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七章 棺材阴宅
    深夜,

    陡然响起匆忙的脚步声将池辰一下子惊醒过来。

    “谁?”池辰卷着被子警惕地问道。

    “是我!”门外响起了大伯的声音。

    “有什么事情吗?”池辰立马放松了下来,轻声问道。

    “县里面又发生了命案,你要不要跟我走一趟?”

    又发生了命案?

    听闻此言,池辰心里不由一沉。

    那黑袍人又开始炼鬼了?

    这家伙究竟是想炼什么鬼?怎么每天晚上都要杀人?

    “这次死得又是何人?”他平定心神,沉声问道。

    “是个死在定堂街的小厮,弟兄们都去了,你抓紧了......”池明桑催促道。

    “马上就好。”池辰当即一跃而起,手忙脚乱地穿上衣物,嘎吱一声推开了门。

    外面一片漆黑静谧,根本没有大伯的身影。

    “难道大伯是嫌我动作慢,先去了?”

    池辰心中一动,不疑有他,锁好了门,提着灯笼,走出了家门。

    也就是他艺高人胆大,仗着可以引出诛邪辟易的丹火,这才敢在这深夜走出门,去往现场。

    若是换成其他的捕快,早就缩在家里等天亮了。

    临走时他瞥了眼隔壁大伯家,里面一片漆黑。

    深夜中的县里异常静谧,静谧到池辰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在这黑暗中,唯有一盏灯笼摇曳不定,稳健前行。

    很快就到了定堂街。

    作为县里唯一的坊市街,这里两边铺面林立,挂满了招牌,微风吹来,招牌晃荡,时不时伴随着两声犬吠。

    “命案?命案在哪里?大伯他们在哪里?”

    池辰在整条街晃荡了好几圈,都没发现什么异样,不由地心里冒出了一种诡异的错觉。

    难道大伯在骗我?

    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

    他怔怔出神着,忽而似有所感地抬头,仔细端详着深藏在巷角的黑暗。

    那里,高高挂着两盏大红灯笼,散发出氤氲的红光,就好似怪物的血红大眼,令人不由为之生惧。

    这是......一座府邸?

    在我记忆里,好像从未见过定堂街有这么一座府邸吧?

    事出反常即为妖!

    池辰握上腰间短刀,面容严肃,心里已然对方才把自己引到这里的大伯产生了戒心。

    或者说,阴祟假扮了大伯的声音把自己骗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阴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池辰并不害怕。

    自己炼丹的丹火是至纯阳火,寻常阴祟触之即焚,是天底下最克制阴祟的东西,不说是那些初生的小阴祟,就算是那些百年老鬼都要忌惮一二。

    他陡然发出一声冷笑,大步走了过去。

    随着他逐渐走入深巷,那对大红灯笼的门户逐渐清晰。

    一张如血般鲜艳的朱红大门,隐隐透露股邪异的气息。

    砰砰砰!

    他扣动门环,大门被震得咚咚作响,在这静谧的夜中异常响亮。

    约莫片刻,府邸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动静。

    池辰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再次狠狠敲响门环。动静之大,仿佛他要破门而入一般。

    “咳咳咳!”

    门后传来一阵苍老的轻咳,随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是谁啊?”

    “开门!衙门查案!”池辰大声喊道。

    朱红大门缓缓支开了一条缝,里面一片昏暗,一只浑浊的眼睛偷偷往外望来。

    似是看到了他身上的捕快服,那眼中的惶恐平定了一些,朱红大门再次打开一点。

    红灯笼的光芒透过门缝洒落进入,池辰终于见到了这藏在门后的老人。

    这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脸上叠满了褶皱,身着麻衣,拄着个拐杖,浑浊的眼中透露出深深的惊恐与不安。

    “老人家,这么黑,怎么不点灯啊?”

    池辰的目光在老者身后的院子里巡睃着,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线。

    “我都睡觉了,还点什么灯啊?再说了,灯油不花钱啊?”老者颤颤巍巍道。

    “我看您住这么大的一座府邸,没想到竟然这么吝啬。”池辰毫不避讳,笑嘻嘻地说道。

    老者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冷着脸道:“大人不是要查案么?要查什么案子尽管问就行了。”

    “可否让鄙人进屋?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说完也不管老者是否同意,他伸手一推,将门缝再推开一点,挤了进去。

    “咦?这院子里好像更冷了一点。”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冷意,池辰面露惊讶,站在门后这才仔细打量着院子。

    这是一座四合院式的院子,四面围着屋子,中间是一个方形的花坛,散发着阵阵清香。

    “老人家在这里住了多久?”池辰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随口询问道。

    老者脸上挤出了笑容。“已经住了有三年了。”

    “三年?”池辰琢磨了一下,突然问道:“老人家住这里三年多,可还舒适?”

    老者脸色顿时一呆,没想到这人竟然突然询问这茬,当真是心思天马行空。

    就好像前一秒在询问你是否吃过饭,下一秒就问你米田共好吃不。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自然是可以的。”

    “那就奇怪了。”池辰面露困惑,道:“棺材里怎么可能会舒适呢?”

    话音刚落,只听“啪”地一声,身后的朱红大门陡然合上,如同阴阳逆行乾坤倒转,整个院子陡然散发出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

    那中央花坛中的清香突然一变,散发出淡淡的腐臭,令人闻之作呕。仔细瞧去,里面竟满是细碎的碎肉和骨头!

    身旁的老者也在同时发生着变化,浑身散发出一阵阵令人牙碜的酸臭味,那满是褶皱的皮肤迅速干枯着,眼眶中好似没有眼球般,一片漆黑。

    转眼间已然变成了一张惨白的脸庞,五官早已扭曲、惨白,仿佛脱水一般,令人不由地全身发冷。

    “你......”他缓缓开口,沙哑而冰冷的怪异声音从中发出:“你是怎么发现的?”

    “早就发现了。”池辰丝毫不怂,手握刀柄,走到院子中央,朝花坛里面望了一眼:“你说你刚睡醒,可是为什么刚睡醒的人衣物如此整齐?”

    “你将我引入这里,但是这府邸四面环舍,前后两头屋檐高,左右两舍向内弧形凸起......你真的当我是瞎子吗?这不就是棺材嘛?”

    说到这里,池辰顿了顿,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意外:“我听说那些老鬼能自建阴宅,可从未见过将棺材建成阴宅的。”

    “既然你知道这是我的阴宅,那你还敢进来?”老者面无表情地说道。

    “想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

    “桀桀......”老人的声音沙哑,仿佛砂纸摩擦,牙酸不已。“入了我的棺材宅,就休想活着出去。”

    “是谁让你杀我的?”池辰眼眸低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