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以邪祟炼大丹 > 第五章 问询
    李老爷端正伏在案前,身着白色内衣,如同蜡像一般,全身僵直。

    只是眼下这李老爷的双目竟然被尽数被挖掉,眼眶处是两个血肉模糊已然干涸的血洞,面前的是滴落下来一滩被鲜血染红的水墨画。

    可即便如此,这李老爷嘴角竟然生硬地勾起,好像在咧嘴微笑一般。

    这笑容僵持着,看得人浑身汗毛绽放,毫无任何喜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拼命拉开他的嘴角,让他不得不展现出如此诡异的微笑......隐隐透露出一股让人从头凉到脚的绝望与痛苦。

    饶是池辰见识过不少真正的鬼祟,见到此景,也是不由地心头微凉。

    和老周老刘的死相一模一样!

    他抬起头,看到了一旁正收拾东西准备的仵作,当即走了过去。

    “李叔儿,可查出来李老爷怎么死的?”

    仵作李叔是世代操守仵作摆弄尸体的活计,丝毫不见发憷,头都没抬道:“尸体还未完全检查完,目前没看出来有什么致命的伤口和内伤,具体还要等带回衙门仔细查探一下全身才可以。”

    “和之前那老周老刘的死有关系吗?”池辰沉声道。

    李叔瞥了眼池辰,当即嗤笑道:“死相如此相像,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一定是有关系的。”

    屁话!我又不是瞎子,会看不出来?

    池辰心中暗恼,但还是客客气气地说道:“我是说从仵作的专业角度上来看,有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李叔摇了摇头,表示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池辰顿时一脸失望,意兴阑珊问道:“那个同样被害的武者呢?”

    “后院。”

    “李老爷的随身侍卫为什么会死在后院?”池辰神色微楞。

    李叔讷讷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死在后院,但确实如此,而且我也简单查探了一下,那位气感境武者的死相与李老爷一般无二,只是脸上并没有这诡异笑容!”

    池辰深深皱眉,忽然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李三财李老爷只是一个有钱的普通人,他为什么要请一位气感境武者保护自己呢?

    这就好比村长请国际雇佣兵保护自己,难不成以为自己有钱了,就有人要绑架自己么?

    关键是还请了一位气感境武者,那花的银子可大了去了,以李三财的吝啬性子竟然舍得?

    困惑,在他的脑袋里晃悠。

    如同阴云密布的天空透出一丝光亮,他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想法。

    他长吐了一口气,转头问向旁边一同随着的捕快:“李老爷的夫人公子现在何处?”

    “在侧厢歇着呢,我们的弟兄们都在门口守着。”捕快如实回答。

    “带我去见见这二人。”

    那捕快犹豫了一下,忍不住低声说道:“池小哥,方才县令大人就发了话,还请您问询的时候注意一下措辞。”

    池辰脸色平淡,没有任何异样,微微点头:“我自然省得,快带路吧。”

    ......

    李三财之子李越是个又高又瘦的年轻人,身穿绣云纹青衣,一对三角眼时不时精芒闪动,一看便是不老实的主儿。

    见到此人,池辰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只因这李越无论是骨型还是面貌,完全不像他老爹李三财。

    难不成是隔壁老王发家致富开拓新市场了?

    池辰心里不由地泛起了嘀咕。

    眼瞅着这县里名声远扬的小快手上下打量着自己,神色越来越怪,李越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波澜......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半截袖的怪癖吗?

    不过这小快手的面貌还挺俊......

    空气中泛起了古怪的味道。

    “咳咳......”跟随而来的捕快终于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附耳过来,在池辰耳边低声道:“池小哥,可以开始了。”

    池辰顿时间从纠结的老王市场中反应过来,一下子就与李越的视线对上了。

    嘶——

    从未在邪祟身上犯怵的池辰,此刻竟然不由地浑身鸡皮疙瘩立了起来。

    他娘的!

    有钱人都玩得这么野吗?

    “那个......”池辰强忍着拔腿就跑的冲动,低着头尽量不去与李越对视:“从现场的线索中,我们还有几点疑问,想向李公子仔细询问一下。”

    李越定定地看着他,眼神温柔,微微点头。

    我要受不了了!

    池辰心底仿佛有着一只怪兽,不停地咆哮着。

    强压住心里的悸动,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询问了起来。

    “昨夜案发时,你在何处?”

    “在外与朋友饮酒。”

    “哪几位朋友?”

    李越说了几个人名,池辰打了个眼色让随身的捕快赶快记下来。

    “我想要了解一下李老爷所雇的这位武者,相信您一定十分清楚。”

    “就那个护卫宁合啊?”一提及这位随李老爷共赴黄泉的武者,李越的眼神也变了,一脸愤怒:“自称是气感境的武者,可从未见他出过手,我也不知道我爹请他来干什么?每个月我爹还要花十五两银子供着他!”

    十五两?

    尼玛?国际保镖都这么赚钱吗?

    “如今竟然连我爹都保护不好,死了也好,让他知道我李家的钱没那么好拿。”

    “咳咳......我是想问问这宁合有什么仇家吗?”

    “仇家?他是外乡人,三年前我爹去外经商带回来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仇家?怎么?你怀疑宁合的仇家找过来杀了他?那仇家把我爹也杀了?我就知道这宁合不是什么好人!整天带着我爹去烟月阁。”说到最后,李越的眼神变了,变得异常阴毒。

    “烟月阁?”池辰陡然皱起了眉头。

    烟月阁是县里最有名的青楼。

    当然,古代青楼可不像现代会所那么简单纯粹地卖海鲜。

    笼统来说,古代青楼里分两种人。

    一种唱歌跳舞陪酒吟诗那种追求精神建设的钢铁直男。

    还有一种就是马杀鸡外加海鲜宴的知心暖男。

    但池辰可以对天发誓,无论是护卫宁合还是李三财,都绝对是食髓知味的海鲜爱好者。

    古人逛青楼是正规行为。

    但这青楼也分三六九等,烟月阁这种拔尖的青楼可不寻常,不仅将整个西林县的青楼店家吊打,更是出了名的为钱服务。

    以宁合的月供十五两,每个月最多也只能进去一两次,绝对不会超过第三次。

    可为什么宁合偏偏每次都要去烟月阁?

    要知道那里出奇地贵!

    其他青楼海鲜可能会不新鲜,但绝对可以多去几次。

    池辰眼眸低沉,身体不由地挺直了。

    或者说,烟月阁有人。

    他不得不去?