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十二章 老鸨
    天边昏暗,夕阳西下。

    烟月阁前人头攒动,层层叠叠的灯笼早早便点了上去,各式马车停在门口,从烟月阁里传来丝竹管弦的声音。

    此刻正是烟月阁开门营业的时刻。

    “这就是烟月阁啊!”

    仰着头望着这足有三四层楼的庞大楼宇,池辰啧啧称赞,眼中带着兴奋的光彩。

    一个细皮嫩肉面容俊俏的白衣公子身形僵硬地站在他的身边,脸色涨得通红。

    正是清虚子!

    此刻他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语无伦次地道:“池快手!难道你说得就是此处?此处风月之地......”

    “清虚道长。”池辰一脸正经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要知道,我们是来查案的,莫要有心理包袱。”

    “再说了,你们天灵观又不禁女色,我要是你,看上哪个,直接掳回去,这烟月阁一个屁都不敢放......”

    池辰恶狠狠地说着,眉宇间恨不得自己代替清虚子成为这次的“朝廷庭杖”,在这烟月阁里吃白食。

    摸了摸怀里的一锭银子,他愤懑的心情渐缓,脸上由衷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天可怜见,我绝不是花公家钱来......piao。

    我是有正经事的!

    我是来办案的!

    “走!”

    池辰豪横地一摆手,大步向里走去,走了几步发现不对劲,扭头一看,清虚子这家伙竟然还杵在原地盯着自己鞋,满脸臊红。

    “池快手,贫道仔细想了想,还是你一个人进去吧,查到什么回客栈说予我听吧。”清虚子小声说道。

    “那怎么行?”

    池辰一挑眉,嘿嘿一笑,架着清虚子就往里面走。

    只是一入门,便有着好几个姑娘涌了上来,池辰只觉得扑鼻而来的香气侵袭而来,正眯着眼睛享受,睁眼一看,心都碎了一地。

    这些姑娘竟齐齐簇拥在清虚子身边,好像麻雀般叽叽喳喳。

    “这是哪里来的客人,竟生的如此俊俏?”

    “客人年庚几何?可否告知翠儿啊?”

    “客人可别害羞啊,可是第一次来么?”

    ......

    看着自己好像空气一般,竟是无人理睬,池辰流下了卑微的泪水。

    这么多好看的小姐姐,没想到竟然都是没有看出自己平凡皮囊下是隐藏着深邃灵魂的肤浅之人!

    清虚子面容愈红,低着脑袋就像鹌鹑一般。

    见这俊俏小伙如此作态,诸姑娘掩嘴轻笑,齐齐对视了一眼,竟是一拥而上,随后再立马四散开来。

    清虚子直接就呆了,捂着脸傻楞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才呆呆地转过头,看着池辰,那天人一般的眼眸中慌得一匹。

    “池快手,贫道刚刚被那群姑娘亲了。”

    ......

    寻了间包厢,老鸨便摇着摇扇款款走了进来。

    老鸨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颇为清凉,黛粉也极重,虽然岁数大了,但眉宇间依然可见年轻时的风华艳美。

    “二位爷,可是有指定的姑娘啊?”

    “不,我是来问事情的。”池辰笑嘻嘻地掏出令牌往桌子上一拍。

    见到这上面铭刻着“捕”字的铜令牌,老鸨放浪的动作略微收敛了几分,笑容略有几分僵硬:“原来是官爷,不知要问什么事情?”

    “这个人你认识吗?”

    池辰从怀里掏出护卫宁合的画像,给老鸨识别。

    “这个人?这是宁合啊?”老鸨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突然眉头松开,认出了此人。

    “这个人多久来一次?”

    “大概每旬都要来两三次吧,这是小玉的恩客,这宁合基本每次过来,都是直接点小玉。”

    “小玉?是这里的姑娘吗?”

    “是的。”

    “小玉与宁合的关系怎么样?”

    “那是极好的,宁合可是个痴情种,听说还要给小玉赎身……”

    每旬要来两三次,甚至还要给烟月阁的姑娘赎身……这宁合哪来这么多钱?

    池辰不经意地微微皱起眉头。

    宁合只是李三财的贴身护卫,月俸仅有十五两,以此人每次来烟月阁只点小玉这一细节来说,宁合根本没有必要夸海口来骗小玉。

    除非……宁合有办法弄到银子!

    而且是大量的银子!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李三财认识吗?”池辰微微抬目,询问道。

    “李三财?李老爷吗?那可是我们这里的大客户啊!”提及这位县里有名的富商,老鸨脸色顿时精彩了起来,眉飞色舞道:“这人可阔绰得很,每次都要好好打赏一番姑娘们,算是我们这里最受欢迎的客人了。”

    “对了,宁合好像就是李老爷的护卫,我好几次都看到宁合是跟着李老爷一齐来的。”

    “那李三财每次过来都寻得哪位姑娘?我是否可与那位姑娘谈谈?”

    “差人说笑了,像李三财这种人物怎么可能是个痴情种?李三财基本是整个烟月阁所有姑娘的恩客。”老鸨掩嘴,轻笑道。

    尼玛?

    池辰听到此处,羡慕地鼻涕泡都要出来了。

    真是羡煞旁人。

    等等!

    这么说来,李三财是这烟月阁的常客啊!

    老鸨略微迟疑了一下,问道:“不知李老爷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这些事情不去问他?”

    池辰摆了摆手,没有任何掩藏:“他死了。”

    听闻此言,老鸨惊呼了一声,花容失色,一时间惊得将手边的茶水掀翻,连忙起身收拾茶具。

    池辰抬起头,狐疑地在她脸上仔细巡睃了一遍,眯着眼睛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

    “没有没有……”

    老鸨面容苍白,眼神游离慌张,任谁都能看出她定然有问题。

    “差人们,这茶水倒了,我去换壶新的。”

    老鸨款款起身,歉然离去。

    池辰没有阻拦,任由她推门而出,消失踪迹。

    直到老鸨的彻底消失,清虚子转过了头,疑惑道:“这老鸨有问题,为什么要放她离开?”

    “她不会跑的。”池辰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显得胸有成竹:“待她想明白了,自然会回来。”

    “只是我没想到,此案竟然与这老鸨有关联,真是意想不到。”

    二人待在包厢里,不知等了多久,也不见老鸨返回。

    清虚子目光扫来,池辰臊得脸色通红,挎着刀大步走出,只是刚迈出门,一道突如其来的尖叫声陡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