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十八章 恶鬼
    倏然间,恰如清风扶入,清虚子身形鬼魅闪烁,瞬息间蹲在了玄虚子的面前,瞳孔中充斥着癫狂,嘴角咧到耳根,恍若恶鬼。

    玄虚子陡然睁大眼睛,然而刚说出一个“师”字,便见清虚子的黑袍之下,右手如毒蛇般探出,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

    哐当!

    木质发髻从发间脱落,跌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然而此刻玄虚子已然听不到了。

    因为他只觉头皮大片大片地刺痛。

    往日和煦的师兄正面目狰狞地拽着他的头发,如同提着萝卜般将他拖行了起来。

    玄虚子心中的恐惧轰然炸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催促着他赶快逃走。

    但身体好似被下了药一般,手脚绵软无力,竟是连动弹一下都是不行。

    “师兄!师兄!玄虚疼啊!师兄!别拽了!我头发要被你拽掉了......”

    他大声哭泣着,异常响亮。

    但清虚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脸上依旧挂着那怪异恐怖的笑容,嘴里低声呢喃着。

    “吃吧!吃吧!”

    “吃了这个人,姐姐你就能活过来了。”

    “小荣等了许久,就是为了今日。”

    “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拦小荣。”

    就在这时,他的动作顿住了。

    他缓缓回头,稍微松手,看着指间玄虚子带着头皮的染血散发。

    玄虚子只觉师兄拖拽自己的动作停住了,强忍着头皮的痛感,惊喜地抬起头望去。

    “师兄......”

    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的脸上不可抑制地露出了一抹恐惧。

    清虚子站在那里,手里捏着带着头皮的染血散发,冰冷如同陌生人的俯视下来,眼眸中所充斥着的猩红。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从清虚子的体内溢散出来。

    那是宛如地狱的气息,让玄虚子毛骨悚然,心脏剧烈跳动。

    “师兄......你......你怎么了?”

    这一句话,好似触及某种禁忌,清虚子眼中的猩红大盛,状若疯魔,更为粗暴地抓在了玄虚子的头发上,一股更为剧烈的疼痛从头皮处乍然传来。

    那种好似要将头皮撕扯下来的疼痛差点让玄虚子彻底痛晕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阻止我?”

    清虚子好像回忆起了那些痛苦的记忆,一边粗暴地拖行着玄虚子,一边怒吼着。

    “师傅阻止我,那个小捕快阻止我,就连你,我最喜爱的小师弟,都在阻止我。”

    “我能够将姐姐复活,这是何等的造化!”

    “似这般不入轮回不灭不死足以传承千古的秘术,定当是永垂不朽世人追捧。”

    “可是为什么你们都不支持我!!”

    “现在,我就要让那个糟老头子看着,我究竟是如何不灭不死!”

    他拖行着玄虚子,将玄虚子的脑袋凑到了柳氏的肚子前。

    他狰狞的脸色渐渐缓开,语气轻柔,小声说道:“姐姐,吃了他!”

    “他是道门最有潜力的灵子。”

    “吃了他,你定然可以逆天出世遮天而行。”

    好似听到了他的呼唤,柳氏的肚子犹如投入一颗石子般,竟是缓缓泛起了一丝涟漪。

    涟漪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很快就转化成了气旋。

    透过这气旋,玄虚子模模糊糊地看到了里面蜷缩着一团小胎儿。

    它皮肤青灰,周身被恶念所炼化的羊水所包裹。

    它眼皮微微一颤,竟是在这周遭羊水之中睁开了那对没有眼白漆黑一片的眼睛。

    它微微转头,面无表情,透过气旋与玄虚子的眼睛对视着。

    轰!

    下一刻,只觉如同一只大锤当头砸下,玄虚子痛苦的哀嚎一声,意识仿佛炸成无数碎片。

    五感模糊。

    感觉四周好像隔着膜一般,外面清虚子的恐怖呢喃都听得不真切,眼前的视线更是模糊不清。

    那孕育着恐怖的气旋在视线中渐渐放大。

    随后,他便感觉到气血的迅速流失。

    在外面看来,他的脑袋已然被吸入气旋之中,此刻一脸呆滞,没有任何反抗。

    皮肤迅速干枯,脸色亦在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去。

    “轰!!”

    就在这时——

    外面倏然间响起了炸天的轰鸣。

    那急剧吞噬气血的气旋为之一顿。

    清虚子蓦然扭头,眼中猩红大盛,旋即轻声道:“姐姐莫慌。”

    “我听脚步沉稳气血沉重,定然是那小捕快寻来了。”

    “小荣这便去擒了那小捕快。”

    他站起身子,换了身道门素袍,如同换了一个人般,变回了那个温煦和蔼眼眸清明的道子。

    他走出门,看到被打碎的门口灰尘漫天,从中缓缓走出了一个人。

    赤红如火的外衫,其内夹着青袍,前后各自写着一个“捕”字。

    不是池辰,又是何人?

    “池快手,怎么寻了过来?”清虚子犹如寻常一般,淡淡问道。

    池辰背靠黑暗,单手扶刀,眼中带着不寒而栗的森冷,凝视着清虚子。

    “你为何在这里?你身后房间里的是谁?”

    清虚子微微一愣,哑然失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以为贫道与邪祟勾结?你可知贫道是天灵观的道子!”

    池辰的目光越过清虚子,落入他身后漆黑的屋内。

    “看来你不愿说,那我便亲自进去看看!”

    池辰话音刚落!

    他突然脚下一迈,迅速配合之际,一步竟迈出了五六步之距,居然直接暴起杀人!

    腰间短刀也在瞬间拔出刀鞘,对着清虚子就是一刀劈出!

    纯阳真火!

    给我起!

    犹如煌煌大日在这漆黑夜里陡然升起,一道赤红的火焰瞬间布满全身,裹挟着短刀,带起迅疾的赤色残影,速度快到了极致!

    一出手就是全力搏杀!

    呼!

    短刀劈了个空,这一刀没有砍中清虚子!

    就在方才的最后时刻,清虚子脚下一错,踩着玄妙的步伐,躲过了这迅疾一刀!

    而随后,便是一声低喝。

    “镇!!”

    这道低喝突如其来,乍然响起。

    其中蕴含着气血,竟是让池辰大脑震荡,进入一瞬间的脑海空白!

    只见清虚子脚踩玄妙步伐,瞬息间如同鬼魅闪到了他的身后,对着他的背后便是狠狠一手刀!

    池辰身体一软,竟是就此啪嗒一下瘫倒晕了过去。

    周身火焰瞬间熄灭。

    破败的院内瞬间阴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