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十六章 大恐怖
    “如此说来,柳氏岂不是很危险?”玄虚子突然愕然出声。

    “不,相反她应该是最安全的那个人。”池辰沉声说道。

    “黑袍人没有害死柳氏,相反使之犯了癔症,正是说明柳氏还有存活的价值。”

    “至于这价值……”

    池辰犹豫了一下,道:“兴许便是出在柳氏的腹胎上。”

    说到这里,所有人心里不由升起了一道寒意。

    将李三财残忍折磨致死抽魂炼鬼,再借李三财的续弦行不轨之事……这暗中的黑袍人是何等恐怖?

    不知怎的,池辰忽然想起了那被大伯秘密封存未曾出世的人魔之胎。

    同样是借助未出世的胎儿炼制恐怖,若是一经完成,必定生灵涂炭……他莫名地不安了起来。

    “不能再耽搁了!”池辰“唰”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沉声说道。“今晚缉拿柳氏,柳氏必须控制起来!”

    “在黑袍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

    ……

    “开门!开门!”

    “官府奉命缉拿命犯!”

    一队手举火把的衙役,在深夜之中行动了起来,拍开了李府的大门。

    原本应是夜色寂静的晚上,此刻在西林县上空,却被一片通明的火光与人声打破了平静。

    开门的奴仆小心探头出来,立即就被拍门的衙役揪了出来,当场拿了下来,一大伙衙役如猛龙般径直进入李府,穿堂入了后院。

    李府上下,上至李越柳氏,下至倒潲水的老鳏夫,拢共三十七人,尽皆被抓。

    经过一晚上的突击审讯,一一比对,终于赶在天亮之前,将一份充足的笔录呈现在了县令大人的桌前。

    里面洋洋洒洒表述了有关李越深夜杀人的整个过程。

    至于患了癔症的柳氏,则被池辰安排进了衙门的侧厢房。

    衙门有大乾浩浩荡荡的国运镇压,还有着大儒题书的“公正廉明”匾额高悬天上,普通邪祟便是望其一眼都会被浩然正气所震碎。

    绝对是邪祟宵小不敢涉及的禁区!

    可以说,只要柳氏在衙门里待着,无论黑袍人究竟想干什么,都绝对无法催使邪祟进入衙门!

    巳时左右,县令大人已然在前堂升堂公审。

    笔录早已录完,人证物证尽皆十分清楚,李越昨晚被池辰梦中忽悠地可不轻,如倒豆子一般说了个干净,也乖乖地认了罪画了押。

    堂前审讯不过是走个过场,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算是震一震惶恐的人心。

    毕竟这年月人言可畏,昨夜烟月阁老鸨的凄惨死相定然被那些说书人拿来可劲编排,意图借此赚些茶水钱。

    池辰焦急地等在后堂。

    他听到了堂前“威武”的开堂声,但依旧无法按捺住他心底的急迫。

    不知为何,他隐隐有种迫在眉睫的急迫感,好似缓上一分,便会有极可怕的事情发生。

    是以他不惜深夜控制了整个李府,连夜审讯。

    “嘎吱!”

    侧厢房的门打开了,一缕阳光照射入漆黑的屋内,从中走出了一高一矮两道身影。

    是清虚子与玄虚子二人!

    清虚子面容沉重,玄虚子满脸复杂,二人尽皆神色阴晦。

    见此,池辰心里微微一沉。

    “怎么回事?”

    “福生无量天尊。”清虚子低呼道号,目光悲悯,沉声道:“我等方才仔细检查,这才发现,柳氏肚子里的六月胎......”

    “......不是人!”

    池辰彻底呆住了。

    他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询问道:“不是人......此话是什么意思?”

    “在天灵观的典籍中,并无这等邪法的记录,我们实在是无法辨认这算是何物!”玄虚子灵动的眼中此刻充斥着恐惧,显然亦是被柳氏的腹中物骇了一跳。

    清虚子皱着眉头,语出惊人:“我们发现柳氏的六月胎,是活的。”

    “胎儿岂不都是活的么?”池辰纳闷道。

    “与你说不清楚,池快手还是与贫道一同进来吧。”清虚子犹豫了一下,转身走了进去。

    池辰跟着一起进去,柳氏还是如之前那般,缩在床角,如同疯子般披头散发,眼眸空洞,嘴里念叨着含糊不清的胡话。

    清虚子指了指柳氏的腹部,说道:“池快手请把手按在柳氏的腹部。”

    池辰一脸茫然地按在了柳氏的腹部,几乎是触及的一瞬间,一股奇怪的力量逸散开来,池辰只觉得心神如同受到了莫名的吸引。

    一股从心底浮现出来的大恐怖,似山崩海啸一般,侵蚀着他的心神。

    他只觉得意识一阵昏沉,无数的负面情绪,似是野火燎原,疯狂的滋生,无数心中的恐惧浮现,试图压倒他的意识,压垮他的心绪。

    他感受到那种难以求生的绝望与恐惧,心底无数的念头,压都压不住的浮现,或大或小,尽是他曾经害怕担忧地事情。

    “醒来!醒来!”

    一道猛喝如雷霆一般在耳边陡然炸响,将池辰震得脑袋发晕,脑海一片空白,竟是如触电般收回了手掌。

    他脸色苍白,回头感激地看向方才发出镇魂猛喝的清虚子,却发现二人正一脸严肃地盯着柳氏的腹部。

    池辰低头看去,顿时脸色猛变。

    只见柳氏的腹部正以一种极诡异的方式向外缓缓隆起,那种模样,就好像一张痛苦哀嚎的面孔奋力向外逃离。

    不知为何,池辰总觉得这面孔十分熟悉。

    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面孔隆起至一种极夸张的程度,终于再无气力,缓缓收展进去,最终彻底消失。

    “这是什么?”

    池辰头皮发麻,肾上腺素飙升,冷汗一颗颗滚落。

    “方才还是推测,现在算是确定了。”

    清虚子吐了一口气,语出惊人:“黑袍人在柳氏的六月胎中炼鬼。”

    “炼成的恶鬼会占据柳氏的六月胎,借柳氏的六月胎遮蔽天机,向死而生。”

    “换句话说,其实柳氏的腹中胎早就死了,魂魄亦是被那些鬼祟们分食,当做了一缕生机。”

    池辰脑袋嗡地一下,彻底明白了。

    他想起了那张痛苦哀嚎颇为熟悉的面孔,那是老周!

    “这种借此转生的邪物,是极禁忌的生灵,若是任其降世,便是为祸世间远比人魔更为可怕的邪祟,人人得而诛之。”

    清虚子长吁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魔胎不得留!”

    池辰抬起头,看着这位面容冷硬的朝廷庭杖,又看了眼模模糊糊低声呢喃的柳氏,忽然明白过来。

    “若是摧毁魔胎,柳氏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