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十三章 又死一人
    唰~

    在尖叫声陡然响起的一瞬间,池辰只觉身后一道微风轻轻吹过,屋里已然没了清虚子的身影。

    如此恐怖诡谲的身法,当真是骇了池辰一跳,连忙循声向尖叫声跑去。

    乍然而起的尖叫声同时吸引了一大批人,正好奇地探头张望着,只见二楼一间包厢大开着,门口围栏正瘫坐着一个龟公,一脸惊恐地盯着包厢。

    只是方一靠近,池辰便是心底猛地一沉。

    血腥味顺风飘来,异常浓重。

    大步走近,清虚子已经站在门口,一脸凝重。

    往包厢里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便是一辈子的阴影……

    血!

    满屋子都是鲜血!

    一具被剃得没有一丝血肉的无头白骨正坐着椅子上,一旁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大摊滴着血的肉片。

    在这摊肉片旁,置放着一颗半老徐娘的脑袋。

    是老鸨!

    几乎是一瞬间,池辰从这张极尽狰狞的脸上认出了她!

    老鸨不复方才的艳美,双眸猛瞪,露出惊恐至极的神色,好似在凝视着站在外面的池辰……

    整个桌子完全被鲜血沁透,鲜血,顺着桌沿向下滴,染满了整个包厢的地面。

    后来的人们好奇地探头望来,顿时脸色惊恐,惊呼声此起彼伏,更有甚者当场就扶墙哇哇大吐起来。

    如此死状,骇人听闻!

    池辰脸色微变,当即转身掏出令牌,阻拦着好奇张望的人们,沉声喝道:“官府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退去!”

    一个中年壮汉领着七八个壮汉龙行虎步地走了过来,对池辰拱了拱手:“鄙人便是这烟月阁的管事,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鸨死了。”见是烟月阁的管事,池辰微微点头,没有隐瞒,低声说道。

    “死了?”中年壮汉愕然,旋即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究竟是谁杀了老鸨?难道是其他青楼?”

    烟月阁生意红火,不知让多少西林县青楼为之眼红,自己在私底下处理了不少脏活,故而中年壮汉第一反应就是其他青楼弄死了老鸨,想借此影响烟月阁的声誉。

    但转念一想,青楼手底下的血腥不少,但往往都不会摆在明面上,否则被官差逮到机会好一顿剥削可不怎么舒服。

    他探头往屋子里瞥了一眼,顿时眼睛圆瞪,显然也被老鸨的死相惊到了。

    “小瘸子!”中年壮汉踢了一脚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龟公,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赵……赵管事。”那龟公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抬头看到中年壮汉,如同寻到了主心骨般,停止了哭嚎,啜泣道:“方才这房间的客人退房,我是准备来收房的,就是这般的模样……赵管事,可是把我骇死了!”

    “客人?什么客人?可记得是什么长相?”池辰问道。

    “那个人的样子我记得……”龟公低头思索着,忽然呆住了,讷讷道:“那人没有任何掩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你个憨货!满脑子都是屎吗?”中年壮汉怒道。

    “确实是想不起来了。”龟公哭丧着脸,委屈道。

    “那是哪个姑娘陪的?这你总知道吧?”

    龟公又呆住了。

    “赵……赵管事,我确实不甚清楚啊。”

    “都不知道是谁的客人,你怎么知道收房?”

    “我怎么知道收房?”龟公呆愣了一会儿,脸上时而迷茫时而恐惧,装若疯魔。

    “无须再问了。”

    清虚子的声音乍然响起,好似带着一股抚平恐惧的神力,竟是让人闻之便是心神镇定。

    “他被阴祟改了记忆。”清虚子走了过来,轻轻抚上龟公的脑袋,面容严肃。

    随着他抚上龟公的脑袋,龟公疯疯癫癫的神色为之一缓,很快便呼呼睡去。

    “跟之前那几具尸体一般,没有残魂。”清虚子轻声说道。

    又是炼鬼!

    第五个死者了。

    池辰皱起了眉头。

    自己只是刚查到老鸨这里,老鸨便死了。

    是纯粹的巧合?

    还是说那黑袍人一直躲。在暗处盯着自己?

    想到这里,池辰不由地脊背发凉。

    但无论如何,他隐隐有种感觉,炼鬼案的线索便在老鸨身上。

    老鸨和李三财之间定然是有一番故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故事毙命……这么说来,黑袍人就是有目的杀人炼鬼!

    如此说来,更夫老周老刘双双被害,也跟这个故事有关?

    抑或者,老周老刘在整个故事中扮演着两个不可或缺十分重要的角色!

    可是,究竟是什么故事?

    两个勤勤恳恳的更夫,一个家财万贯的富商,一个气感境的武者,还有一个老鸨……究竟能发生什么故事?

    只是很明显,这次老鸨的死相可比之前那四位死者惨多了。

    是不是有着其他的寓意?

    很快县衙的捕快们便来了,一群人足足忙活了一个时辰,确认没了什么异常,这才离去。

    傍晚时还在招呼客人的老鸨被人凌迟死相恐怖的传言在这小小烟月阁传开,而后大批捕快又深夜登门临至,让客人们对此传言再无任何质疑,再也顾不上鸡渴难耐,纷纷告辞离去。

    往日子时正是烟月阁欢乐正酣之际,今天却格外冷清,却是只有几个色胆包天的客人还未离去。

    池辰并没有离去。

    回到了包厢,只是不同的是,这次陪同的是那位赵管事。

    “这位就是小玉,差人若有所问,尽管问就是了。赵管事脸色阴沉,闷闷地指着被几个手下带进来的姑娘说道。

    突然发现这样的事情,把原本的客人们都给吓跑了,让他无比郁闷。

    被带进来的姑娘面容姣好,穿着一身绿衣,此刻正一脸惊恐地看着房间里的众人,瑟瑟发抖。

    先是听说“妈妈”被凌迟,随后又被赵管事的人带进了这间包厢……

    烟月阁的姑娘们最怕的就是赵管事,因为每一位姑娘刚入烟月阁时,都是赵管事教懂“规矩”的。

    她害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