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二十章 惊变
    池辰缓缓抽刀,纯阳真火沿着刀柄逆流而上,侵染了整个刀具。

    清虚子阴冷地盯着池辰,蓦然间招手一摇,一柄长剑在掌心悄然浮现。

    这位天灵观的道子已然不再希望生擒这小捕快。

    为防迟则生变,他决定还是直接杀了!

    持着此剑,清虚子全身气势完全不同了。

    仿佛从江湖莽客摇身一变,成为了浪荡潇洒的流浪剑客。

    “师兄的剑术一直是观内同辈第一,你可得小心了。”玄虚子小心提示道。

    “杀!”

    两道身影,状若惊雷,朝着彼此扑杀而去!

    铿锵之声连绵不断,短短片刻功夫,二人已然交手数十次,池辰固然刀术不及清虚子,但胜在力大气沉,以力破巧。而清虚子利用极玄妙的步伐不断躲避,时而鬼魅般冒出身后意图偷袭,幸而玄虚子也颇为通晓这门步伐,时而出言提醒,几次让池辰化险为夷。

    如此交战数十次,终于在最后一次刀刃格挡之时,清虚子气沉丹田,猛喝出口。

    “镇!!”

    又是《镇字诀》!

    池辰脸色大变!

    不过短短一瞬,此言戛然而止。

    不!

    是被玄虚子直接截了下来!

    静默之中,玄虚子承受了这门玄术。

    他的神色萎靡了许多。

    池辰甚至明显感觉到紧紧抱着自己脖子的手松了许多。

    他心底猛地一沉。

    “桀桀!”

    清虚子亦是发现了蹊跷,阴沉地脸上挤出了一缕笑意。“师弟,你以为凭你就能挡住我的《镇字诀》吗?”

    “我终究是比你多修了三年,就算你是百年难遇的灵子,在气血亏空的情况下,亦是无法承受住我的《镇字诀》!”

    “速速解决战斗,绝不可与之缠斗!”玄虚子附耳低语。

    只是听到此言,池辰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清虚子的武道修为比自己高,若非《大力龙象经》是最为完美的武道经义,自己绝不可能与之缠斗如此之久!

    若要击败,谈何容易!?

    池辰目光一沉,单手持刀,大踏步冲了上去。

    他紧紧握着刀柄,胳膊上肌肉炸起,块块鼓胀。

    短刀之上带着狂猛的风压,迅猛霸道,其上纯阳真火熊熊燃烧,裹挟着炽热的热力,狠狠对着清虚子横劈过去!

    短刀劈了个空,刀身传来一股失重感,狠狠劈在地上,只听一声震响,霎时间沙砾飞溅,灰尘大起!

    只见清虚子脚踩玄妙步伐,瞬息间闪至池辰侧面,提剑向前一捅!

    几乎是同时,又是一道《镇字决》陡然喝出!

    犹如当空劈下的雷电,让池辰身体微微一滞,当旋即便被玄虚子彻底挡了下来。

    玄虚子更加萎靡。

    眼睛黯淡无光,眼皮耸拉着,甚至于池辰已然感觉紧紧架着脖子上的手已然绵软无力。

    仿佛下一刻,玄虚子就会彻底晕过去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一瞬间,池辰的动作就恢复如常,他不再躲避清虚子的剑。

    如飓风平地升起,熊熊烈火陡然一涨,毫不犹豫回身横劈!

    噗!

    长剑彻底刺穿池辰的肩胛骨,一道凌厉的血气在剑身一闪而过,一蓬血雾穿过皮肉骨骼乍然炸开。

    池辰闷哼一声,动作没有任何停顿,《大力龙象经》运转到极致,周身流转的龙象虚影好似要凝实一般。

    清虚子豁然回首,瞳孔骤然一缩,看到那裹挟着无匹气势的短刀在视线中迅速变大!

    躲避不及!

    噗嗤!

    一声刀入血肉的闷响,在漆黑的屋内响起。

    清虚子只觉腰间猛然剧痛传来,整个人倏然一歪,跌落在地。

    他骇人地看到自己的下半身兀自站在那里,伤口处竟没有一滴血流出。

    腰斩!

    短刀砍过的一瞬间,炽热的纯阳真火尾随其上,彻底烤焦了伤口。

    清虚子脸上首次出现了愕然之色,他终于彻底明白过来!

    以伤换伤!

    这小捕快竟不惜以自身为饵,引诱自己出手,在胸有成竹得意忘形的瞬间如暴雷般陡然出手。

    “好!真是好计!”

    清虚子痛苦地低吼出声,倏然间双手一撑,胳膊上血管暴起,上半身如同炮弹一般飞射出去。

    竟是朝着不远处昏迷不醒的柳氏飞去。

    池辰顿时脸色大变。

    “吃!”

    “吃了我吧!”

    “姐姐!”

    清虚子低吼着,眼中噙着泪水。

    他停在了柳氏面前,伸手去抚摸柳氏的肚子。

    “嗯?”

    池辰瞬间一惊,瞬间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柳氏的肚子之上,一团漩涡逐渐成型,一股绝望到极致的气息逐渐逸散开来。

    清虚子眼眸因为痛苦而瞪得滚圆,气血快速渗入漩涡之中,脸色迅速衰败起来。

    气息亦是同时飞速减弱下来。

    “啊——”

    他骤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全身青筋暴起,头颅向后高昂,痛苦的甚至开始痉挛起来。

    “快!快阻止他!”

    “绝对不能让魔胎出世!”

    耳边响起了玄虚子的虚弱低喝,他死死地盯着清虚子,眼中的是晦暗不明的骇然与痛苦。

    感受着游荡在空气中逐渐浓重的绝望气息,周身阳火如同护身罡气一般,与绝望气息方一接触,当即发出了“滋滋”的低鸣。

    只是气息,便能够与天生克制邪祟的阳火产生如此威势!?

    池辰脸色微变。

    他想起了这魔胎的邪异。

    天生便是诸多负面情绪的聚合体。

    甚至可以勾起人们的心魔!

    纯阳真火可以燃烧邪祟,却无法焚灭人们的五味杂陈诸般心欲!

    当即,他持刀逼近,提刀欲砍。

    “镇!”

    清虚子面容苍白,瘦若恶鬼,气沉丹田,轻吐出这门道门玄术。

    这次的《镇字决》不比方才,这是清虚子毕生所学的倾尽全力,亦是清虚子回光返照的一式。

    玄虚子甚至无力阻拦,猛然间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彻底昏死了过去。

    池辰只觉头疼欲裂,神魂摇摇欲坠。

    那种感觉,就好像雷霆乍然在耳边响起一般,满耳都是嗡嗡作响的耳鸣。

    如同要将自己的神魂碾压成碎片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低鸣逐渐减退,五感逐渐回归己身,眼前的场景让他顿时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