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八章 幻
    “想要在我这里寻雇主?去问阎王爷吧!”干尸老者赫赫笑道。

    几乎是同时,阳火升腾而起,短刀陡然出鞘,如羚羊挂角般格外自然,只听“扑通”一声,那干尸般的脑袋已然滚落而下。

    只是那脑袋落地之时,已然变成了唇红齿白的纸人脑袋,连带着那站在自己身侧的干尸老者的身体也变成了一触即破的无头纸人。

    老者变化成纸人的同时,好似触动了冥冥中的禁忌,这原本黑暗的院子中照入了一丝邪异的紫色月光,让池辰不由地睁眼闭眼,只是瞬息之际,眼前场景已然变化,自己已然不再置身于那阴森的棺材阴宅中。

    黑云压顶,雷鸣电闪,瑟瑟寒风,凄厉嘶鸣!

    眼前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旷野,无数隆起的坟丘如小山丘般安静伫立,零零落落的白帆随风飘扬,狂风咧咧间纸钱晃荡洒落。

    隐隐中,就连风声都带着一股呜咽。

    安静、诡秘。

    这是什么地方?

    感受着游荡在空气中的冰寒阴气,池辰的心仿佛坠入水底,被彻底冰冻一般。

    干尸老者笃定自己此局必死,绝非无的放矢!

    游荡在这片诡异天地的阴气之盛,实乃他生平罕见。

    那种感觉,好像这整个天地都已然化为恶鬼,躲藏在昏暗的某个角落,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这种如芒刺背的冰冷感,远超过之前所面对的任何老鬼。

    倏然间,原本诡谲静谧的旷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涌动在地下的暗流,隐隐绰绰。

    那些亘古伫立的坟丘上土块滚动,滔天怨气汹涌而起,一只干枯褶皱的手臂骤然伸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干枯手臂从每一个坟丘中伸了出来。

    如同长在坟丘中的野草,飘摇散乱,诡异异常。

    薄雾悄然升起,渐浓,遮蔽苍穹与视野。

    甚至遮蔽了不远处那伸出一只只干枯手臂的坟丘!

    置身于这浓雾之中,池辰微微蹙眉,根本不明白干尸老者在搞什么鬼。

    面前的浓雾仿佛被一只大手拨开,露出了一道红色身影。

    这道身影个头很小,看不清面容,远瞧过去如同娃娃,安静地站在那里。

    仅仅是看上一眼,池辰便感觉如坠冰窟,护身阳火都为之暗淡,好像在这道身影面前,就连惶惶正气的至纯阳火都为之颤抖......

    池辰穿越过来,首次产生了如触电般的危险感!

    他颤抖着手,举起短刀横面格挡,周身的阳火被这鬼娃娃的气息压得只有薄薄一层。

    “嘻嘻嘻......”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从娃娃口中发出,如同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道稻草,那薄薄一层的阳火竟然兀自熄灭,彻底溃散开来。

    天空逐渐阴沉,闪电乍然亮起,照亮了他惨白的面容。

    一直以来,用以炼丹的阳火是他对付邪祟阴物无往不利的利器,正是因为这阳火,他不惧任何邪祟。

    可现在,阳火却反常地被这鬼娃娃彻底压制!!

    如同做梦一般。

    “骗人的吧。”他张了张嘴,嘴唇干涸,眼神呆滞,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

    “嘻嘻嘻......”

    又是一道娃娃的笑声,稚嫩嗓音如同死神呢喃,躯体平移靠近。

    鬼娃娃的面容终于看清,那是张灰白色的面孔,如泥塑的娃娃般,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那眼中毫无感情,所有表情凑在一块,异常诡异令人不安,让人只是看一眼便心脏为之抽紧。

    “妈的!”思绪绷至极致彻底崩断,池辰终于忍受不了这恐怖的煎熬,全身肌肉绷紧,紧握短刀,鼓荡气血,猛的奔了出去。

    “嘻嘻嘻......”

    第三道天真稚小的娃娃笑声突然响起,仿佛脑门猛地扑了盆冷水,愤怒被一下子浇灭,理智彻底回归,一抬头,便看到鬼娃娃全然漆黑的眼睛。

    那眼睛里没有眼白,但不知为何,他感觉到里面所透露出浓浓的嘲讽。

    “啊——!”

    钻心的疼痛感蓦然而起,一瞬间从四肢百脉陡然传至脑中,那仿佛被车裂般的痛楚一下子爆发开来,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下一刻,他感觉自己高高跃起,落入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终于停下。

    他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鬼娃娃正悬空站在那身影面前,微微侧过头,俏皮地对自己眨了眨眼。

    闪电,再次降临,一瞬间照亮了这片天地,也照亮那高大的身影。

    池辰的瞳孔陡然一缩。

    那身影身穿捕快服,手持短刀,如同被掐住了时间般,诡异地停滞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人,竟然没有头!?

    等等!

    为什么这个身影看得这么眼熟?

    他的脑海一片空白,目光下移......是一片湿润的泥土!

    我!

    被斩首了!

    我!

    要死了!

    眼前视线愈发模糊,隐约间往日种种如幻灯片般在眼前一帧帧划了过去。

    据说人死之前会有走马灯闪过,大约就是如此吧?

    一缕灵光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即将熄灭。

    大概,我的穿越生涯到此为止了吧?

    我大概是所有穿越者里最英年早逝的了。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

    “大胆阴祟,安敢放肆!”

    倏然间,不远处一道摄人的怒吼出现。

    那声音如同炸雷,响彻整个旷野,亦是将意识昏沉即将逝去的池辰彻底惊醒。

    几乎是同时,整个世界陡然变化,周围场景宛若玻璃般彻底裂开,面前的鬼娃娃化为无数碎片消弭在虚空。

    哪有什么鬼娃娃?

    哪有什么枯手坟丘?

    还是那个棺材阴宅,自己站在那里,身躯完好,根本没有被斩首。

    干尸老者站在不远处,一脸惊恐。

    “这是......”

    面前场景让池辰浑身一震,哪里还不明白被这干尸老者的幻术耍得团团转,随后便听身后“嘎吱”一声,一个青袍道人竟推门而入。

    青袍道人背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竟是一个青袍小道童,此刻轻拍着上下起伏剧烈喘息的胸口,一对眼睛乌黑发亮,盯着池辰,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

    “幸好被我师兄察觉到了,若是再晚一步,你便魂飞九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