    池辰只觉得一股如刀剑般的凌厉气势立在眼前,刺得眼睛都无法睁开,眯着眼睛急忙道:“邪祟!都是邪祟的锅!”

    “邪祟!?”老者冷哼一声,忽然间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池辰,周身如刀剑般的凌厉气息骤然收紧,脸上浮起了一缕笑容。

    “那你究竟是何人?”

    “鄙人乃西林县捕快!”池辰抱拳说道,递上捕快令牌。

    老者看都没看令牌,笑眯眯地盯着他,脸上笑得犹如一朵老菊花,搓着手:“捕快好啊!捕快好啊!”

    “我且问你,可愿意入我天灵观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