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十五章 那一夜
    李越松开了手,“唰”地一下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躺在床上的池辰,怒道:“池快手可是好大的闲心,不去抓那杀人的凶手,反倒是管起了我家的家事?”

    “家事?我这就是在抓凶手!”池辰笑盈盈道。

    “让我们重新捋下案情。”

    “你与柳氏偷情,让护卫宁合撞破,为了堵住宁合的嘴,又害怕让你父亲知道,每个月你都会给宁合很多银子。”

    “或许宁合有时候缺钱了,还会向你勒索一番。”

    “直至那天晚上,宁合向你讨了许多银子,你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杀意,将他杀了,然后将之伪造成厉鬼索命的死相。”

    “但是你伪造得了挖眼的模样,却无法伪造出厉鬼索命的诡笑之态,这也是为什么宁合会死在后院。”

    李越愣住了,他没想到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竟是有个天大的漏洞。

    池辰的话,让他有种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所遁形的感觉。

    “你自以为将一切推到厉鬼身上,此事便了了,却万万没想到,正是宁合频繁出入烟月阁,便是此事最大的破绽。”

    “宁合此人三年前初到此地,无亲无朋,虽然是一位气感境武者,但应是前路茫茫,故而已然放弃武道,转而整日流连青楼,与烟月阁里的小玉姑娘引为知己,为了她,甚至不惜与你翻脸。”

    “若是我所猜不差,这也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勒索你了。”

    李越越听越害怕,脸色变得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现在回想起来,若是当时答应了宁合,将银子给了他,或许便没有这等事情。

    “我还有一个疑问。”

    “可以毒死武者仵作甚至都无法查出的毒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李越抬起头,眼中充满了峰回路转的惊喜。

    他突然想到对方虽然十分肯定是自己是下了药杀害宁合,但只要自己咬死了不答应,这小捕快没有证据,就定然是拿自己没辙。

    什么案情?什么伪造?

    只要没有证据,自己依然是那个李家的少爷。

    而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你一定是在庆幸自己可以逃过一劫,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们早就知道呢?”

    池辰嘴角含笑,从怀里拿出了一小纸包。

    这个纸包......李越格外熟悉,正是自己装药的纸包!

    他的脸色煞白,近乎死灰。

    绝望ing!

    见此,池辰自是知道时机已到,猛然喝道:“李越!给你个机会,好好说出经过,我还能在县令大人面前给你个从轻发落,否则别怪本快手不顾人情了。”

    扑腾!

    李越被池辰一套组合拳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实情。

    经过与池辰所推测的大致一模一样,基本没有什么异常。

    池辰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微微点头,直至李越说完,才问道:“这种能够可以毒死武者的毒药,你是从哪里买的?”

    这一直是池辰最大的疑惑。

    武者气血强横,鼓动气血之下,可以排出血液里的大部分毒素,甚至于一些寻常的药物都无法对武者产生作用。

    纵然毒药无色无味,但只要一经察觉,稍微鼓动气血,便会彻底随着汗水排出。

    亦是因此,他也没有将此案往普通人身上靠,一直以为是那鬼祟杀了宁合。

    “是从鬼市买的,据说气海境之下的武者皆有用。”

    鬼市?

    对于这种隐藏于市井中的地下交易场,池辰早有耳闻。

    武者修行,需要大量的灵药。

    自四十年前安崇之乱,为了避免世间再次突起如此声势浩大的起义,大乾严格控制了刀兵灵药,一些具有战略性意义的修炼辅物更是极有限地供应给那些大世家,根本没有流入坊间的可能性。

    鬼市所交易的便是这种违禁之物。

    如此说来,若是鬼市所售之物,实属正常。

    “等等......”池辰一脸意外。“你是怎么寻到鬼市的?”

    鬼市为了躲避大乾的清查,设址极其隐秘,就算是武者,若没有熟人相邀,绝对是无法进入鬼市的。

    更不要说李越这个普通人。

    .........

    一盏茶之后,池辰终于离开了李越的梦境。

    双目缓缓睁开,面前坐着的是脸色略显苍白的清虚子。

    “所以说,宁合此人的死其实与那黑袍人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为什么我会没有寻到宁合的残魂?”

    “谁说宁合的死与那黑袍人没关系了?”池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真当李越一个普通人能买得到毒死武者的毒药?”

    “什么意思?”清虚子微微一愣。

    “鬼市复杂,李越此子眼目急速喘息气粗进退无度形神散漫,便是你我,只消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一个寻常人,换做是你,敢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卖给普通人吗?”

    “若是真毒死了武者,那可就大发了,不光光鬼市要暴露,甚至卖商也会被一锅端......李越定然是被那卖毒药的鬼市商骗了,若是我所猜不错,那应该是蒙汗药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宁合当时只是被迷晕了,后来黑袍人来了,取了宁合的性命?”一旁坐着晃荡着腿的玄虚子恍然大悟,连忙说道。

    “不单单是取了宁合的性命。”池辰微微皱眉,低声说道:“黑袍人为什么会跑到后院?他跑到后院是想干什么?这些都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宁合绝不是它的目标,或许当时正好宁合醒了过来,发现了暗中行事的黑袍人。亦或者撞破了黑袍人的意图,但总之,宁合只是单纯的一个意外,黑袍人并没有折磨他,只是顺手取了他的魂魄炼鬼,以至于后来李越发现其父惨死,将宁合伪装成黑袍人折磨致死的模样。”

    池辰的一番推论,令二位道门庭杖不由地对其刮目相看,纷纷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模样。

    “等等!”

    池辰说到一半,便不说了。

    他瞪着眼睛,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转头看向二人。

    “那夜之后,柳氏患了癔症。”

    “所以说,黑袍人的目标是柳氏!”

    “但是为什么他不是选择杀了柳氏,而是将之逼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